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59章:有钱了不起?-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9章:有钱了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卿含笑看向他。

    一如既往的温润,一如既往的慈悲。

    封谕凡没再问。

    算了,既然这条命都是他给的,大不了陪着他把这条命玩掉,总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

    “对了,卿,那个夏念儿你是怎么打算的?”

    临出门的时候,封谕凡突然停步问了一句。

    他跟在厉铭卿身边很长时间了,可却还是看不透他。

    就好比之前那次车祸,如果再撞狠一点,厉铭臣很有可能当场死亡。

    那时候明明他都看出了开车的厉铭臣情绪处于极度不对劲的过程中,就在他准备问卿撞车的事情要不要改个时间点的时候,毕竟那场车祸只是为了制造一个他和厉铭臣以及夏念儿接触的机会。

    但是还没等他问出口,厉铭卿就那么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

    “撞。”

    风轻云淡,不带一丝烟火气,仿佛说的只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

    再之后的拨急救电话、去哪家医院等等事情也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不过虽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他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卿在看到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叫做夏念儿的女人时的情绪波动。

    “夏念儿那边暂且不用管,这次的事情从夏绾儿那边着手,她不是对厉铭臣谎称认识我并且还说见过我吗?”

    后面的话,厉铭卿没有再说。

    仅仅是这两句话,封谕凡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在封谕凡离开之后,厉铭卿静静地看着电视中的夏念儿。

    “夏念儿……念儿,真是一个好名字啊!”

    “夏念儿,夏绾儿,明明只是一字之差,为什么灵魂却会差这么多呢?”

    “贪嗔痴,真的有人可以灵魂无垢吗?”

    “如果有一天,你认知了十几年的世界观被一瞬间摧毁,那时候你的灵魂还可以这么无垢吗?以为血脉相连的双胞胎亲妹妹却不是亲妹妹,还有夏家当年那些事情……”

    “夏念儿,你到底会怎么做呢?”

    厉铭卿不紧不慢地喃喃自语着,唇角的笑意依旧是那么温润慈悲。

    如果封谕凡在这里的话,估计会被吓一跳,可惜封谕凡不在。

    与此同时

    求婚成功的厉铭臣抱着懒洋洋的夏念儿。

    经过刚刚一番身体力行的探讨,他们完美解决了关于敢不敢送他一打原谅色帽子的问题。

    夏念儿满脑子还是刚刚哭着求饶的话

    “我不敢……再也不敢了……”

    果然到手之后就不知道珍惜了,明明刚刚求婚的时候那么温柔,但是求婚成功之后就立马变身禽兽……

    不!

    是禽兽不如!

    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夏念儿努力调动身体最后一丝力气,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厉铭臣大手在她背上缓缓抚着,“看来你有异议?”

    异议?

    夏念儿看着他那副仿佛她只要敢点头就再拉着她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哪里敢有异议。

    “……没有。”

    “乖!”

    看着她这幅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厉铭臣凉薄的唇角微微上翘。

    刚刚的画面已经同步到了全世界,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夏念儿是厉铭臣的女人,这样真的很好很好。

    从今以后。

    不会再有人敢肖想她,也不会再有人敢冒犯她。

    现在,只剩下寻找厉铭卿和母亲的事情了。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着求婚的准备事宜,他已经很久没去关注寻找厉铭卿的进度了。

    不过,只要厉铭卿来了帝都,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他终究会找到他。

    “你在想什么?”夏念儿见他说完那句乖之后就微微有些出神,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见过很多样子的他,却唯独没有见过这样的他。

    好像背负了一个世界的黑暗般,沉重、压抑、

    “没什么。”厉铭臣回神,揉了揉她的头。

    不知道为什么,夏念儿突然觉得心口有些沉重。

    她也说不出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明明一切都已经完美地解决了。

    而且,刚刚他才补了她一场足以让全世界女人欣羡的求婚礼。

    夏念儿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她的体力稍稍恢复了点,自然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把玩着他的手指,她问道,“小哥哥,你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就在忙这些?对了,那个丝绸看起来就是大工程,应该这么短的时间准备不出来吧,你是不是早就策划着这次惊喜?”

    “有钱能使鬼推磨。”厉铭臣反手握住她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说道。

    ……

    夏念儿突然不太想和她说话了。

    她终于所谓的仇富究竟是种什么心态了。

    饶是她,看着他那么理所当然地说出有钱能使鬼推磨,都有一种想要打他的冲动。

    有钱怎么样?了不起啊?

    “你想打我?”厉铭臣感觉到她的小手攥成了拳,随意瞥了她一眼,看着她眼中燃烧着的火焰,他眼中划过一丝兴味,故意冷厉地问道。

    夏念儿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这么明显吗?”

    “……”如果怀中的不是自己女人的话,厉铭臣一定一颗子弹送她去见上帝。

    她还真想打他?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我以为我藏得挺好的。”夏念儿小声地嘟囔着。

    见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她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她刚刚说的话实在是有些危险,而且她现在没穿衣服,就算跑都没地方跑。

    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慢慢地念了两遍之后,她甜甜笑着看向他,“小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刚刚的话勾起了我仇富的心理呢?这个富指的是广义词,绝对不是单单指你,你相信我,正因为是你我才犹豫的,换成别人

    就直接打了。”

    “你想打自己?”闻言,厉铭臣突然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打自己?

    夏念儿摇摇头。

    她又没有自虐的爱好,为什么会想打自己啊?

    “仇富。”厉铭臣提示着。

    夏念儿蹙眉。

    仇富仇自己?

    可是她又不富。看着她满脸的疑惑,厉铭臣忽然翻身,双手撑在她上方,黑眸定定地看着她,“怎么?你想反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