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77章:戒指呢?-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7章:戒指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绾儿抬头看了看时间,唇角的得意掩都掩不住。

    不过

    “厉少,你现在过来的话,姐姐会生气的吧?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把戒指给您送过去的。”

    像厉少这种男人,应该是最忌讳女人问东问西的,偏偏她现在手上握着的东西又是厉少最看重的,她有把握厉少一定会过来。

    既然如此,她完全可以借着机会,一是树立自己懂事乖巧的形象,二是给夏念儿上点眼药。

    当然,如果厉少让她送过去的话,那是更好的,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总有一天她可以光明正大地走进别墅。

    “等着!”厉铭臣冷冷丢下一句话挂断了电话。

    想着离开卧室时候的承诺,他压下心中燃烧的焦急,转身回了卧室。

    从他走后夏念儿就没睡着,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她第一时间看了过去。

    “小哥哥,你忙完了?”

    想到一会要说的话,厉铭臣难得有几分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看着她眼中的期待,他抿了抿唇,“事情有些麻烦,我要出去一趟,你就不用等我了。”

    闻言,夏念儿吃了一惊。

    这么晚还要出去?

    事情已经麻烦到这个地步了吗?

    “小哥哥,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我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地方吗?都怪我,要不是为了替我准备求婚礼,你也不会扔下公司这么久,现在公司出了问题……你……”

    后面的话,夏念儿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她知道他希望将她护在身后遮风挡雨,可是她也会心疼他的啊。

    看着她眼中掩都掩不住的心疼,厉铭臣心一动,直接上前抱住了她。

    “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尽快解决。”到嘴的真相犹豫了片刻还是改了口,最终他只是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出了卧室。

    再多留一会,他怕走的力气都没了。

    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夏念儿死死地咬着唇瓣。

    她想要叫住他,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够烦心的了,她不能再让他担心了。

    当初如果能够多跟老师学些商业的东西就好了,老师曾经提过要教她的,只是她自己不怎么感兴趣,如果当初多学点,也不至于现在什么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说起老师,也不知道古博轩最近怎么样了?

    古博轩真的是老师吗?

    都走了这么久,为什么古博轩那里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黑夜沉沉,夏念儿却一点睡意都没了。

    睁着眼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她突然发现自己好没用,无论是小哥哥的事情还是老师的事情都只能被迫地等待,平时都是他们护着她,真到了他们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什么都帮不上。

    各种情绪在心中翻涌着。

    不知不觉,夏念儿的眼中多了一丝光亮。

    很快这丝光亮扩散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那头,厉铭臣离开别墅之后,也没用司机,自己开车朝着夏绾儿的公寓驶去。

    将车速飙到最快。

    厉铭臣脑中满是离开时她眼中的心疼。

    如果让她知道他和夏绾儿一直有联系,她会生气的吧?

    他会尽快找到厉铭卿。

    到时候哪怕厉铭卿护着夏绾儿,他也不会放过夏绾儿。

    任何一个试图伤害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很快,公寓到了。

    厉铭臣停车,下车。

    刚一下车,他就看到了夏绾儿。

    夏绾儿在看到他下车的时候,眼中迅速地闪过了一抹光亮。

    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夏绾儿,也只有她夏绾儿才配得上这样的男人。

    夏念儿那个贱人怎么配?

    现在这个贱人所有的幸福都是偷的她的,她要让夏念儿这个贱人一无所有!

    想着想着,她眼中的阴狠几乎控制不住。

    低头掩去眼中的阴狠,夏绾儿小跑着冲过去,做出一副急切的模样。

    到时候栽到厉少怀中的时候,她完全可以说是因为戒指的原因太过着急,相信厉少一定不会介意的。

    什么事情都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幻想着未来美好的场景,夏绾儿跑地更快了些。

    厉铭臣看着那个直直冲过来的身影,直接闪身避了过去。

    夏绾儿由于冲的太快,一时刹不住车,从厉铭臣身边冲了过去。

    甚至到了后面,她控制不住身体,狠狠地跌倒。

    五体投地的那种跌倒。

    看着摔了个狗吃屎的夏绾儿,厉铭臣眼中没有一丝波动。

    迈步走到她身边,他居高临下地问道,“戒指呢?”

    夏绾儿整个人都沉浸在跌了个狗吃屎的绝望疼痛中,听着那冷冷的问话,她恨恨地咬了咬牙根。

    这个厉铭臣是石头吗?

    竟然就那么闪了过去,现在也不说扶一扶她,难道她还没有一个戒指重要吗?

    事实是还真没有。

    如果没有这个戒指,夏绾儿连他的面都见不上。

    夏绾儿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她装作摔狠的模样,几次挣扎着起身却又狠狠地跌倒。

    几次跌倒之后,她乞求地看向身边的男人,犹如看天神的眼光,仿佛只有他才能救赎他。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早就拜倒在这种的眼神下。

    可是厉铭臣是一般的男人吗?

    不是!

    所有,他直接视而不见,“戒指呢?”

    戒指,戒指,又是戒指!

    夏绾儿恶狠狠地在心中咒骂着。

    “厉少,我实在起不来了,您能扶我一把吗?”

    厉铭臣没说话,只是用看垃圾的眼神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他的宝宝,怎么会和这么恶心的人是姐妹?

    等一切结束后,要把夏绾儿的名字改掉,这样恶心的人怎么配和他的宝宝有这么类似的名字,这对宝宝是种侮辱。

    夏绾儿被那冷冷的目光看得浑身一颤。

    她恍惚觉得那不是在看活人的眼神。

    现在的她对厉少很重要,厉少一定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夏绾儿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不停颤抖的手。

    不过战栗过后心中又是满满的征服欲。

    只要一想到现在厉少是和夏念儿那个贱人在一起,她只要把厉少抢过来,夏念儿那个贱人就会一无所有一败涂地,她心中就充满了征服欲。挣扎着起身,夏绾儿说道,“戒指在卧室,厉少和我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