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79章:成功脱困-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9章:成功脱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冰凉的物体?

    夏绾儿吃了一惊,她亲到了什么东西上?

    很快,现实告诉了她答案。

    刚刚厉铭臣又闪开了。

    死死地咬着牙根,夏绾儿几乎要恨出血了。

    为什么?她都已经这么主动地投怀送抱了,为什么厉少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躲开?

    她究竟是哪里比不上夏念儿那个贱人?

    只要一想到那天看到的厉少跪在地上替夏念儿穿水晶鞋的模样,再看看今天他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夏绾儿心中的嫉恨几乎要将她吞没了。

    用力咬了下唇瓣,她用疼痛唤回几乎要失控的理智。

    “厉少,你怎么了?是不是晕过去了?这怎么办?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晕倒怎么办?对了,人工呼吸,就算把所有呼吸都给你,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一击不成功,夏绾儿很快又重整旗鼓开始了第二波攻击。

    她就不信厉少的心是石头做的,一个女人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他还能一点触动都没有?

    说完这个话,夏绾儿直接伸手摸索着,想要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亲过去。

    只要亲上,事后她完全可以用人工呼吸做借口。

    然而,手刚刚摸索了没几下,夏绾儿就被一股力量踹开了。

    胸口闷闷地痛着。

    然而跟心里的羞辱愤恨比起来,胸口的那点疼痛完全可以被忽略了。

    “滚!”厉铭臣冷斥一声。

    电话拨不出去,他自然有其他的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按下纽扣上的机关,厉铭臣双臂环胸靠在电梯角落里。

    至于刚刚夏绾儿那番话,完全没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别说他信不信她的话,就算信了,这个世界上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人多了,难道他每个都要回应吗?

    呵呵,他的命已经给了一个叫夏念儿的女人。

    在他的概念中,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夏念儿,还有一种是夏念儿之外的人。

    想到夏念儿,厉铭臣心中就是一软。

    她现在在做什么?

    是在睡觉还是在想他?

    夏绾儿颓废地靠在电梯的角落处。

    唇瓣已经被她咬的鲜血淋漓。

    刚刚那一脚给她的羞辱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踹她的那个人对夏念儿那个贱人却那么温柔。

    一想到这其中的差别,夏绾儿就犹如回到了小时候。

    凭什么她要一直活在夏念儿的阴影下?

    她不!绝不!

    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厉少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疯狂的执念在夏绾儿心口翻滚着,她眼中的阴狠越来越浓,浓到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叮当!”

    电梯门突然打开。

    邵特助一行人出现在电梯外。

    看着电梯中的女人,邵特助疑惑地眨眨眼。

    总裁怎么会和夫人的妹妹深更半夜地在一起?

    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尽管心中翻滚着惊涛骇浪,然而表面上邵特助仍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原因?”厉铭臣冷冷地问道。

    如果是人为的话,他一定会让那个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总裁,是人为,人已经交给别墅那边的人了,稍后会把调查结果交给您。”

    闻言,夏绾儿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她没想到厉少竟然能够在没有信号的情况下把消息传递出去。

    幸好她提前做了一些安排,毕竟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绝对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她不可能留着一颗定时炸弹,只是没想到厉少的人会来的这么快,希望那个经理能够多坚持一会,否则……

    夏绾儿低垂着头,掩饰着眼中的惊惶。

    “总裁,您这边还有其他吩咐吗?”邵特助恭敬地问道。

    虽然他很好奇总裁怎么会和夫人的妹妹深更半夜在一起,但是这不是他能够探寻的问题,有些事情知道地越多死得越快,无知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幸福。

    厉铭臣摆摆手。

    电梯门口的人迅速地离开了。

    夏绾儿安静地待在电梯中。

    这个时候她完全没什么心思搞什么幺蛾子了,在没确定经理的死亡消息之前,她这颗心就不可能放的下来。

    “厉少,这个竟然是人为吗?我从来没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有人要害我?”

    沉默了半天,夏绾儿还是颤颤巍巍地开口了。

    她必须得说点什么,否则厉少很容易会怀疑到她身上,还不如她主动把焦点引到自己身上。

    厉铭臣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被那冷冷的一眼扫过,夏绾儿不敢再说话。

    实在是太吓人了。

    电梯很快到达了十五层。

    下电梯之后,厉铭臣直直地朝着卧室走去。

    夏绾儿犹豫了片刻,小跑着追了上去。

    到达卧室后

    “戒指呢?”

    尽管知道他会来完全是因为戒指,听到他一进来就问戒指的事情,夏绾儿心中还是升起了几分怨恨。

    压下心中的情绪,她把戒指拿出来。

    看着那枚熟悉的戒指,厉铭臣黑眸中暗光一闪而过。

    不用细看他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那枚戒指就是厉铭卿那枚戒指。

    “你是在哪里发现的戒指?”接过戒指,厉铭臣用力地摩挲了几下。

    找了这么多年的人,离他已经很近了,饶是厉铭臣心中也不免起了几分波澜。

    距离当年那场大火已经过去很久了,厉铭卿和母亲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很久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他们还活在这个世上,等他找到他们一定要亲口问一句这么多年他们躲在哪里。

    夏绾儿指指枕头,“就在枕头旁边。”

    闻言,厉铭臣眉心狠狠地皱了皱。

    厉铭卿为什么要把这个戒指放在夏绾儿枕头边呢?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未知的疑惑,让厉铭臣心头戾意大起。

    明明已经得知他安全活在世界上的消息,可是他却更加烦躁了。

    “除了这枚戒指,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吗?”

    夏绾儿抿抿干涩的嘴唇,“我也不太清楚,我在发现戒指的第一时间就给你打了电话,也没去看其他的地方,他会不会在其他地方也留下线索了?我要找一找,也许他还给我留下其他东西了。”

    明知道不可能有其他东西,她还是故意这么说着。厉铭臣眸色暗了暗,也四处看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