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91章:人如其名-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1章:人如其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很好听的名字,人如其名。”

    厉铭卿唇角含笑。

    听着他的赞叹,夏念儿只当他是在客套,毕竟她这个名字实在是比较简单,至于什么人如其名就更谈不上了,“谢谢夸奖,你呢?”

    厉铭卿依旧含笑。

    只有他知道那句人如其名是多么的发自内心。

    念儿,念念,念念不忘……

    可不是念念不忘吗?

    已经镌刻到骨血里了,他和他那个弟弟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惊人的相似。

    “我的名字?万名即。”

    万名即?

    夏念儿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觉得很是绕口。

    还没等她说话,厉铭卿就体贴地笑道,“是不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绕口?其实朋友都会叫我阿名,起码喊起来不会觉得别扭。”

    夏念儿惊讶于他的体贴以及观察入微。

    “万名即,我觉得其实还好啊,也没有很绕口。”

    话音落地,厉铭卿眼中蒙上一层落寞,“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看着他眼中的落寞,夏念儿心一揪。

    “不唐突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喊你阿名了。”说完,夏念儿又有些后悔,主要是阿名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亲密,她只能归咎刚刚的冲动是因为愧疚,毕竟封医生还在为了她的事情在外面忙碌,她得了别人的帮助还执意和别人划清界限的行为确实不太

    好。

    至于深层的原因,她不想去探究也不敢去探究。

    大概是那双眼睛和小哥哥的眼睛实在太像了点。

    听着她喊出阿名两个字,厉铭卿又恢复了温润的模样,“当然不介意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喊你念儿吗?”

    有了对方的例子在前面,夏念儿的介意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终只能点了点头。

    “念儿。”厉铭卿唇角的笑意越发深了。

    夏念儿应了一声,随后犹豫了片刻开口问道,“阿名,我想问下上药之后脸上的痕迹大概需要多久才能消下去?”

    “看个人体质吧,多则三天少则一天应该就可以完全消下去了。”

    那也就是说最快的话今晚巴掌印也是消不下去的

    夏念儿有些苦恼地咬着唇瓣,思索着今天晚上要怎么办,如果被厉铭臣看到脸上的巴掌印,他又要生气了,虽然她知道他一定会站在他这边,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想让他烦心。

    见她苦恼,厉铭卿问道,“怎么了?”

    “没事。”夏念儿压下心中的苦恼。

    她不说,厉铭卿也没追问,“都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说不定笑一笑苦恼就赶走了呢。”

    听着这类似哄小孩子的话,夏念儿忍不住笑出声。

    这人是把她当成了小孩子吗?

    她都已经成年了。

    时间在两人的交流中一点点流逝……

    眼看天色要暗下去了,夏念儿在一段对话结束后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了。”

    厉铭卿也随着起身,叮嘱了两声注意安全后,他将她送了出去。

    看着渐渐离去的车影,他唇角的笑意一点点浅了下去。

    被笼罩在夕阳下的身影半明半暗,像极了阴阳交错处,难辨善恶。

    总有一天,他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她身边。

    总有一天,他可以正大光明地拥有本属于他的一切。

    总有一天,他可以正大光明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把姓名中每一个字都消去一半。

    总有那么一天的……

    厉铭卿静静地站在夕阳下,不知道何时身边多了一个人。

    封谕凡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卿,你还好吗?”

    回应他的是一张温润到极致的笑脸。

    “事情处理地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可是我看厉铭臣却很是悠闲,甚至还有闲心打电话,谕凡,你的话我越来越不能信了,就好像你说会护好她却让她伤成这个样子。”

    虽然这话厉铭卿是笑着说的,但是封谕凡却好像听到了最严厉的斥责。

    他羞愧地低下头,“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谕凡,她的存在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凌驾在整个计划上,我希望你清楚这一点。”

    封谕凡点头应是。

    “梵思诺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话音落地,封谕凡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卿,这个梵思诺真的是你的表妹吗?我见过蠢的,见过笨的,也见过歹毒的,可是能够将这三者发挥到这种变态地步的还是第一次见。”

    “如果从血缘上来说,确实是。”“说实话,收拾她我都有种为民除害的感觉,不说别的这些年死在她手中的猫猫狗狗都不下一百只,而且每个都死相极惨,偏偏这样的人还被帝都权贵圈捧为小公主,难道是雾霾太重让这些人脑子眼睛都不

    正常了?”

    封谕凡肆无忌惮地吐槽着。

    看着调查来的东西,饶是他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在母猫面前,把刚满月的小猫一只一只地踩死,而且每只都是踩碎四肢,让小猫在极致的痛苦中哀嚎着死去。

    还有把狗绑在车上,绳子的一头绑在后备箱上另一头绑在狗的脖子上,然后将车速飙到最快,最后狗因为跟不上车速活生生地被拖死勒死。

    ……

    种种恶行,哪怕是变态杀人狂看到都会自愧不如。

    虽然梵思诺虐杀的都是一些小猫小狗之类的,但是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离杀人也不远了。

    再说,哪种生命不值得尊重?

    谁又有权利去决定另一个生命体的生死呢?

    “证据都收集好了吗?”

    就在封谕凡出神的时候,厉铭卿突然开口问道。

    封谕凡回神,“都收集好了,虽然这些事情都被压下去了,但是这些年梵思诺越来越不掩饰,难免会留下一些痕迹,相关的视频以及照片都整理在这个盘中了,要我拿给她吗?”

    “不用了。”厉铭卿温润地笑着,笑意中却似乎别有深意,“这种血腥的东西就别让她看到了,免得吓到她,不过这个盘很快也可以派上用场了。”

    闻言,封谕凡深深地打了个寒颤。他忽然忍不住想要替梵思诺点根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