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55章:呼呼就不痛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5章:呼呼就不痛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55章:呼呼就不痛了

    “不告而别?呵,厉总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看着那双美眸渐渐蒙上一层水光,厉铭臣一窒,一股说不出的烦闷涌上心头,让他想要做些什么。

    薄唇缓缓撤离红唇,依从心意,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上,轻轻啄吻着那行清泪。

    唇间咸涩的滋味,从口中蔓延到心中。

    厉铭臣的动作由轻而重,黑眸间明明暗暗,深邃的瞳孔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暗光。

    被他的动作惊住,夏念儿一时间忘记了哭。

    他这是在做什么?

    难道不嫌脏吗?

    见她不再流泪,厉铭臣利索起身。

    黑暗中,火光一闪而过,一缕淡淡的烟雾在空气中蔓延着。

    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夏念儿狠狠咬着唇瓣儿,如果不这样,她真的很怕自己做出什么没理智的事情,惹恼了这个恶魔,后果一定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住的!

    感受着身后的轻颤,厉铭臣捏着雪茄的手一顿。

    猛地吸了一口雪茄,任浓烈的烟呛味在胸腔间蔓延着,他紧紧闭上了黑眸。

    “咳咳咳……”空气中蔓延的烟味,呛得夏念儿咳嗽起来。

    听着背后的咳嗽声,厉铭臣当机立断地掐断了雪茄,沙哑道:“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熬粥。”夏念儿无力地答道。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厉铭臣捏在指尖的雪茄陡地滑落。

    几个跨步间,他回到床边,俯低身,贴近她。

    “为我熬的粥?”

    夏念儿歪头躲过他的追问,俏脸上满是非暴力不合作的冷漠样,之前是她脑子抽了才会想着帮他熬粥,去他的知恩图报,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自己磕在浴缸上。

    也省得被他换着花样折磨!

    见她不说话,厉铭臣阖了阖黑眸,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划过一抹亮光。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忽然想起她进屋时候的姿势,似乎是端着什么东西的。

    想到这,他身子往前一探,跨过她按下一个按钮。

    瞬间,房间灯光通明。

    定神看着洒了一地的粥,厉铭臣剑眉拧在一起。

    又看了一会儿,见地上的粥仍残留热气,他的眉拧得更紧了。

    强硬地将她的手拽到面前,他看着红通通的十指尖,不复之前的嫩白。

    这样的红度,八成是粥刚熬好就端过来了。

    压了压唇角,厉铭臣磁性的声音哑道:“疼吗?”

    手被拽过去后,准确来说从他横身在她身上之后,夏念儿就睁开了眼睛。

    见他攥着自己的十指,她潋滟的水眸划过一丝异样,如果不是猜到了替身的真相,也许真的会被他这昙花一现的深情骗到……

    没等到她回话,越看越觉得那红通通的指尖碍眼,厉铭臣心好像被什么扯了一下,再也忍不住。

    低头,薄唇微微开启,他轻轻地在指尖吹着气。

    一根一根地吹着……

    全神贯注地吹着……

    那专注柔情的态度如果被外人看了去,怕眼珠子都要吓掉。

    这还是那个不近女色冷血无情的厉铭臣厉少吗?

    轻柔的吹拂下,夏念儿也愣神了。

    当年小哥哥被那些人打了之后,她也是这样边哭边吹着,一边吹还一边说着,“呼呼就不痛了……”

    被相似的画面勾起回忆,夏念儿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小哥哥,你在哪里?

    厉铭臣脑中也流转着和她相似的画面,当年小小的她边哭着边为他吹着伤口。

    仿佛吹吹就会不痛了,天真的可笑……却暖的他真的不痛了!

    心中一瞬间有个冲动想要质问她

    明明是她说她会永远是小哥哥的宝宝,为什么现在却对他这么陌生?

    他就是她的小哥哥,她忘了吗?

    然而,这冲动只是在心中滚了一瞬,马上被厉铭臣压了下去。

    他倒要看看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记起来。

    之前调查的信息表明她并没有经历过车祸等可能造成失忆的伤害,所以她不认得他的唯一原因就是她忘了他,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等她记起来的那一天,他一定会狠狠打她屁股,如果她疼得哭了,他再轻轻帮她揉揉……

    恰巧,夏念儿抬眼看到的就是他唇角意味深长的一抹弧度。

    他……他又想些什么?

    这边,她细小的动作也拽回了厉铭臣的思绪。

    看到她红红的眼圈,他只当她疼得很了。

    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他转身就要去叫医生。

    出门前,厉铭臣没忘了扯掉头上的纱布,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为她受过伤。

    “你……”看到他的动作,夏念儿惊呼出声,他怎么把纱布扯掉了?

    厉铭臣脚步没停,沁冰的声音远远传来,“你的手,要看医生!”

    她的手?

    夏念儿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手只是红了一点儿,连肿都没肿,有什么必要叫医生?

    “我要睡了。”诧异了半晌,她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厉铭臣回头睨了一眼,视线在那消了红的白嫩指尖停了一瞬。

    也许,不用叫医生了?

    不过,他却没因此原地转回,而是继续下楼,只是目的地却换了一个。

    正三三两两分散着喝粥的佣人,愣神看着那个稳健的身影。

    什么时候厨房成了风水宝地?少夫人刚刚来过,少爷又来!

    看着起身恭立的男佣,厉铭臣四处扫视了一下,最终定格在一个见底的粥锅上。

    “粥呢?”

    两个字,厨房瞬间由夏转冬。

    “滴答……”

    太过紧张下,男佣们额上都布满了一层冷汗,随着第一滴汗砸在地上的声音,更多的滴答声应和着最初那声滴答。

    像是过了一世,又像是刚过了一秒。

    终于有个胆大的颤抖着回道:“少夫人走之前,嘱咐我们喝掉这些粥,说要不也是浪费了……”

    厉铭臣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回话的那个男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瞬间止声。

    将视线在那粥锅上停留了许久,他才大跨步离开了厨房。

    只不过,那双拳却紧紧攥在了一起,青筋暴露。

    身后,逃过一劫的男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次清晰地认识到了少夫人在少爷心中的地位。

    刚刚要不是提起少夫人,恐怕自己等人都得收拾包袱走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