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7章:他再好都不是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7章:他再好都不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你好好说话……”

    随着他的气息越来越近,夏念儿水眸泛着潋滟的波光。

    被这波光扫过,厉铭臣心中一麻,几乎想马上就把她抱回卧室。

    不过,想想之后的正事,他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只是将薄唇凑得离她更近了些。

    “难道你不知道,自古深情留不住,只有套路得人心吗?”

    自古深情留不住,只有套路得人心?

    夏念儿差点又被口水呛住。

    这话,她不是没有听过,可从任何人口中她都不会觉得奇怪,唯独从他口中听到,她是大大的奇怪。

    她没有忘记,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是连方便面都不知道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知道这种网络用语呢?

    等等!

    夏念儿突然觉得这话很像一个人的风格。

    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尤一溪?”

    厉铭臣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唇角却微不可见地抿了一下。

    夏念儿在试探性地问完之后,就紧紧地盯着他,不肯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唇角细微的变化。

    果然,她猜对了。

    一定是尤一溪又教了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教你什么了。”

    这话,夏念儿用的是肯定句。

    既然被看出来了,厉铭臣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他说,我比你大,三岁一个代沟,还说感情中从来都是自古深情留不住自古套路得人心,让我不能那么沉默寡言,我没有跟你之外的女人接触过,不太懂,但我想你可能会喜欢这种,所以就试了试。”

    他说的很是轻描淡写,夏念儿心中却颤了颤。

    即使是小时候的小哥哥也是一个极其有自我主见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周边的环境或人去改变自己。

    她还记得小时候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

    “只有弱者才需要改变自己,强者都是让别人改变适应自己。”

    刚刚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话中的意思却很明显。

    曾经说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人,如今却为了她,做出了绝对不符合他性格的改变。

    这又让她如何能够不触动呢?

    “小哥哥,你不用改变自己的,我喜欢的就是原来的你,尤一溪再好再懂女人心,他都不是你!”

    闻言,厉铭臣心中也是一动。

    强大如他,也会有彷徨的时候。

    他愿意对她好,却不知道他给的好是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他才会愿意去听尤一溪那些所谓的感情经。

    哪怕再不适应,他还是想给她最好的,不管是哪方面都是最好的。

    不过,她现在却说

    尤一溪再好再懂女人心,他都不是你!

    厉铭臣只觉得冰冷荒芜的心中瞬间开满了春之花。

    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他唇角缓缓地上扬上扬再上扬。

    “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闻言,夏念儿忽然有些羞涩,但却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见状,厉铭臣唇角一翘,“我接受了。”

    他接受了?

    夏念儿突然觉得这个对话有些怪怪的,不过她却没往深里追究,只是皱眉询问着另一个更让她在意的问题。

    “小哥哥,尤一溪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

    “就是刚刚那些。”

    “我要听具体的。”依偎在他怀里,夏念儿揪着他的衣角问道。

    她想要听听尤一溪除了这些还教了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哼!

    她就知道尤一溪是个花花公子,他难道想把小哥哥也教成和他一样的花花公子吗?

    有她在,休想!

    厉铭臣看了看被她揪住的衣角,却只是看了看,也没想着把衣角解救出来。

    “最开始,他拿给了我一本所谓的情话大全,说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让我照着那上面学习,还说那些足以把所有的女人都感动地泪流满面,我看了看却觉得有些不知所谓。”

    听到这,夏念儿有些咬牙切齿。

    好一个尤一溪,竟然给小哥哥什么情话大全。

    他是想让小哥哥学会情话大全,和他一样游戏花丛吗?

    哼!

    “还有呢?”夏念儿揪着他衣角的力道更大了些。

    厉铭臣也察觉到了,他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流光,又继续说道。“再后来,他又说我比你大好几岁,又说三岁一个代沟,更何况现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三岁一个代沟已经不对了,应该是一岁一个代沟,甚至一岁几个代沟,还说如果我不了解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会很危险。

    ”

    危险?

    危险什么?

    好一个尤一溪,是在暗示小哥哥她有可能红杏出墙吗?

    怪不得小哥哥在见到她和冷晨在一起之后会反应那么大,有尤一溪在他身边灌输这些思想,哪怕不多想都会多想了。

    亏她还以为尤一溪是个好的。

    没想到他还有这样两副面孔,在小哥哥和她面前说的话完全是截然不同的。

    等她下次见到尤一溪……

    不!她要尽量隔绝尤一溪和小哥哥的见面,免得小哥哥被他教坏了。

    “还有呢!”夏念儿口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厉铭臣唇角微不可见地翘了翘,“还有很多,譬如情场如战场,要学会三十六计,还说什么我要适当地给你一些紧迫感,这样才能够让你更在乎我,自古套路得人心从来深情留不住就是在那个时候说的。”

    夏念儿几乎快要把牙根咬碎了。

    尤一溪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竟然跟小哥哥说这些。“小哥哥,你千万不要相信他说的,他都是在胡说八道,感情就是要纯粹真挚,哪里来的那么多套路?你就做原来的你就好,千万不要学他,你看尤一溪,游戏花丛,不是到现在都没安定下来吗?所以你千

    万千万不要学他。”

    似乎怕厉铭臣记不住,夏念儿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凝望着他,想要通过这种行为来加深这些话在他脑中的印象。

    “你不喜欢这些?”厉铭臣挑眉,似乎有些疑惑。夏念儿用力地攥着他的衣角,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不喜欢!我一点都不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