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49章:为什么是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9章:为什么是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49章:为什么是我?

    抬脚看了一眼脚下,夏念儿看着脚心染上的一抹艳红,水眸中划过了一抹惊疑。

    看这颜色,百分之**十是血。

    可刚刚房间里只有自己和厉铭臣,那这血不是自己的,就只能是他的了!

    在这别墅,还有谁能让他受伤?

    压下心中的惊疑不定,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她也没那么急了,刚想穿好鞋再去追厉铭臣,一抬眼就看到了老管家的身影。

    “少夫人,这是少爷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夏念儿接过管家手中的东西,还没来得及看就听到管家模仿着厉铭臣的声音说道:“有功可受禄了!”

    说完后,管家不等她反应,就往外走去。

    一边往外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也不知道少爷把自己关在书房在做什么,哎……”

    不知道管家在故弄些什么玄虚,夏念儿索性不去理他,只是望着手中的两份文件。

    一份被打开的协议放在上面,还有一份股权转让书压在下面。

    扫了两眼后,夏念儿就确定了上面这份协议正是最初那份协议,不过这份协议为什么会是打开的呢?事出反常即有妖,她心中一颤,逐字逐句地看着被翻开的两页。

    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她都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可越是如此,她越是心惊胆战。

    就好像有一个未知的陷阱正在远处等着自己。

    越想头越疼,烦心下夏念儿卷起协议敲了两下头。

    猛地,她的动作停住了。

    两页衔接处的一行小字引起了她的注意。

    急忙将协议放在眼前,她一字一顿地念出了那行字

    “本协议乙方厉铭臣可随时对协议情况进行更改,甲方夏念儿不可对此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念到最后,夏念儿的声音已接近咬牙切齿。

    念完后,她重重地啐了一声,“卑鄙!”

    下面的那份股权转让书,夏念儿看都没看都知道是什么内容,再想到那句有功可受禄了,明显就是针对自己拒绝那天所说的无功不受禄!

    至于这功……呵呵!

    她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转身朝着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门的那一瞬间,夏念儿眼尖地看见厉铭臣迅速将一本书压在了一份文件下面,不过现在这些都是小事,所有的愤怒汇聚在一起成了一句话。

    “你设计我?”

    厉铭臣斜睨了她一眼,唇角不悦地抿了抿,“白纸黑字。”

    自己说过的话被用来还击自己,夏念儿瞬间涌起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心塞,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所有的一切你都提前预料到了?难道说从一开始你就在设一个圈套?一个针对我的圈套?”

    “你说呢?”

    轻浅到近乎虚无的三个字,让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一股不寒而栗的战栗感包围着夏念儿。

    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从未如此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事实,她话在嘴边滚了几遍才吐出来,“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你,只有你!”

    厉铭臣敛眸,压下黑瞳间炙热到吓人的占有欲。

    恍惚的心神加上刚刚小到几不可闻的声音,夏念儿并没有听清那句话,于是加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沉思了两三秒后,厉铭臣低到沉郁的声音才蓦然响起。

    “一个孩子!”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念儿喃喃地重复着,“一个孩子?”

    “为我生一个孩子,就放你自由!”

    幽深的黑眸划过一道流光,厉铭臣特意说得更清楚了些。

    “之前不还说陪你一年就可以了吗?”许是太过震惊,夏念儿不经思索地反问了一句。

    明明之前还说陪他一年就可以,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为他生一个孩子?

    这怎么可以?

    她做不到用孩子换自由的事情,而且……

    想到他在床上的如狼似虎,夏念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不!她决不答应!

    看出她眼中的拒绝,厉铭臣冷哼了一声,“你的选项只有好和知道了,没有第三个选项!”

    放她走?做梦!

    水眸中满满地都是抗拒,夏念儿摇头拒绝道:“不,我还有第三个选项的,我拒绝,这个要求太不合理了,我不可能答应,不可能的……”

    听着她连声的拒绝,交叉在一起的手倏地收紧,厉铭臣鹰鸷的目光牢牢锁定她,低沉到近乎喑哑的声音带着点冰冷的笑意,“不可能?”

    “我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咬紧牙关,夏念儿反驳道:“巧了,我最擅长的就是坚持自己的认知,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哦?”低低的一声反问,厉铭臣起身,慢慢踱步到她身前。

    修长的食指挑起她垂在颈边的一缕碎发,细细地把玩着,唇角勾勒出的弧度冰冷而决绝。

    身体不受意识控制地轻颤着,夏念儿将牙关咬地愈发紧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缩,她不可能接受这个无理的要求的,无论他用什么办法,无论什么!

    “你说如果夏家和郁家知道你现在无人庇护了,会做些什么呢?”似是把玩厌了,厉铭臣松开缠绕在指尖的长发时,顺势贴近她耳畔轻声道:“毕竟,这两家因为你才声名狼藉。”

    轻轻浅浅的话不带一丝威胁意味,夏念儿却听得浑身颤抖。

    “难道这也是你计划内的一环?”

    想到当初还曾因为这个感动过,她在心中狠狠唾骂着自己,这个男人就是恶魔,你竟然还把他当成了天使,活该你被逼到绝境。

    听到她的质问,厉铭臣刚刚松开的双手又紧紧捏在了一起,青筋暴露。

    换成其他人,他有比这狠绝千倍万倍的方法。

    他为她做的那一切,都喂了狗?她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图谋不轨?

    她就把他想得这么不堪?

    好!很好!

    “好或者知道了,选吧!”

    暴戾的气息在四肢间叫嚣着,厉铭臣声音愈发冷了,冷得几乎能将人冻住。

    努力让自己颤地不那么厉害,夏念儿说服自己直视着那双有些暗红的黑瞳,一字一顿地问道

    “为什么是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