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488章:我们见过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88章:我们见过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想查两个人,一个是夏绾儿,一个是梵思诺。”

    说完,夏念儿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太麻烦的话,只查一个也可以,就查夏绾儿就好了。”

    至于梵思诺,大不了她去一趟厉家老宅。

    有些事情,她总要学着自己去面对。“没事,查一个也是查,查两个也是查,不麻烦的,不过调查这些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刚好我最近没什么事情,为了避免再发生昨天的事情,不如你这段时间暂且在我这里避一避,也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

    封谕凡笑着提议道。

    说完,他朝厉铭卿所在的方向看了看。

    不是他自家人向自家人,夏念儿跟着卿绝对比跟着厉铭臣要幸福地多,毕竟卿身边可没有那么多莺莺燕燕。

    既然如此,不如他来添一把火。

    至于什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概念,不好意思,他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不太懂这些。

    厉铭卿放下手中的茶杯,另一只手上的折扇有节奏地敲击着茶桌。

    电话那头,夏念儿皱眉思索着。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的确很让她心动。

    她其实也在想这段时间要在哪里待着。

    脸上的伤还没好之前,她不敢在别墅中待着,万一厉铭臣突然回来,一切就全都暴露了。

    而在外面,哪里她都觉得不太安全。

    只是,还是那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所谓的亲近实在是太虚无缥缈,她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厉夫人?”见她久久不说话,封谕凡问了一声。

    夏念儿咬咬唇瓣。

    算了,封谕凡再可怕也不可能可怕过梵思诺,就算封谕凡真的别有目的,有所求的人总比无所求的人要安全一点。

    “那就麻烦了。”

    随着这几个字的落地,厉铭卿再次端起了茶桌上的茶杯。

    也不嫌茶杯中的茶汤已经凉了,他就这么一饮而尽。

    封谕凡震惊地看向他。

    卿这是欢喜疯了?

    以前他不是茶汤的温度差一点都不喝吗?

    封谕凡心中升起一股难掩的激动,不冲别的就冲这个,他也得把夏念儿留在卿身边。

    “厉夫人,你现在在哪里?给我发个定位,我过去接你。”

    封谕凡一口一个厉夫人,只是这个厉到底说的是厉铭臣还是厉铭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等到封谕凡和厉铭卿赶到定位所在的位置时,已经是一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夏念儿坐在车中,有些坐立不安。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冲动把位置发了过去,发过去她又有些后悔,只是后悔已经晚了,她也做不出一走了之的事情。

    “厉夫人,我们走吧。”

    几人汇合之后,封谕凡从车窗中探出头说道。

    夏念儿压下心中的纠结,开车跟在后面。

    在他们刚刚离开没多久,又一辆车开过来,厉铭臣坐在后座上,有些头疼地揉着太阳穴,整个人的气势都很是冷鸷。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忽然朝外面看了一眼,看的刚好是封谕凡走的路。

    看了一眼后,他又收回了视线。

    想到别墅中的宝宝,他身上的冷鸷都少了些。

    也不知道他昨晚没回来,她有没有好好休息,只是昨晚他刚想回来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些消息,他这一处理就处理到了现在。

    手头的事一结束,他就立马吩咐司机回别墅。

    车子继续朝前行驶着,和夏念儿等人渐行渐远。

    回到别墅中,厉铭臣快步朝别墅走去。

    “她呢?起床了吗?”

    “少爷,少夫人一早有事出去了。”

    听着管家的回答,厉铭臣身上刚刚升起的一丝暖意瞬间消失殆尽。

    这么早就出去了?

    她这两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在他皱眉的时候,老管家犹豫了片刻才张口问道,“少爷,有大少爷的消息了吗?”

    老管家知道他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可是厉铭臣和厉铭卿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说句不太恭敬的话,他们在他心中就跟自家的儿孙没什么差别。

    当年那一场大火,大少爷和夫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少爷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这么多年了,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由不得他不激动不失态。

    “我会找到他!”厉铭臣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出了别墅。

    既然她不在,那他回别墅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还是继续去查厉铭卿的消息吧。

    在厉铭臣离开别墅的时候,夏念儿也随着封谕凡、厉铭卿回到了他们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庄园,夏念儿忍不住有些出神。

    现在的医生都这么挣钱了吗?

    在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拥有这么大的一座庄园,这已经不光是钱的事情了,光有钱没有权也是拿不到的,突然之间她对于封谕凡查到夏绾儿和梵思诺的事情多了几分信心。

    在她出神的时候,封谕凡和厉铭卿走到了她的身边。

    “厉夫人,请进。”封谕凡极其绅士地说道。

    然而,夏念儿的全部心神却都被他身边的厉铭卿吸引过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人好眼熟,可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我们见过吗?”小嘴快过大脑,她有些迷茫地出声问道。

    厉铭卿微微一笑,“大概在梦中见过?”

    听着对方略有些调侃意味的话,夏念儿却一点也升不起这个人轻佻的想法,实在是对方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温润了,似乎温润如玉这个词就是为他准备的。

    “对不起,是我冒失了,我只是觉得你有些眼熟。”理智回归之后,她急忙道歉。

    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她刚刚的话的确有些冒失了,反倒是对方刚刚的话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见她礼貌地道着歉,厉铭卿小拇指微微动了动,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没关系,能够被一个美女觉得眼熟是我的荣幸。”

    夏念儿越发觉得刚刚的话太失礼了。

    进门的时候,厉铭卿微微落后夏念儿和封谕凡两人几步,看着前面那道身影,他纯黑的瞳孔中划过一抹极致的暗色。那样生疏的态度,真的让他觉得别扭,太别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