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84章:被扎晕-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4章:被扎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日落月升

    一天的时间眨眼而过。

    夏念儿就这么傻傻地在咖啡馆坐了一天。

    看着窗外逐渐暗下去的天色,她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结过账走出了咖啡厅。

    走出咖啡厅之后,夏念儿径直朝着车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等她走到车跟前,却跟一个迎面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一根细小的针扎进了夏念儿脑后的穴位上。

    夏念儿软软地倒在了来人身上。

    “美女,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刚刚是我把你撞坏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定会负责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那个人将她揽在怀里,满脸慌张地问道。过往的路人听到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可见那个满脸慌张的人也是个女孩,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瞬间就放松了警惕,还有人在那边说着,“小姑娘挺有责任心的,你撞到的这个女孩可能有低血糖

    ,应该没什么大事,你带她去医院看看就好了,不用担心的。”

    那个小姑娘感激地对着路人笑了笑,艰难地搀着夏念儿上了一辆车。

    全程夏念儿都闭着眼,一点反应都没有。

    上车之后,那个小姑娘脸上的羞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歹毒。

    “就是这么个人把表哥迷惑地失去了心智?”

    小姑娘一脸不屑地哼道。

    前座的司机微微有些惶恐,“小姐,听说厉少很在乎这位,您这么做真的不怕触怒厉少吗?”

    想到厉少的手段,司机再次打了个寒颤。

    如果被厉少知道了,到时候他和小姐恐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小姐也许还好,他却肯定会被折磨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别废话。”小姑娘也就是梵思诺一脸不耐烦地冷哼道。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给表哥吃了什么**药,才让表哥对她神魂颠倒。

    一想到这两天听到的种种传言,她就恨毒了夏念儿。

    凭什么?明明她才是和表哥关系最近的人,可是每当她想靠近表哥撒个娇,表哥都会像躲细菌一样躲着她,明明她的妈妈是他的亲姑姑,他们自家人都没享受到的待遇凭什么被一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一只狐狸精享

    受到?这两天出去参加聚会,不要以为那些人私下说的话她没有听到,什么厉少有了心爱的人肯定会很快结婚然后生下孩子,到时候那个孩子一定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说什么那个孩子才是厉家真正的血脉等

    等。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抢了属于她的宠爱。

    明明她现在是厉家最小的一个,也是最受宠的一个,外公一向最宠她的,如果将来表哥有了孩子一定会抢了属于她的宠爱,她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所以,她才做出了今天的事情。

    她要让狐狸精知道,哪怕巴上了表哥的大腿,也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随便她怎么磋磨的。

    越想越恨,梵思诺狠狠地在夏念儿脸上打了一耳光。

    “哼,狐狸精,让你勾引我表哥!看我打花你这张脸,看你还拿什么来勾引表哥!”

    说着,她又狠狠地打了几耳光。

    刚刚那一针本来扎地就不是很深,在疼痛的刺激下,夏念儿恍惚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满是愤恨的脸。

    夏念儿一愣,之前的记忆瞬间回笼。

    她从咖啡厅出来之后,想开车回别墅,还没走到车跟前她就和人撞了个满怀,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你是谁?”狠狠掐了掐手心,夏念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一定不可以慌张,对方既然将她绑到这里一定有什么目的,先问清她的身份目的才好做下一步动作。

    梵思诺没想到她会这么快醒。

    不过很快她就想到,醒了也好,醒了打着才有感觉。

    狠狠的一耳光甩下去,梵思诺冷笑道,“你问我是谁?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哪里配知道我的名字!”

    感受着她的敌意,夏念儿心渐渐地沉了下去,不过她还是强撑着理智问道,“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身份不知道,那就问一下目的吧。

    对方总不可能是个疯子,单纯就看她不顺眼就绑她吧。

    “呵!目的?看你不顺眼!”梵思诺冷笑道。

    饶是在这样的境地下,夏念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还真是看她不顺眼?

    现在的绑匪都这么任性了吗?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悄悄用着力,想看看有没有挣脱的可能性。梵思诺没发现她的小动作,继续冷笑道,“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待在什么样的地方,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的,尤其像你这种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妄想勾引人的狐狸精!

    ”

    越说越气,说完她又狠狠甩了夏念儿几个耳光。

    脸上的疼痛让夏念儿越发清醒。

    她分析着梵思诺的话。

    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待在什么样的地方?

    这话是在说她高攀什么人吗?

    还有最后那句狐狸精……

    突然间,夏念儿开口道,“你和厉铭臣是什么关系?”

    “闭嘴!”梵思诺尖叫一声,她整个脸都有些扭曲了,“不许你叫厉铭臣,你什么人也配说这个名字?你就不怕折了你的寿?”

    说完,她还不解气,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地打着。

    太气人了,这个女人怎么敢直呼表哥的名字?她都不敢直呼表哥的名字,想到这,她又想到了那天表哥跪在她身前的模样,她那么骄傲的表哥竟然在这么一个狐狸精面前下跪。

    这个狐狸精竟然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坐在那里,她怎么敢?

    看她这种反应,夏念儿越发肯定了这场无妄之灾应该是厉铭臣引起来的,只是这个女人和厉铭臣是什么关系?

    暗恋他的人?夏念儿继续刺激着她,“我怎么不配?这个称呼还是他让我这么教的呢,我要叫他厉少他还不乐意呢,他说厉少是给外人叫的,厉铭臣这个名字却是只有我才能叫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