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74章:夏母的阴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4章:夏母的阴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能够成为高层的,自然没有傻的。

    接下来的汇报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语速。

    能够一句话说清楚的绝不用两句话。

    打扰人谈恋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而打扰厉少谈恋爱……呵呵,嫌命长也不是这么个玩法!

    听完所有人的汇报,厉铭臣起身。

    众人也急忙起身。

    走到会议室门口,厉铭臣罕见地停住了脚步,“不错,加油。”

    短短四个字,却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刚刚他们是听错了吗?

    厉少是在鼓励他们吗?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爱情的力量……也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点。

    厉铭臣说完那四个字之后,再没多说什么,而是大步离开了。

    在场的也都不是傻子,昨天那场轰动全世界的求婚典礼他们自然是看到了,厉总这么急匆匆地离开是去见谁自然不言而喻。

    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有这样的福气能够被厉少放在心上,怕不是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被众人以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夏家中气氛却没有那么好。“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夏念儿恨你恨这个家,如果你再不做决断,别说指望着夏家借着厉少的势再上一层楼,就是能不能保得住现在的地位都难说,毕竟以厉少的地位,别说他亲自出手只要他稍稍流露

    一点对夏家的不喜,那多得是对夏家落井下石的人。”“虽然之前发生过很多事情,但是终究你我是夫妻,我怎么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今天说的这些话全都是为了你为了夏家考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没时间犹豫了,真要等到夏念儿怀了厉少的

    孩子再去后悔吗?”“左右夏念儿和夏绾儿都不是我亲生的,我也不存在什么偏心不偏心的,只是这两个孩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心性我不说了解个十成十,起码是了解个**分的,夏念儿自小就有自己的主意,而绾儿这丫头

    自小就善良心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决定你自己做吧,左右这家终究姓夏,真到了万不得已的一步,我总还有个娘家。”

    夏母看着旁边的夏父,软硬兼施地劝说着。

    夏父脸上满是纠结。

    绾儿确实是要比念儿好拿捏一些,可是厉少喜欢谁又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再说了,绾儿的长相连念儿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男儿爱俏,万一赌错了,怕是念儿真的是要恨毒了夏家。

    夏母垂眸,看着夏父纠结的模样,她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嘲讽。

    当年她尝过的痛,自然要让那个贱人的女儿尝上一个遍,要不然她为什么筹谋这么久,甚至眼睁睁看着亲生女儿明面上叫那个贱人一声母亲,还不都是为了筹谋这些。

    十几年,她这十几年就如同生活在烈火中,日日夜夜被焚烧着哀嚎着。

    如今终于轮到让那个贱人的女儿尝尝这钻心噬骨的疼了。

    夏父咬牙道,“事情你有多大的把握?”

    “我哪敢说有什么把握,只是富贵险中求,你自己考虑吧。”留下这么一句话,夏母起身离开。

    她这两天说的已经够多了,再说恐怕要引起他的怀疑了。

    不过,她不在这里不代表没办法影响事情的走向

    客厅中,夏父接到一个电话。

    “老夏啊,恭喜了,昨天我看电视发现厉少求婚的人竟然是你的大女儿,将来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了拉老弟一把啊。”

    夏父敷衍了两声挂断电话,很快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夏总,你之前说的那个合作,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决定选你了,不说别的就冲咱兄弟这个交情,我都只可能选你,以后还请多关照了。”

    后面接二连三又接了几个电话,很多以前他需要讨好的人现在却跟他主动联系称兄道弟的,夏父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权势的滋味实在是太迷人,迷人到他理智全无。

    仅仅是厉少求婚就有这么多人上赶着巴结讨好,如果自家女儿能够成为厉家的少夫人,那……

    光是想一想其中的美好,夏父就觉得要醉了。

    如果早知道厉少对念儿是真放在了心上,他怎么可能把念儿逐出家门,其实当初他也不是一定非要把念儿逐出家门的,都是别人在旁边怂恿,可惜一切都迟了。

    念儿终究是和他离了心。

    现在一时半会别人不知道实情,但是总归是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如果嫁给厉少的是绾儿那丫头的话,他说几句软话,绾儿那丫头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帮着夏家。

    越想,夏父脸上的神情就越是疯狂。

    不过,到底要怎么行事还是要好好筹谋一下。

    就在夏父和夏母酝酿着阴谋的时候,厉铭臣也回到了别墅。

    一走进客厅,他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怎么在这里?”厉铭臣上前,坐在她身边。

    夏念儿脸上的笑意顿时灿烂了几分,不过很快她就收敛了一些,“你别多想,我不是在等你,我只是晚餐吃多了,所以想坐着休息休息。”

    话音刚刚落地,老管家迎了过来。

    看到自家少爷,老管家笑道,“少爷,您回来了?少夫人说要等您一起用餐,我还担心您在公司时间太久会把少夫人饿坏呢。”

    闻言,厉铭臣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张逐渐变红的小脸。

    “喝茶喝多了不可以吗?你不知道有一种人喝水都可以饱的吗?”夏念儿想到过会被拆穿,但没想到过会这么快被拆穿。

    打脸啪啪啪,太疼了。

    “表白,我收下了。”厉铭臣又往她那边凑了凑。

    表白?

    夏念儿瞪大眼睛。

    她什么时候表白了?

    “我没有表白,你别自作多情。”夏念儿咬唇说道,只是脸上的羞红却是将主人出卖了个彻底。

    厉铭臣淡道,“有情饮水饱。”

    夏念儿发誓自己真的没想到这一茬,她刚刚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毕竟打脸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只是现在好像又把自己坑进去了。厉铭臣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后他快走到餐厅的时候又淡淡说了一句,“宝宝,世界上有两个成语是叫做不打自招和欲盖弥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