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99章:偷放进去的纸条-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9章:偷放进去的纸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卿,希望你不要后悔!”

    封谕凡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摔门而出。

    厉铭卿望着那个怒气冲冲的背影,唇角的笑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只是比之以往多了一丝苦涩。

    后悔吗?

    他不会后悔,也不能后悔。

    封谕凡摔门而出之后,没有往前走,只是静静地站在门边。

    这是他第一次冲卿发脾气,但他不敢保证是最后一次。

    对于卿和厉家以及厉铭臣的恩怨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也知道卿一直在谋划着些什么,但他没想到在这些谋划中卿把自己也谋划进去了,将来就算一切都如卿所想那样的,那卿就真的能快乐了吗?

    以前封谕凡是坚信不疑地认为是的,但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真的不确定了。

    回想到前一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封谕凡至今还有些想打冷颤。

    那时候夏念儿已经离开一会儿了,厉铭卿忽然叫了他一声。

    封谕凡也没多想,甚至还有些调侃地问道,“卿,是不是又让我去保护夏小姐?放心,这次我绝对会把夏小姐保护地严严实实,连根头发丝都不会掉!”

    话音落地,厉铭卿摩挲沉香手串的动作僵了一下。

    “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要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完成。”

    听到这里,封谕凡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主要是厉铭卿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不对了。

    “什么事情啊?”

    “把这张字条放到夏绾儿的公寓中,并且想办法引导夏绾儿,让她把这张字条交到厉铭臣的手上,最后……”

    最后几个字厉铭卿说的很轻,轻到几不可闻。

    然而,正是最后几个字让封谕凡脸色大变。

    他接过字条,看着上面的内容,忍不住低吼了一声,“卿,你疯了吗?”

    “你之前不是说让我一定护好夏小姐吗?你这样做如果将来夏小姐知道了这件事是你主导的,那,那你让夏小姐怎么看?”

    “就算你想弄垮厉家,我们也有其他办法的,不一定要用这样的办法。”

    连说了几句之后,封谕凡大口的喘着气,他从来没有这么情绪激动过,主要是这次的事情涉及到的人太敏感了,而且他隐隐感觉到一切正走向失控的边缘。

    “封谕凡,夏念儿一直是我计划中的一环,从那块玉佩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就注定了她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虽然那块玉佩被夏绾儿偷走了,计划需要稍稍改动下,但是大方向是不影响的。”

    再之后就是两人那番激烈的争吵。

    定定地在门口站了许久,封谕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天下无不可利用之物吗?

    卿,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

    不,希望你不要太后悔吧,因为你肯定会后悔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屋内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零落的沉香珠子落了满地。

    厉铭卿看着空荡荡的手腕,低笑了一声,“公平?救赎?呵!”

    当夜

    夏绾儿看着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轻蔑地笑了一声。

    她就知道那个贱人是个缩头乌龟,嘴上说的厉害,实际上却怂的不行,当初自己给她下药之后,她不是也没敢做什么吗?现在又怎么敢有勇气召开所谓的记者会呢?现在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偷着哭呢。

    哭吧!

    以后哭的时间还长着呢。

    这些年她为了演戏流的泪,会让这个贱人在以后千倍万倍地流回来的。

    再看了一眼时针,已经转过了十一,她疲惫地打了个呵欠,转身进了卧室。

    都怪那个贱人,耽误了她睡美容觉的时间。

    在夏绾儿转身进了卧室之后,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窗外进入了公寓。

    四下打探了一遍之后,人影小心翼翼地将一张字条放到了卧室的茶几上。

    夜色的掩护下,人影做完这一切之后,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公寓中。

    全程,夏绾儿都没有任何察觉。

    她正在美梦中。

    梦中,夏念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在她脚下,乞求自己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月落日升,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夏绾儿睡眼惺忪地起床。

    醒了第一件事,她就是一阵狂笑。

    昨天晚上的梦做得实在是太舒服了。

    一想到梦中夏念儿那个惨兮兮的模样,她就觉得今天的早餐可以多吃一块全麦面包,实在是太爽了。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厉少抢过来,这样梦中的事情就可以变为现实了。

    这么想着,夏绾儿起身看了一眼日期。

    距离上次厉少和她联系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时间对于培养感情可是大忌呢,要想个什么办法将厉少请过来呢?

    对了,也不知道夏念儿那个贱人会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和厉少争吵,如果她和厉少争吵那就太棒了,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面目狰狞的泼妇的。

    上天保佑,那个女人一定要吵啊,这样她才可以扮演解语花的形象。

    洗漱的时候,夏绾儿也一直在想这些事情。

    当然她主要想的是怎么把厉少请过来,戒指的理由可以用一次,用第二次估计效果就不太好了,真希望能找到另外一件属于厉铭卿的东西,这样就有理由把厉少请过来了。

    唉,当时床下怎么就一枚戒指呢?怎么就没多点东西呢?

    那个厉铭卿也是,怎么就不多留一些东西呢?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几声厉铭卿几声,似乎觉得这样不太过瘾,夏绾儿又自言自语地骂道,“这个厉铭卿也真是好运气,都死了还能够被厉少记挂在心里,等我成了厉少的夫人之后,一定会想着给你多烧几

    张纸钱的!”

    “不过,一个死人能够被人记多久呢?我可不允许一个死人在厉少心中的地位比我还重要。”“要怪就怪你没福气了,要不然都是兄弟,怎么厉少是厉少,你却只能混成个死人呢?你要是能听到我的话,就多保佑我一些,这样我还可以找个大师超度你一下,让你下辈子投个好胎,不再像这辈子这么

    惨兮兮的!”

    边说着,她边出了卧室。走到客厅的茶几时,她眼睛看到了一个东西,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