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62章:喜极而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2章:喜极而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话,我很快回来,回来给你抱。”

    厉铭臣一本正经地说着莫名羞耻的话。

    “不,我现在……”就要抱三个字在嘴边一个急刹车,夏念儿发现自己的思路差点被他带跑偏,“不是抱不抱的问题,我没有不痛快,你不用去教训尚晏明,我反而要谢谢他呢。”

    “没有不痛快?那为什么哭?”厉铭臣拧着眉,显然是不信她的话。

    夏念儿将羞红的小脸埋进他怀中,小声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有一种眼泪是叫做感动的泪水吗?再说了,喜极而泣这个成语你总该听过吧。”

    感动的泪水?

    厉铭臣拧眉思索了会,暂时放下了教训尚晏明的想法。

    虎口逃生的尚晏明却丝毫没有庆幸的感觉。

    庆幸个鬼。

    他一点都不饿,所以一点都不需要狗粮好吗?

    在他怀中待了一会,夏念儿擦擦眼角,强忍着羞涩站直身,然后郑重其事地对着尚晏明说道,“谢谢你。”

    这一声郑重的道谢,差点把尚晏明吓到。

    小嫂子这么郑重地跟他道歉,厉哥这个小心眼不会记仇吧。

    虽然背地里腹诽厉哥不对,但是厉哥他确实是个小心眼,尤其是在小嫂子的问题上更加小心眼。“其实,我不光要跟你说声谢谢,还要跟尤一溪、顾念成都说一声谢谢,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每次有事的时候,你们都是第一时间到的,我知道你们是因为他的原因,但是站在

    我的角度来说,我还是想跟你们说声谢谢。”

    “谢谢你们一直在他身边。”

    谢谢你们没有让他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并不好受,有了这三人在他身边插科打诨,他那些年走过来多多少少会多几分彩色。

    后面两句话,夏念儿没有说出口,但是却在心尖转了很久。

    这句谢谢,她藏了好久了,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口了。

    听懂这声谢谢背后的意义,尚晏明不知不觉站直了身体,尤一溪不知不觉郑重了神色,顾念成不知不觉端正了态度。

    对于这声郑重其事的谢谢,他们理所应该拿出郑重其事的态度来对待。

    说实话,之前他们不是没有担心过,在这段感情中厉哥陷得太深,但是小嫂子陷得却明显没有厉哥深,感情中往往谁陷得越深谁受到伤害的机会就越大。

    可是,有了刚刚那一声谢谢,那些担心全都成为了云烟。

    “厉哥,我们这都忙活了小一天了,晚上你怎么也得管饭吧。”也许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尤一溪率先出声打破了这份凝重。

    尚晏明和顾念成也紧跟着调侃。

    “就是就是。”

    “这顿饭必须得吃,就算为了沾沾厉哥和小嫂子的喜气也得去吃。”

    厉铭臣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

    夏念儿点头。

    虽然跟她想象中的求婚结局后续有些差入,但是这差入却丝毫不让她觉得遗憾。

    谁规定了浪漫只有一种形式?

    有情人在身边,目之所见皆是浪漫。

    几人一路到了餐厅。

    刚刚从车上下来,夏念儿就觉得投向她的视线有些多,多到诡异。

    她疑惑地擦擦脸。

    脸上没有什么脏东西啊。

    随着一路往里走,这种灼热的视线不减反增。

    夏念儿心中愈发疑惑了。

    不对劲,实在是不对劲。

    他们今天来的餐厅虽然不是什么私人会所,但也是帝都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了。

    出入的都是权贵名媛。

    这些人平时最是注重礼仪,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做出明面上这么失礼的事情。

    直到坐到包间的时候,夏念儿仍在思考着。

    看着她轻蹙的眉头,厉铭臣大手缓缓地拂过,“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别人看我的视线有点怪怪的,而且按照正常来说,人群的视线不是应该集中在你们四个身上吗?为什么我今天却觉得视线的集中点是在我身上?”

    “总觉得有些怪怪的,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闻言,厉铭臣抚着她眉心的大手放下,唇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错觉,他也知道为什么视线的集中点为什么在她身上。

    第一次,他没有因为别人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而感到不愉快。

    看着他唇角那抹弧度,尚晏明身子忍不住抖了抖,他歪向顾念成,“成成啊成成,你有没有觉得厉哥唇角那抹弧度就像是野兽占地盘之后宣誓主权的那种志得意满啊?”

    “滚!”

    对于他的昵称和八卦,顾念成干脆利落地回应了一个字。

    开玩笑,尚晏明不想活他还想活呢,另外,成成是什么鬼?

    夏念儿说完话,看看厉铭臣,又看看尤一溪三人,总觉得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

    “尚晏明,你刚刚说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麻烦你是吗?”

    挖个坑把自己坑里面是什么感觉?

    尚晏明正清清楚楚地体验着这种感觉。

    太坑了啊。

    小嫂子,明明第一次见面你还是很单纯的啊,你跟厉哥学坏了啊。

    尚晏明欲哭无泪,“是。”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刚刚大家看我的视线都那么怪?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听到这个问题,尚晏明微微松了口气。

    这个问题回答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反正现在不说小嫂子回家一看电视报纸也会知道的。

    “哦,你是说这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刚刚厉哥跟你求婚的场面同步直播到了全世界而已。”

    求婚的场面同步直播到了全世界……还而已?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她总有一种那些人在看国宝的感觉。

    大概在那些人眼中,能够成为厉铭臣的女人比国宝还要稀奇一些。

    “是这样吗?”

    夏念儿转头向厉铭臣求证道。

    厉铭臣点点头,看向尚晏明的眼神有些冷。尚天真宴明仍旧笑得很是开怀,显然不知道他已经被他心中小心眼的厉哥记住了,并且会在以后的岁月中付出血与泪的悲痛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