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52章:暗藏玄机的地毯-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2章:暗藏玄机的地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夏念儿这个角度看下去,她所站的丝绸上绣了一行字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刚刚她只注意到了堪称奢侈的丝绸地毯,却没注意到地毯上的内容,但是刚刚一低头,让她发现了地毯上的玄机。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她松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往回走着。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

    夏念儿一步一步地走回去,眼泪也一滴一滴地往下掉着。

    滴滴落在丝绸的地毯上。

    她站在地毯起始的地方,看着地毯上最开始的一行字。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果然,刚刚他每念一句凤求凰,都是对应着脚下一句刺绣版的凤求凰。

    夏念儿眼前快要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忽然,角落处刺绣的一幅画和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夏念儿用力地擦了擦眼角的泪。

    画上,一个男子遥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女子,男子弹着古琴,视线却始终落在女子身上。

    这男子,分明是古装模样的他。

    而那女子,自然不用说是古装模样的她。

    男子旁边还有一行字,夏念儿正想去看,忽然身后一道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

    “此生但得凤求凰,至死不书白头吟。”

    夏念儿身子都在轻轻地颤抖着。

    不过,这次她的颤抖却不是因为耳朵的敏感,而是因为心底的巨震。

    此生但得凤求凰,至死不书白头吟。

    她对于凤求凰和白头吟的典故再熟悉不过,因此自然能够听懂这话中承诺的重量。

    一凤,终其一生只求一凰!

    “小哥哥……”夏念儿压抑着哭腔喊了他一声,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拼命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

    厉铭臣用力地抱了她一下,而后牵起她的手,“走吧。”

    夏念儿用力地握着小手中的大手,像是握着生命中唯一的拥有。

    走过凤求凰,来到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厉铭臣同样是走一步念一句。

    明明是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此时听在夏念儿耳中却比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乐声都要动听。

    脚下,踩过的是一句一句和他声音一模一样的刺绣关雎。

    一首凤求凰,一首关雎,都是求爱诗,夏念儿心中大概对于他今天要做的事情有了些猜测。

    可是,这个猜测却让她实实在在地不敢置信。

    “小哥哥……”夏念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低低叫了他一声。

    厉铭臣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我在。”

    “小哥哥……”

    “我在。”

    “小哥哥……”

    “我在。”

    “小哥哥……”

    “我在。”

    ……

    一连重复了好多遍,厉铭臣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应着她,不厌其烦。

    夏念儿突然主动抱了他一下,而后用力的擦了擦眼角的湿润,脚步坚定地在丝绸地毯上走着。

    这是小哥哥为她建造的王国,她要览尽其中的风光。

    高级的丝绸,让她光脚走在上面没有丝毫的不舒服。

    走了好几分钟,丝绸地毯还没有走到尽头,夏念儿看看脚下名贵的丝绸,咬唇道,“小哥哥,这些丝绸都很贵吧?我听老管家说过你创建集团的时候很辛苦的,你不需要为我浪费的。”

    这份心意重的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她的小哥哥,怎么可以这么好?

    好到她何德何能能够拥有一个这么好的人。

    刹那间,夏念儿做了一个决定

    她一定要把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这样的自己才配和这么好的他并肩同行。

    就在她做决定的时候,厉铭臣忽然停住了脚步,黑眸定定地凝望着她,“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误解?没有啊。”夏念儿急忙否认,她怎么可能对他有误解呢。

    厉铭臣仍旧定定地凝望着她,“既然没有那为什么担心浪费?记住,我有可能缺任何东西,却唯独不可能缺钱!这个世界上,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这样的浪费,即使每天一次,也足以让你浪费到十辈子之后了。”

    夏念儿呆愣愣地站在那里,听着他霸气的宣言,嘴巴张合了几次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就不说了。

    见她不说话,厉铭臣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行走的过程中,他薄唇微微动了几下,无声地说了句

    “况且,我只怕这些仍不够好,不足以配上你!”

    夏念儿没注意到这一幕,只是低头凝望着地上的丝绸地毯。

    虽然她对丝绸没有太深的了解,但是光是看材质都知道这些丝绸按照正常情况是应该作为高级材料出现在设计师的工作室,如今却被她踩在脚下。

    凝望的过程中,又让她发现了地毯上的一些玄妙。

    凤求凰和关雎之后,地毯上就没有了刺绣的诗句,她也就没太注意脚下的地毯了,只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边的人身上。

    刚刚由于受到了他话的震动,短时间不敢再去看他,所以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脚下。

    注意力在脚下之后,她发现红色丝绸上有些地方要比其他地方稍暗一些。

    她凝目细细打量着,努力辨别着那稍暗的地方究竟是什么。

    可是,由于丝绸是红色的,那稍暗的地方也不过是暗红色,她辨别了许久也没有辨别太清,只是隐隐约约能够看出那大概是一行字。

    “小哥哥,我有些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

    越是辨别不清楚,夏念儿越是想要弄明白。

    厉铭臣听到她的话停下了脚步。停下脚步的第一时间,夏念儿就蹲了下去,细细地摩挲着那稍暗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