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57章:各方反应-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7章:各方反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否则怎么样?”

    厉铭臣低声问道,唇角却微微上翘。

    “否则,我就送你原谅色的帽子,一打一打的!”

    夏念儿小嘴微撅,娇娇地笑道。

    闻言,厉铭臣剑眉一竖,黑眸中满是煞气,“你敢!”

    虽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是……

    哪怕是玩笑都不行,她只能是他的!

    “哼!”夏念儿没有回答敢不敢,只是娇娇地哼了一声。

    见状,厉铭臣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打横抱起她朝着后面走去。

    去没被监控覆盖的地方,和她探讨敢不敢的问题。

    这两人倒是岁mei月xiu静mei好sao去了,然而整个世界却没办法静好了。

    轰动!震惊!

    时间倒回到一个小时前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然而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异常。

    一开始所有开着电视的人都以为是电视出了问题。

    屏幕一黑之后,先前观看的节目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旷以及灿烂夺目的红色丝绸。

    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什么鬼?

    第二反应就是换台试试以及打电话给电视台投诉。

    然而,不管怎么投诉都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回答,而换台……换到其他频道还是一样的画面。

    这样的异常反而引起了人们的好奇。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

    一时间又有许多不在电视机前面的人打开了电视,想要看看媒体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所幸,并没有让众人等很久。

    很快,两个人影就进入了画面中。

    一男一女。

    在这一男一女进入画面之后,镜头很快就拉近了。

    众人也看清了地上那片红色之路到底是什么。

    看清之后,无数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诸如暴遣天物败家子之类的话在不同地区同时响起。

    也有不太懂的年轻人,看着身边心痛不已的长辈,疑惑地问着,“您怎么了?不就是一片红毯吗?只是这个红毯不是羊毛的而是绸缎的,就算另类了点也不至于让您这样啊!”疑惑之后,就被身旁痛心疾首的长辈科普道,“你小子知道个鬼,你知不知道这些丝绸加起来足够在帝都二环内买下一栋豪华别墅?就这么被踩在脚下,也不知道是哪家教出来的败家子,我估计他们家祖宗

    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厉家列祖列宗表示,我们的棺材板很牢固,就不用广大人民群众费心了,就是你们祖宗的棺材板炸了,我们的棺材板都还压得好好的。

    接下来,一幕又一幕的场景,简直刷新了无数人的三观。

    很多普通百姓虽然惊叹,却并不知道电视中两个人是谁,只当成了是两个很有钱的人。

    所以,虽然惊叹却没有引起很大的风波。

    但是在上层权贵圈子,却犹如海啸山崩一般。

    普通人不知道电视中那个男主角是谁,但是他们知道是谁啊。

    厉铭臣厉少,一个生活在各种传说中的男人。

    不是说厉少不近女色吗?那电视中那个深情地念着情诗并且帮人脱鞋的人到底是什么鬼啊?

    一时间

    “父亲,虽然说起来您可能不太信,但是请您放下手中的事打开电视,我刚刚在电视中看到了厉少和……一个女人。”

    “爷爷,你不是跟我说厉少不近女色吗?那电视中他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如果早知道他不是个gay,我就去试试了,那可是厉家当家主母啊,你害死孙女了,哼!”

    “那真的是厉家的小子?”

    各种各样的声音通过电话等渠道在不同的角落响起。

    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造成这样轰动的效果,但是因为那个人是厉铭臣,所以瞬间轰动了。

    然而,上层圈子再震动也比不上某几个人震动。

    夏家

    夏父夏母愣愣地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看着看着,夏父忽然狠狠一巴掌打在夏母脸上。

    “都是你个扫把星,如果不是你坚持要把我的乖女儿赶出去,现在厉少就是我的女婿了!”

    打完之后,夏父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念儿这个丫头好像不像以前那么心软了,要想个什么办法让她重新接纳自己这个父亲呢?

    那可是厉少啊。

    而且厉少这么大手笔的求婚,足以看出念儿在厉少心中的位置了。

    以前失算了,还以为厉少对念儿只是玩玩……

    正沉思的时候,夏母捂着脸,满眼愤恨地看着夏父。

    夏念儿!夏念儿!夏念儿!

    夏念儿就该永不超生,那个贱人和她抢,贱人生下来的小贱人也和她的宝贝抢!

    夏母眼中满是疯狂。

    她既然可以让那个贱人死,就可以让小贱人同样死。

    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宝贝绾儿的,如果不是因为……

    她又怎么会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宝贝绾儿叫那个贱人叫了十几年妈。“女婿?姓夏的,你不要做青天白日梦了,夏念儿那个死丫头现在恐怕恨你我恨地咬牙切齿,这些日子夏氏集团受到了多少针对你不是不知道,现在还只是求婚,如果真的有一天夏念儿成为了厉氏集团的总

    裁夫人,你和我就可以自己找个歪脖子树吊死了。”

    “……滚!”夏父怒吼道。

    夏母一改之前的刻薄,变脸笑道,“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毕竟女儿不是只有一个,一个哄不回来,另一个还是可以哄回来的,绾儿那丫头从小就心软,一定不会像夏念儿那个死丫头一样。”

    “你是说?”夏父皱眉沉思。

    见状,夏母低头,脸上满是诡异的笑容。

    夏家不远处的一个公寓中

    夏绾儿牙齿死死地咬着,咬的咔咔作响,她本就只能称得上清秀的脸此刻扭曲地连最后一丝优点都不剩了。

    “夏念儿!贱人!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啊!”

    疯狂地咆哮怒骂着,夏绾儿把视线里能看到的东西全都砸了一个遍。

    砸地没有东西可以砸之后,她咬牙切齿地看着电视中厉铭臣单膝下跪为夏念儿戴戒指那一幕,双眼中满是愤恨的光芒。“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绝对绝对不会这么认输的,夏念儿,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厉少抢过来的,你得意不了多久的,贱人!贱人!贱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