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83章:一张便签-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3章:一张便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被他惦记着的夏念儿却怔愣地看着身边的人。

    疲惫加上迷惑让她精神多少有些恍惚,竟然没注意到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人。

    而且这个人还不是个陌生人。

    两人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封谕凡站在夏念儿身前,笑得彬彬有礼,“厉夫人你好。”

    “你好。”夏念儿回了一声。

    她倒是记起了这人是厉铭臣车祸住院时候的医生,好像还是一个什么脑科方面的专家,当时发生了好多事情,她并没有和这个人有太多的交际,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清楚,他怎么会突然来找他。

    封谕凡丝毫没有因为她的生疏而产生什么变化,“封谕凡。”

    似乎是觉得只说这么一个名字有点莫名其妙,他又补充了一句,“厉夫人你好,我叫封谕凡,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小封。”

    “封医生你好。”夏念儿却没有被他的亲近影响到,仍旧是生疏地打着招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有自知之明,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见人爱,况且就算是人民币还有是金钱如粪土的呢。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没等他说话,夏念儿又继续问道。

    言下之意,就是没什么事情就可以走了。

    听着这委婉的逐客令,封谕凡却仿佛无知无觉一般,反而是自来熟地在她身边坐下了,“上次匆匆见了一面就分别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觉得和厉夫人有种天生的亲近,所以今天才会冒昧打扰。”

    说完,不给她反应的时间,他又仿佛自言自语地加了一句,“我也不知道这种亲近之情是哪里来的,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吧,毕竟一个孤儿就应该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吗?”

    夏念儿到嘴的逐客令又生生地憋了回去。

    孤儿?

    当年,其实她也有很大的几率成为孤儿的。

    看着她脸上隐隐的动容,封谕凡心里快要笑翻天了,也许是这股笑意太过猖狂,猖狂到让他忽略了心里隐约的一丝暖意,“对不起,是我打扰了,告辞。”

    见他起身要走,夏念儿出声叫住了他。

    “等等。”

    话音落地,封谕凡停住了起身离开的动作。

    “抱歉勾起了你的伤心事,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封谕凡又重新坐了回去。

    真没想到,卿看上的女人竟然是这样的。

    他还以为卿看上的女人会像他一样天才到妖孽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副心软温暖的性格。

    也是,这样的性格对于他们这种人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毕竟,越是身处黑暗中就越是向往纯粹的阳光。

    暗暗在心底感慨了几句之后,封谕凡才开口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最近会在帝都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今天来这里也是出来熟悉一下环境,没想到这么凑巧碰到了你。”“其实我也不知道那股亲近之意是哪里来的,也无意给你造成困扰,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你知道的,一个顶级的医生能够调动的资源还是不错的,毕竟越是有

    权势的人越是畏惧死亡。”

    封谕凡从服务员那里要了一张便签,把自己的电话写在了上面。

    “厉夫人,厉家的背景不是那么简单,我希望你不会拨通这个电话,也希望你需要拨通这个电话的时候能够当机立断地拨通。”

    将便签推到她身前,封谕凡又说了一番话,随后毫不犹豫地走了。

    夏念儿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便签。

    半晌后,她还是把那张便签收到了包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最后一句话有些意有所指。

    将便签收好之后,她没再多想这突然的插曲,又将全部的心神沉浸在了关于之后的计划中。

    封谕凡离开咖啡馆之后,上了一辆车。

    到了车上,他懒洋洋地靠在驾驶座上,拨通了一个电话。

    “卿,我把我的电话给了夏念儿,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猜猜她会不会打给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

    封谕凡唇角的笑意更加浓了,难得能够将卿堵到说不出话来,这种成就感实在是太爽了。

    果然,以后还是要多和夏念儿交流交流,没准哪天就成了自己人,不对,以卿的老谋深算,他看上的人一定会成为自己人的,他还是提前拉拉近乎,将来也好多个同盟一起怼卿。

    就在他沉浸在美好幻想的时候,电话那头出声了。

    “打赌?上次欠的债似乎还没还清。”

    口胡!封谕凡唇角的笑意僵在那里。

    好想掀桌,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非要提醒他从来没赢过卿这个残酷的事实吗?

    调侃了封谕凡一句之后,厉铭卿又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模样,“她怎么样?”

    “似乎不太好,我当时在她身边站了大概有小十分钟她才注意到我的存在,而且我注意到她的眉头是微蹙的,再加上她当时敲击桌面的频率非常乱,综合来看,她当时应该是处于一种烦躁迷茫的状态。”

    谈到正事,封谕凡又恢复了正经。

    “嗯。”闻言,厉铭卿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封谕凡感觉不对劲。

    别人不知道卿他还不知道吗,卿对于这个夏念儿绝对是很在乎的,听到她情况不太好怎么会这么风轻云淡。

    “卿你现在在哪里?”

    “天上。”

    “我勒个去,你还真上天了,不对,你现在在飞机上?”

    “嗯,大概再有四个小时到帝都,你准备一下吧。”

    “卿,你现在来是不是有点早?”

    “我自有主张。”

    挂断电话之后,封谕凡难得有些烦躁。

    按照他们的计划,卿不应该这么早来帝都的,虽说他对卿有绝对的信心,但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还是隐隐不安着,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逐渐脱离着掌控。

    不!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毕竟卿可是个鬼才,他怎么可能算有遗策呢?不过封谕凡大概忘了,再算无遗策的人在面对自己的执念时仍旧会有冲动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