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8章:女人最爱什么-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8章:女人最爱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既然不喜欢就算了。”

    闻言,厉铭臣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夏念儿高高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幸亏小哥哥没有被尤一溪彻底洗脑,真的是太好了。

    厉铭臣紧紧抿着的唇角在她看不到的角度扬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

    之前这女人时不时就在他面前提起尤一溪,有一次还连续说了好几次尤一溪说,真当他不会计较?

    不过过了今天,应该就不会计较了。

    远在城市另一端的尤一溪倚在温泉池里,莫名其妙地打了几个喷嚏。

    他揉揉鼻子,疑惑地自言自语道,“泡个温泉还能泡感冒了?”

    许久之后,尤一溪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打喷嚏的真相,怔愣了半天,才恍惚地说了一句,“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厉哥你他喵的男女歧视也不能这么赤果果吧!”

    当然,吐槽完的结果是被他口中男女歧视地赤果果的厉哥叫去进行了一番文明且友好的身体交流。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别墅中,厉铭臣搂着怀中娇娇软软的人儿,唇角微微上扬。

    夏念儿依偎在他的怀中,对于终于说服他不再跟着尤一溪学坏表示很满意,唇角也微微上扬着。

    至于尤一溪此时……whocare?

    时间如过隙白驹,眨眼而过。

    很快几天时间就过去了。

    夏念儿坐在阳台处,无聊地看着天上的白云,小手无意识地蹂躏着衣角。

    没一会儿的功夫,衣角就被蹂躏地不成样子了。夏念儿很快也发现了这一情况,放开皱皱巴巴的衣角,她起身自言自语道,“究竟是什么惊喜呢?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这都几天了,小哥哥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昨天晚上就等到快睡着了才等到他

    。”

    如果厉铭臣能够听到她此时的自言自语,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抱到床上,进行一番亲切友好的身体交流,当然是和跟尤一溪截然不同的身体交流。

    可惜他并没有听到。

    此时的厉铭臣正皱着眉看着前方的一片玫瑰花墙。

    “这花墙有点低了。”

    尤一溪气喘吁吁地站在花墙旁边,满脸都是生无可恋。

    他旁边的尚晏明和顾念成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前几天厉哥一个电话把他们三个人叫到了这个地方。

    听着电话中厉哥严肃的有事速来,尤一溪和顾念成、尚晏明没敢耽误,全都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只是,有事确实是有事。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有事竟然是帮着厉哥策划求婚场景以及布置求婚现场。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会让这三人集体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但是现在尤一溪三人只想仰天长啸一句,为什么之前没有发现厉哥竟然是个隐形的处女座?

    光是眼前这个玫瑰花墙都已经来来回回折腾了十来遍了,其中每一遍类似于这花墙有点低了的小折腾更是数都数不过来了。

    尤一溪恍恍惚惚都觉得再这么折腾几遍,他绝对会成为一个出场自带玫瑰的男子。

    “厉哥,你不是已经和小嫂子领证了吗?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地补一个求婚礼呢?如果你真的想宣告对小嫂子的所有权,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就可以了啊。”

    顾念成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自认为也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就算夜御数女战斗力也绝对是杠杠的,可是现在他悲哀地发现也许他应该再加强一些在体力方面的训练,如果不是生存本能的需要,他可能连呼吸都会省掉。

    实在是太累了。

    而且,厉哥还为了体现求婚的诚意,一切都亲力亲为。

    如果能够熬过这一劫,他觉得顾氏集团也许可以考虑开拓一下婚礼策划方面的业务了。

    另一旁,尚晏明也附和着,“对啊,厉哥,直接弄个盛大的婚礼不就好了,女人最感动的不就是有个世界瞩目的婚礼吗?你直接给小嫂子准备一个世纪婚礼不就可以了?”

    尤一溪正手忙脚乱地去捂顾念成的嘴,刚捂住猝不及防地又听到了尚晏明的话。

    这两个缺心眼的!

    尤一溪简直心累,为什么他会有两个这么缺心眼的兄弟?

    婚礼?还世纪婚礼?

    现在光是一个求婚典礼都快把三个人的小命折腾完了,如果厉哥真的听了这两个缺心眼的建议,他们三个说不定真的会累死在这里。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光是想想,尤一溪就觉得悲壮地应该为自己鞠一把泪。

    “有意思,里唔唔最敢骂?”被捂住嘴,顾念成口齿不清地质问着。

    捂他嘴干嘛?

    捂的就是这个缺心眼的嘴。

    就在三人拉锯战的时候,厉铭臣冷着一张脸蹙眉,“直接婚礼?”

    见厉哥真的考虑起这个建议,尤一溪急了,“厉哥,你别听他们两个的!”

    顾念成和尚晏明挣扎着。

    尤一溪这小子平时不是挺机灵的?怎么现在犯蠢?

    如果厉哥同意了他们的计划,那不是代表着就可以让专业的人来帮忙了,毕竟婚礼可不是他们几个人就能忙过来的。

    看着三个人此时的模样,厉铭臣黑眸微暗,忽然来了一句,“之前尤一溪说过,女人最需要的是惊喜。”

    闻言,顾念成和尚晏明不约而同地狠狠地咬住尤一溪捂住他们嘴的手。

    闹了半天,感情他们这几天累死累活的罪魁祸首在这里啊!

    咬死你个坑兄弟的!

    尤一溪吃痛,甩开他们咬住他手的嘴,“你俩属狗的?这么大了还咬人?”

    眼看着三人就要内讧起来,厉铭臣又来了一句

    “不过尚晏明说的也对,女人最感动的是要有个世人瞩目的婚礼,既然如此,先拿求婚礼练练手,到时候婚礼的时候就有经验了。”

    话落,还在内讧的人齐齐停止了动作,齐齐流下了男儿泪。

    太坑了啊!

    三只单手狗为什么要在这里为了四人中本来应该单身最久的那个策划什么求婚礼啊。

    这个世界简直太操蛋了!

    一旁,厉铭臣唇角微勾。事实证明,他还是没放下,毕竟那天她可不是说了一次尤一溪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