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64章:桌下的风景-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4章:桌下的风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尚晏明向她送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可惜了啊,这么粗壮的一条大腿,就这么眼睁睁地离他而去了。

    他又不傻,经过刚刚的事情,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定是他急着抱小嫂子大腿的态度太明显了,引起了厉哥的不满,厉哥刚刚那就是明显的打击报复。

    如果不是小嫂子及时阻止了厉哥,刚刚一定会上演一幕

    “尚晏明,我们来交流一下你调戏我夫人的事情。”

    之后的结果一定是一出人间惨剧,毕竟厉哥的武力是碾压他的,两人的交流其实可以称得上单方面的虐待。

    当然,是厉哥虐他。

    可越是如此,他越是惋惜那个离他越来越远的大腿。

    厉哥真是小气,小嫂子的大腿都不给抱。

    厉铭臣淡淡地瞥了一眼低头沉默的尚晏明,深邃的黑瞳中暗色一闪而过。

    想抱我宝宝的大腿?

    呵呵!

    是我挥不动拳头还是你飘了?

    话说起来长,实际上这一幕发生起来只在电光火石间。

    快到甚至没被夏念儿看到。

    “先生您好,打扰一下,给您上下菜。”

    餐厅经理带着服务员,迅速地将菜上齐,又迅速地退下,没敢多留一秒。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夏念儿刚想夹只虾,不防有双筷子赶在她前面夹起了虾。

    看到筷子的主人后,她自然而然地收回了筷子。

    两人的这一番动静,自然吸引到了其他三人的注意力。

    看着他低头剥虾,夏念儿水眸中划过一丝暖色。

    她很爱吃虾,却很烦剥虾。

    不过这个她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毕竟从小在夏家接受到的教育就是她没有任性的权利,她要担任的是保护宠人的角色,而不是被保护被宠的角色。

    久而久之,就连她自己都差点忘了,她其实很烦剥虾。

    没想到,他竟然注意到了她的这一面。

    如果说她会为了爱吃还强忍着剥虾的不耐烦的话,他就是那个宁肯不吃也不去受那份麻烦的人,但是现在他却在那么认真仔细地替她剥着一只虾。

    那双手签过价值上亿的合同,那双手曾经在她身上点火留恋,如今还是那双手却在耐心地替她剥着一只虾。

    想到这,她心中那个大胆的决定越发浓了。

    桌下,她白嫩的小脚从水晶鞋中解放出来。

    一点点儿……

    一点点儿地……

    她慢慢地踩上身边人的脚。

    厉铭臣剥虾的动作一顿。

    夏念儿知道他感觉到她桌下的动作了,可是她心中却像是被一团火焰驱使着,不想停下来也根本停不下来。

    白嫩的小脚在他的脚上时轻时重地踩着,就好像调皮的小兔子在草丛里跳来跳去没个安稳。

    厉铭臣突然低低地咳嗽了一声。

    尤一溪三人本就时刻注意着他的动静,见他莫名其妙的咳嗽,尤一溪问道,“厉哥,你没事吧?是喉咙不舒服吗?最近一段时间你确实没怎么休息好,要不我让人送点润喉的汤品过来?”

    “不用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一溪总觉得厉哥此刻的声音要比平常低沉喑哑一些。

    不过想想应该是喉咙的原因,他们也没拿着当回事。

    强忍着心底燃烧起来的野火,厉铭臣用最快的速度将盘子中的虾剥干净送到她的盘子中。

    借着送虾的动作,他薄唇覆在她耳边,低声警告道,“夏、念、儿,别点火!”

    听着他的警告,夏念儿唇角掀起一抹甜甜的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做出这么大胆的行为,但是她就是想做了,所以就做了。

    至于后果什么的,还是留着之后再考虑吧。

    将白嫩的虾肉送到口中,她慢慢地吃着,似乎是在细细品尝着。

    只有厉铭臣知道,她其实是在一心两用着。

    桌下,那双白嫩的小脚已经从脚上移到了脚腕上。

    如果不是有尤一溪三个人在场的话,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的话……

    他一定!

    看着她小口小口吃虾的动作,尤一溪忽然笑道,“小嫂子,是不是厉哥剥的虾格外好吃啊?”

    夏念儿咽下口中最后一口虾,然后抬头看向尤一溪,“对啊。”

    与此同时,她小拇指在他脚腕处不轻不重地划过。

    厉铭臣心中就像是被一只羽毛划过,又麻又痒。

    这个女人……

    厉铭臣用力地攥住她的手,低沉道,“好好吃饭。”

    尤一溪三人只当他是在说让她恢复正常的吃饭速度。

    可夏念儿却知道他话中的一语双关。

    偏偏,她今天就是不想好好吃饭。

    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都让她的心神处于极致的激荡中,她急需做些什么来平复。

    于是,她选择了她平时绝对不敢做的事情。

    什么叫甜蜜的负担?

    这就叫甜蜜的负担。

    厉铭臣觉得脚腕上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噬咬着,又痛又痒。

    “不是饿了吗?还不赶紧吃!”想了想,他终究是不舍得冲她吼。

    于是,对面的尤一溪三个人成了最好的替罪羔羊。

    尤一溪三人只当是自己三人看戏的行为惹怒了厉哥,也不敢继续看下去了,急忙低头装作认真吃饭的样子,可眼角的余光却在时刻关注着对面。

    这种明知道作死却又忍不住作死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没想到厉哥也会有如此温柔小意的时候,真的是太惊悚了。

    随着那双小脚越来越往上,厉铭臣黑眸暗色渐渐聚成一团风暴。

    然而,夏念儿却还是无知无觉地挑着火。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厉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尤一溪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薄汗,迟疑了半天还是问出来了,“还是说屋里的空气太热了?”

    厉铭臣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打横抱起旁边的女人,扔下一句话。

    “这顿饭记我账上,我先走了。”

    说完,抱着她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留下三个一头雾水的人。

    “厉哥这是怎么了?”

    “咦,桌子下面怎么有一只水晶鞋?”

    话落,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扬起一抹荡漾的笑。秀色可餐啊秀色可餐,怪不得厉哥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不吃,原来是回家开小灶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