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53章:补一补,对身体好-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3章:补一补,对身体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53章:补一补,对身体好

    本能性地感觉到不对,夏念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汤,很正常的一碗汤啊,想了想,她决定解释一下。

    “你之前流了很多血,难免会气血虚,吃点儿补气血的食物对身体好。”

    说完,她又把汤往他面前递了递,示意他接过。

    厉铭臣定定地看了几眼那汤,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气血虚?你是在担心什么?”

    越听越不对劲,夏念儿有种预感这对话再进行下去,一定会偏到未知的方向。

    抿了抿唇,她声音微微发哑,“我肯定担心,毕竟你这伤是为了救我受的!”

    “所以,你就这么恩将仇报?”

    喑哑的冷声紧跟着她的话响起。

    夏念儿猛地抬头,看向他。

    恩将仇报?什么意思?只是让他补补气血怎么就恩将仇报了?

    这个恶魔,还受着伤,又想来折腾人了!

    “不服?”似是看出了她的腹诽,厉铭臣直起身,一步一步地逼近她。

    接过她手中的汤,他低笑一声,“云苓黄精生蚝汤……补,大补!”

    要是到了现在还不知道问题出在这汤上,夏念儿的智商也就可以跳楼大甩卖了。

    可……这汤是管家亲自交到自己手上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啊!

    微微抿了一口汤,厉铭臣缓缓咽下,性感的喉结随之一动。

    愣愣看着这一切的夏念儿,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咽了口口水。

    这气氛,太不对劲了!

    “牡蛎,可滋阴潜阳,补肾涩精!男子常食牡蛎,可壮阳固精!”

    “说明白点儿,牡蛎对于虚劳乏损、腰虚酸软、肾虚不举有很好的效果。”

    “再说清楚儿点,牡蛎既被称为神赐魔食又被称为根之源,而且还有天上地下牡蛎独尊的美誉。某些国家,男女约会之前有吃牡蛎的风俗,他们把牡蛎称为……”

    “催情剂!”

    夏念儿呆呆地听着,这些字她都认识,为什么连成话她就听不懂了呢!

    什么叫壮阳固精?

    什么叫补肾涩精?

    什么叫催情剂啊啊啊!

    似乎还嫌刺激她不够,厉铭臣竟好像说上瘾了,继续补充道:“至于这道云苓黄精生蚝汤,更是将牡蛎的功效发挥到了极致!”

    说完后,他脚步又往前移动着。

    似乎想到了什么,呆愣的夏念儿急忙跟了上去。

    那一托盘……不会都是……这种意义的补气血吧?

    很明显,命运女神并没有眷顾她,不好的预感很快就成真了。

    “枸杞羊腰炒韭菜。”

    “淡菜炖鸡。”

    ……

    一道一道地说下来,厉铭臣停顿了一会儿,如墨的黑瞳直视着她,含着某种不可说的韵味。

    夏念儿恨不得马上有条地缝能让她钻进去。

    怪不得之前管家笑得一脸莫名其妙,这些人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果然,色狼流氓的管家又会是什么正经管家呢!

    厉铭臣自然知道这一切跟她没什么关系,可

    那又如何?

    “你这是,怕我满足不了你?”

    淡淡的一句反问,差点让夏念儿跳起来。

    她怎么可能这么想?她巴不得他可以一夜之间太监呢!

    “没有!绝对没有!”

    闻言,厉铭臣凉凉一笑,“那你之前很满足了?”

    瞬间,夏念儿陷入了一种进退维谷的两难地步,说满足,她……可要是说不满足,那就得背上一口黑锅,从头黑到脚的那种大铁锅!

    厉铭臣冷眼看着她脸上的纠结,原本的一点儿好心情瞬间消失不见。

    这女人,承认他能满足她,就这么困难吗?

    明明说好会永远陪着他,现在这是想食言吗?

    休想!

    神色冷下去之后,厉铭臣没再理会她的纠结,转身回到了床上。

    身旁刮过一阵风,等夏念儿回神的时候,只能看到他侧躺的背影了。

    隐约间,可以看到白纱布上渗出的一抹血色。

    想到他这伤终究是为自己受的,夏念儿水眸转了转,划过一抹为难,如果不吃东西伤口会愈合地更慢吧,哪怕一个正常人一天不吃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伤员了!

    但刚刚的事情过后,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上床!睡觉!”

    正犹豫的时候,床上传来一道喑哑压抑的沉声。

    夏念儿水眸瞬间瞪大,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那种心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吧!

    “上床!”久久没得到回应,床上的声音愈发低沉了。

    眼神黯淡了一瞬,夏念儿脚步缓慢地朝着床上挪去。

    然而距离只有那么短,再怎么磨蹭,那点儿距离很快就走完了。

    站在床边,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轻颤了起来。

    先前的记忆翻山倒海地涌了上来,极致的快意夹杂着些微的疼痛,那种几乎要将人淹没的浪潮……

    听着身后急促的呼吸,厉铭臣眼中的暗红愈加明显。

    为什么她就不能乖乖听话呢?

    她只需要乖乖地呆在他身边,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有他解决。

    只要她乖乖地就好……

    偏偏她就是不乖!

    床上床下两个人的呼吸同样急促。

    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夏念儿找了一个离他最远的距离上床,安静地蜷缩在那一小个角落里。

    厉铭臣转头看到地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心间的暴戾翻涌着,他强制性地压抑着体内的情绪,深沉的黑眸牢牢地锁定着她。

    脑中叫嚣的冲动几乎快要压过他的理智。

    久久,一声冷到极致的冷喝突地响起。

    “滚!”

    夏念儿一时没反应过来,仍蜷缩在床脚,用全身所有的动作诠释着抗拒。

    “滚!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又是一声厉喝,厉铭臣双拳紧紧攥在一起,强自压抑着心里的暴戾。

    如果她继续这样,他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伤到她!

    夏念儿这才反应过来,往常听起来有些侮辱性的字眼此刻听起来却格外顺耳,她如蒙大赦地滚下床,找了一个离床最远的躺椅坐好。

    只要能不跟他近距离接触,睡地板都是好的,更何况还有躺椅可以躺着。

    而且,最可怕的不是近距离而是负距离!

    床上,厉铭臣的气息久久平静不下来,黑瞳中的暗红越来越明显。

    突然,他猛地起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