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502章:厉铭臣的猜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2章:厉铭臣的猜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拳头捏地咔咔作响。

    厉铭臣又狠狠捶了几下方向盘。

    那个笨女人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为了她,他也要赶紧查出厉铭卿的踪迹,把当年的一切了结之后,他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宝宝,再等等我,等等小哥哥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厉铭臣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慌感,似乎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正在逐渐脱离他的生命。

    这感觉难受极了。

    难受地他心底的暴虐翻腾地愈加凶狠。

    在车内坐了几分钟之后,他才下了车,朝着公寓走去。

    到了楼上的公寓,他没有按门铃而是狠狠地踹了一脚防盗门。

    没想到门只是虚虚掩着,一踹就开了。

    踹门而入之后,厉铭臣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夏绾儿以及……

    她手上拿着的那张字条。

    直觉告诉他今天这通电话就是因为那张字条。

    “有他的消息?”

    闻声,夏绾儿装出一副才发现他的模样,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她脚步不稳地朝着他走过去,快走到他身前的时候,夏绾儿装作脚下无力的模样,身子一歪就要倒在他的怀中。

    厉铭臣脚步一挪,直接避了过去。

    夏绾儿狠狠地栽倒在地上。

    这一下,摔了个实实在在。

    夏绾儿不敢怨恨厉少,就把这笔账算在了夏念儿头上,都是那个贱人把厉少蛊惑住了所以厉少才不扶她的。

    “厉少,今早我一起来就发现了这张字条,一定是他又来了,他昨天又来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叫醒我呢?为什么不跟我说说话呢?”

    厉铭臣没有理会她的话,只是拿过她手中的字条凝神看去。

    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修长的手指微微颤了两下。

    没错,这是厉铭卿的笔迹。

    望你珍重?

    厉铭卿这是什么意思吗?

    最初的玉佩,上次的戒指,这次的字条……

    厉铭卿真的对夏绾儿动心了?

    他的眼瘸了?

    厉铭臣紧紧地皱着眉,皱成了一道死结。他有些弄不明白厉铭卿到底想做什么了,不过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厉铭卿一定很在乎夏绾儿,因为玉佩和戒指几乎是厉铭卿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了,现在这两样东西他都送给了夏绾儿,昨晚又送来了这张字条

    。

    让夏绾儿珍重?

    难道说

    他见完夏绾儿之后要离开帝都并且永远不再回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厉铭臣脸上的表情一冷。

    回到帝都这么久,厉铭卿就没想着见他一面吗?在厉铭卿心中他到底算什么?厉铭卿有没有拿他当过兄弟?他还没有怪对方这么多年渺无音讯,厉铭卿倒是想着和他撇清界限了?

    呵呵!

    不管其他,当初两人相差无几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两个这辈子是兄弟了。

    现在厉铭卿想不认?

    也要看看他同不同意!

    “只有这张字条?”

    “我……我不知道,我早上起床洗漱完就直接来了客厅,一进客厅就看到了这张多出来的字条,其他地方我还没有看过,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他留下的东西。”

    夏绾儿低声说着,似乎是还没有平复心情。

    厉铭臣也不理她,径直在公寓内搜索起来。

    在他寻找的时候,夏绾儿也没有闲着,她躺在地上大脑急速转动着。

    从厉少的表现来看,那张字条确实是厉铭卿的字迹,虽然不知道这张字条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明明她和厉铭卿没有任何接触却会发生这一切。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厉铭卿还活着,但是把她认成了夏念儿,但是这个可能性并没有多大,虽然她和那个贱人是双胞胎姐妹,但是两个人却长得没有多少相像的地方。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就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帮助着她,帮着她夺回本该属于她却被那个贱人偷走的荣耀。

    现在就是怎么让厉少和她扯上关系了,哪怕只是虚假的关系。

    假着假着总有一天就真了。

    她的计划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厉铭臣将房间内所有角落都搜寻了一个遍,却没有找到其他属于厉铭卿的东西。

    他又回到原地,拿起那张字条皱眉看着。

    厉铭卿这张字条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呢?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夏绾儿突然怯怯地开口了。“厉少,他是不是要永远地离开我了?他明明说忙完所有的一切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最近这段时间我一个人在公寓里想了很多很多,也回想起了被我遗忘的一些事情,明明他说过要我等着他的,明明他说过

    我是他永远的宝贝,是不是他怪我忘了这些?是不是他怪我和别人有过婚约?”

    边说边流泪,夏绾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的脸色,她现在要一点一点地把话题引到她的目的上,但是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引起厉少的怀疑。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树立对厉铭卿深情的模样,应该多多少少有点成效了吧。

    厉铭臣并没有发现她的打量,他脑子里在想着一件事。

    他和厉铭卿是同胞兄弟,在那场大火没有发生之前,他们两个也曾经亲密无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们的人一定是彼此。

    别人都说厉铭卿是个温温润润的端方君子,但是他却知道厉铭卿骨子里和他是一样的。

    他们都一样的霸道,都一样的独占欲强。

    被他们认定的人或东西是绝对不容许别人染指的。

    那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大胆做个假设

    厉铭卿也许是听说了夏绾儿有了新的爱人,所以他这次回来其实是想带夏绾儿走的,所以才会有那枚戒指的存在,可或许是有一股力量一直在威胁着厉铭卿,所以留戒指那晚他没来得及现身。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厉铭卿发现夏绾儿真正爱着等着的人还是他,所以才会有了这张字条的出现。

    确定了属于自己的人还属于自己并没有被别人抢走,所以厉铭卿决定先离开,等解决完一切再回来。

    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很可能是真的,厉铭臣的脸色冷峻下来。就在这时候,夏绾儿又开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