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95章:玉佩在哪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5章:玉佩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夏绾儿几乎要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了。

    她就说夏念儿这个贱人这么蠢,怎么可能对她的哭诉无动于衷呢,那所谓的问题估计也是为了找个台阶下吧。

    夏念儿静静地看着坐在窗边的人。

    之前的自己怎么会蠢成那个样子?明明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敌意几乎都快不加掩饰了,她却只当是小女孩偶尔的小脾气小任性,真是蠢啊,如果没有小哥哥,也许真的就蠢死了。

    “姐姐,你要问什么问题啊?”

    “当初你偷走的玉佩放在了哪里?”

    玉佩?

    玉佩!

    夏绾儿差点脚下一滑,从窗边掉下去。

    她战战兢兢地从窗户边下来,谁知道这个贱人接下来还会说什么吓人的话。

    只是当初她拿走玉佩的事情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哪怕是夏父夏母都不知道,现在夏念儿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厉少告诉她的?

    不,不可能,还是之前那句话,厉少并不愿意让她和夏念儿多接触,绝对不可能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夏念儿这个贱人在诈她。

    稳住,一定要稳住,玉佩的事情绝对不能曝光,如果让厉少知道她在骗他,那结局一定会很惨。

    “姐姐,你说什么玉佩啊?”

    夏绾儿做足了无辜疑惑的模样。

    夏念儿却没有被她的表象所迷惑,刚刚在提到玉佩的时候她的表情明显变了,十有**那个玉佩就是夏绾儿拿了。“夏绾儿,我额头下面鼻子上面长的这个东西叫做眼睛,它不是两个玻璃球子,它会看会观察,所以你就没必要辛苦演戏了,两个选择,一我马上召开记者会公布你偷盗我作品的事情,二你现在把玉佩还给

    我。”

    夏绾儿几乎要将牙根咬碎了。

    该死,刚刚的失态肯定被这个贱人看在眼里了。

    这两个选择她一个都不能选,之前那么多大风大浪她都熬过来了,没理由会栽在这里,一定有其他办法的。

    对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

    既然这两个选择她都不想选,那就用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把夏念儿的注意力引开。

    反正早就决定要让夏念儿误会她和厉少的关系,那赶早不如赶巧不如就趁今天这个机会,刚好可以转移一下夏念儿的注意力。“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玉佩,你也不要用莫须有的罪名来污蔑我,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其实我这些日子日日夜夜都活在煎熬中,我每天都好痛苦好痛苦,我想要和你说,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捉弄我们?为什么我们姐妹每次都要爱上同一个人,天啊!”

    夏绾儿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屈膝朝着夏念儿跪爬过去,脸上的泪水几乎要将视线模糊。

    喊到最后一声天啊的时候,她刚好抱住夏念儿的小腿。

    夏念儿身体本能地踹了过去。

    夏绾儿没有防备下直接被踹远。

    一时间,她都忘了哭泣演戏了。

    夏念儿这个贱人怎么敢踹她?她不应该怜惜地抱起她吗?不应该柔声安慰她吗?最不济也应该问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怎么能不按套路出牌!

    身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愤恨,夏绾儿脸都有些扭曲了。

    夏念儿踹完之后稍稍呆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了,“对不起,身体本能。”“你骗人!哪有身体本能是踹人的?”夏绾儿在吼完之后,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她又重新恢复楚楚可怜的模样,“姐姐,我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恨我,但是我也不想的,一切都是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

    ”

    夏念儿仍旧是冷静的模样,“我有洁癖。”

    夏绾儿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她才明白了我有洁癖背后的意思,有洁癖所以踹她,那不就是在说她脏吗?

    这个贱人真的是太恶毒了!

    今天的耻辱,等来日她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姐姐,你是说我脏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知道我不应该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但我一点都不脏,姐姐,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你不是一向最疼绾儿的吗?”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夏念儿语气淡淡地说道。

    当初那个单纯的夏念儿早已经死在了亲妹妹的设计下,死在了养父养母的无情下,死在了未婚夫的背叛下。

    “姐姐,我不清楚,我一点儿都不清楚,我只知道你是我亲姐姐……”

    夏绾儿像是不能接受这个打击,猛烈地摇着头。

    “别摇了,你不晕我都晕了。”夏念儿往前走了几步,在夏绾儿身边蹲下,“夏绾儿,之前我听过一句话觉得挺适合你的,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在这玩什么聊斋!”

    “……”夏绾儿酝酿已久的哭诉生生被这句话憋回去了。

    夏念儿说完这句话也不管她的反应径直起身,“你也不用转移话题了,我之前也说了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二选一,玉佩还是作品你总要选择一个,如果太贪心小心一个都得不到。”夏绾儿将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她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开口哭道,“姐姐,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玉佩,而且什么叫千年的狐狸啊,你之前明明说过绾儿是小白兔,为什么今天要说绾儿是狐狸呢?绾儿不是狐狸

    ,绾儿最讨厌狐狸了。”

    “之前是我蠢,我应该说声抱歉。”夏念儿郑重地说道,“我应该给兔子说声抱歉,拿你和可爱的小白兔相比,对兔子是一种侮辱,毕竟兔子可没有你这么歹毒。”

    夏绾儿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犀利,几乎每句话都堵得自己说不出话。

    这个贱人是受了什么刺激,跑到她这里来发疯。

    事到如今,她只能使出绝招了。“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和厉少在一起了,但是感情是无罪的啊,心动也是控制不了的,姐姐,你应该也爱过一个人吧,你知道爱情来了之后的感觉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