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4章:迟到的天真-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4章:迟到的天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别说了!”

    厉铭臣厉声打断她的话。

    见状,夏念儿心中的急切忽然一点点儿安稳了下来。

    她双手牢牢地握住他的双拳。“小哥哥,你听我说,其实你昨晚说的那句对不起我听到了,我想了很久要说对不起的不止你一个,其实我也应该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一直说着换位思考,却只是要求你换位思考,我自己没做到换位思考。

    ”

    在她的软语温言中,厉铭臣双拳一点点儿松开,最后反握住她的小手。

    “厉铭臣,你能够原谅我吗?”

    夏念儿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缓慢地问道。

    其实,不止他的内心是忐忑的,她的内心同样是忐忑的。

    由爱故生怖,由爱故生忧……

    一切的一切,不过只是为了爱!

    厉铭臣没说话,只是用力地将她抱进了怀里。

    夏念儿心中一松,含泪将双臂环上了他的腰。

    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们还有未来几十年,学着怎样正确去爱身边的人以及怎样正确去接受身边人的爱。

    老管家站在不远处,一张老脸笑得满是欣慰。

    他就说了,少爷和少夫人天生就应该是一对,哪怕再多磨难,再多兜兜转转也还是会在一起的。

    抱了好一会,夏念儿才想起来两人还在餐厅,周围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小哥哥,你放开我吧……”

    “不放!”厉铭臣霸道地回道。

    “还有其他人在的……”夏念儿声音中满是羞涩。

    刚刚要不是因为情绪起伏太大,她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就搂搂抱抱的,如今情绪冷静下来,她的羞耻心也后知后觉地归位了。

    厉铭臣剑眉一挑,“哪还有人在?”

    他对老管家调教下人的本事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别墅中不可能有这么没有眼色的人存在。

    夏念儿红着一张小脸,看向笑脸僵住的老管家。

    “有人在的……”她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厉铭臣周身气息陡然一冷。

    哪个没眼色的?一会就让管家开除!

    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过去,厉铭臣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笑脸僵住的老管家。

    一瞬间

    冷厉、诧异、尴尬……

    种种复杂的情绪在那张面无表情的冷脸上划过。

    老管家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

    恍惚间,他想起了曾经听佣人们放过的一首歌: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他应该在地下,不应该在地上!

    真是多年英明毁于一旦,老管家对着自家少爷和少夫人回了一个僵硬的微笑,然后同手同脚地走了。

    “现在,没人了!”

    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厉铭臣低咳一声,冷肃道。

    “噗嗤!”

    夏念儿实在没忍住,笑倒在他的怀里。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刚刚老管家和小哥哥的视线交锋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她几乎都在脑中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厉铭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管家:“少爷,我应该在哪里?”

    厉铭臣:“管你在哪里,反正不应该在这里。”

    老管家:“哪里是哪里?”

    厉铭臣:“滚!”

    老管家:“少爷,那我就滚了,不过要是不小心滚远了可能就滚不回来了。”

    厉铭臣:“滚!圆润地滚!”

    “哈哈哈……”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夏念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见过老管家各种神态,唯独没见过老管家堪称蠢萌的神态,简直像极了圆润润蠢萌萌的国宝。

    厉铭臣被她笑得什么心思都没了,只能用力地抱着她。

    防止她一不小心笑得跌下地。

    不过,她到底在笑些什么?

    尤一溪自从知道她的年龄后,常常说三岁一个代沟,还小声地说了句老牛吃嫩草。

    自认为他听不到,只是他懒得和尤一溪计较而已。

    只是这三岁一个代沟……

    他和她之间也隔着两三个沟了。

    夏念儿正笑着,突然注意到他的眉头锁了起来,额头也紧紧地皱着。

    她心中忽然起了几分调皮。

    “小哥哥,为什么你的眉头一直皱着?”

    厉铭臣刚想回答她,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她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我真的想拿一把熨斗给你熨平!”

    熨斗?熨平?

    厉铭臣黑眸定定地看向她,眉头和额头竟然不自觉地松缓。

    夏念儿也注意到了这一变化。

    她实在忍不住了,笑得花枝乱插。

    在夏家,她一直被灌输着她是大的要谦让之类的思想,可是从来没有人想过,她也不过是个十八岁刚刚成年的少女,她其实也想无忧无虑地任性,无忧无虑地天真……

    从来没有人给过她选择的机会。

    她还来得及天真,就被逼着长大了。

    她已经记不清是谁曾经跟她说过,“夏念儿,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体内是不是住着一个老者的灵魂,为什么从你身上看不到一点少年人的朝气呢?老实说,你是不是什么千年万年的精怪附体的?”

    也许那话只是那人无心的玩笑之语,但是那话她不是完全无动于衷的。

    但是有动于衷又如何?

    她终究还是要做那个不符合年龄的夏念儿,因为那时候她要护着夏绾儿,要学着替夏家分担,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曾经梦过,小时候在小哥哥身边只需要天真无邪的她。

    不过,就在刚才,她发现她遗失了很久的天真俏皮似乎一夕之间回来了。

    换在之前,她绝对不会开这种玩笑,更不会笑得这么肆无忌惮。

    幸好!

    愿以天真酬深情!

    厉铭臣也发现了她身上的变化。

    他牢牢地抱着她,任由她在他怀中笑得肆无忌惮。

    其实在重逢之后,他也发现了她没了小时候的天真,只是他却不知道要怎么唤回她的天真,只能加倍地宠着她护着她。

    他宁愿她一辈子天真无邪,哪怕她把天捅个洞,他也能替她补上。

    他无惧任何,唯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眸间散不去的轻愁。

    幸好!

    愿以我一生,换你笑靥如花!“我准备了一个惊喜给你,不过还要等些时间,也不需要等太久,我会尽快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