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6章:彼此的第一次-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6章:彼此的第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亲还是不亲?

    这是个问题!

    夏念儿正皱眉纠结的时候,行动却快于思想,嫣红的小嘴试探性地在那根流血的手指上碰了碰。

    一触即分!

    鲜红的血珠儿沾在嫣红的唇瓣上,多了几分惊心动魄的美感。

    厉铭臣黑眸一暗,却只是把手指又往她跟前伸了伸。

    “上药吧!”

    明明是再正经不过的话,可是听在夏念儿耳朵里,却比任何情话都让她羞涩。

    这种上药……

    真的是羞死个人。

    “需要我帮你吗?”

    见她久久不动作,厉铭臣忽然挑眉问道。

    夏念儿一惊,虽然不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帮忙具体是什么形式的帮忙,但是用脚趾头也不知道不会是什么正经的帮忙。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强忍着羞涩,夏念儿轻轻地将他的手指含进口中。

    光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几乎就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含进口中后,她再没有任何动作。

    “舔舔它。”厉铭臣喑哑道。

    舔?

    夏念儿猛地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怎么能够把……说的这么大义凛然?

    厉铭臣瞥了她一眼,唇角微翘,“口水消毒。”

    对于他的话,夏念儿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但是,谁让手指上那个伤口是她咬的。

    嘴巴做的孽,就要嘴巴来偿还。

    ……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夏念儿小嘴都有些酸了。

    她含糊不清地问道,“好了吧。”

    厉铭臣还有些意犹未尽,但看着她额头渗出的薄汗,他抿了抿唇角,“好了。”

    夏念儿如释重负地吐出口中的手指。

    先前还冒着血珠的手指已经不流血了,只是

    上面却沾满了晶莹的口水。

    厉铭臣收回手指,却没有放下,而是用那根手指懒懒地在唇角摩挲着。

    夏念儿看着,小脸红得简直要爆炸了。

    单看他的动作,并不会觉得什么。

    但是只要一想到刚刚那根手指经历了什么,再联想到那根现在在做什么,她觉得比两人唇齿相依还要羞人。

    “小哥哥,你真的是第一次谈恋爱吗?”

    夏念儿忍了半天实在没忍住。

    她有一次不经意听到尤一溪说起,说她非常人,竟然能够让千年铁树开花万年光棍从良。

    可是现在她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他是万年光棍。

    这……一个个调戏人的套路,哪里像万年光棍,分明像游戏花丛的浪荡公子。

    厉铭臣看看她,“我是不是第一次,你应该最清楚。”

    她清楚?

    她不清楚啊!

    夏念儿虽然没有说话,但灵动的目光却将心中的所思所想全都表达了出来。

    厉铭臣又看了她一眼,“我第一次不是给了你吗?”

    “咳咳咳咳!”

    话音落地,夏念儿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

    见状,厉铭臣伸手将她揽了过来,大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

    “都多大的人了,还会被口水呛住。”

    夏念儿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不是他的话,她怎么会被口水呛住?

    他一定是故意的!

    一定!

    厉铭臣对上她的视线。

    黑眸似乎是在质问她,难道想不认账。

    夏念儿被这目光一刺激,说出了让她后悔不已的话。

    “我第一次也是给了你!”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瞬间,她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能够让她钻进去。

    什么叫祸从口出?

    这就叫祸从口出!

    “很好,我们都是彼此的第一次。”厉铭臣唇角微扬,愉悦的气息丝毫不加以掩饰。

    彼此的第一次?

    夏念儿被他这个形容羞到,小脸低的更低了,简直要埋到膝盖里面去了。

    “可是,你……”她低着头,不知道要怎么表述对于他关于某些方面熟练的质疑。

    厉铭臣强硬地抬起她的下巴。

    “这个世界上有个词语,叫做天赋异禀。”

    天赋异禀?

    夏念儿一时没反应过来。

    几秒钟后,她才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小脸瞬间更红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

    “你……你……”她小嘴颤着,想要说他太自恋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厉铭臣伸手摩挲着她的小嘴,“过度的谦虚是骄傲,既然我的宝宝是个乖宝宝,那我也要学着做个好学生,就从不骄傲做起吧。”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他摩挲她唇瓣的手指正是之前受伤的那根手指。

    夏念儿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也就是如此了吧。

    下次谁再说他沉默寡言,她一定拍死说这话的人。

    如果这还叫沉默寡言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言善辩的人吗?

    “你,你欺负人!”

    憋了半天,夏念儿就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厉铭臣唇角上扬的弧度愈发大了些。

    “欺负?我哪里欺负你了?”

    哪里欺负了?

    夏念儿一时哑口。

    明明他就是在欺负她,可是让她说具体是哪里欺负了,她却一时说不出来。

    “手指受伤的我,让我手指受伤的人是你,就算是欺负应该也是你欺负我。”

    厉铭臣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经,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似乎是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他手指的确是她咬伤的……

    夏念儿更加哑口无言了。

    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咬伤他。

    而且,他明明可以躲过去的。

    但是,这话她却说不出口。

    不管怎么样,她确实咬伤了他,如果再说这话的话,就有点耍无赖了。

    可是,她不无赖不代表其他人不想无赖。

    “颠倒黑白不乖,要改!”

    改?

    改个毛线!

    夏念儿本来都不想说话了,可是他这倒打一耙实在让她忍不了。

    突然间,福至心灵。

    “你套路我。”

    仔细梳理一下,事情的走向都在他的掌握中,明明就是他套路了她。

    听到这话,厉铭臣把她往怀里抱了抱。

    夏念儿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息离耳畔越来越近,熏得她四肢都没有力气了。这人明明就知道耳朵是她的敏感区域,他还这么做,他这简直就是作弊,太无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