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3章:你不用说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3章:你不用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就那么赤果着上身,定定地凝望着她。

    他看了她多久了?

    夏念儿急忙回忆了一下自己睡觉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确定了一下她没有什么打呼磨牙的不良习惯,她才稍稍放下了一颗心。

    还好,还好。

    “你怎么了?”

    “你怎么了?”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同步到了一起,只是一道声音低沉一道声音甜美。

    没想到两人几乎是同时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夏念儿和厉铭臣脸上的神情都微微有些异样。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一模一样,几乎同步的话。

    夏念儿小脸忍不住有些发红。

    厉铭臣凝眸看了她一会,忽然低低地笑出声。

    夏念儿见过他冷笑、讽笑的样子,却没有见过他这么单纯只是愉悦的笑,而且还是笑出了声。

    她抬头想要看一眼,却被按进了他的怀里。

    胸腔的颤动,清晰地传进她的胸腔。

    砰砰砰!

    夏念儿忽然觉得心脏跳得快要跳出胸腔了。

    清晰可闻的心跳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和低沉的轻笑声合成一道最完美的乐章。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起床吧。”

    厉铭臣忽然松开她,率先起了床。

    乍然被松开,夏念儿莫名觉得心口有些空荡荡的,好像缺失些什么。

    温柔乡是英雄冢……

    夏念儿发现这话不只是适用于男人,在女人身上其实同样是适用的。

    女色惑人,男色同样惑人啊!

    低低地感叹了两声后,她也迅速地起了床。

    不能继续留在床上了,否则不知道还要胡思乱想些什么。

    “再给我半个月时间,我不会再限制你的自由!”

    餐桌上,厉铭臣没有任何征兆地甩下这么一句话。

    夏念儿差点儿被口中的豆浆呛到。

    他怎么会突然说这话?

    其实,昨晚在听到他那句对不起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要暂时放弃自由的心理准备。

    毕竟,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所有。

    不只爱他的好,还要爱他的坏。

    她爱上的是一个叫做厉铭臣的男人,一个默默无声为她做好一切的男人,一个希望她永远陪在他身边的男人。

    最近一段时间,她总是在固执地要求着他以一个正常男人喜欢正常女人的态度对待她,却忘了他本就不是正常的男人,而她也不是正常的女人。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按照世俗约定的那样去相爱呢?

    他们的幸福,只有他们能够决定!

    况且,在她不在的那段岁月中,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才会从当初的小哥哥成长为现在的厉少。

    虽然没有人告诉过她具体的,但是从那些只字片语中依然可以想象得到是多么的触目惊心。

    她没想过去弄清楚些那些,却只是固执地要求着他,当他达不到她想象中的那样,就会质疑他究竟爱不爱她,这样看起来她对他的爱又哪里有她自认为的那么深。

    好在,一切都没晚!

    她现在认清这一切还来得及,一切都还没晚!

    在这场名为爱情的学堂中,他们两个都是不及格的差生。

    不过,她愿意陪着他一起补考。

    最终他们一定能够成为彼此考试中的no1!

    “其实,不用的。”舒缓了一下被呛到的难受劲,夏念儿放下手中的杯子,双眼直视着他,想要用这种办法让他看清她眼中的认真,“我昨晚想了很多……”

    话还没说完,就被厉铭臣打断了。

    “你不许离开我身边!再给我一段时间就好,不用半个月,一个星期就可以!或者再短点也可以!我会尽快的!”

    见他这幅模样,夏念儿心中一酸。

    昨天发生的一切,其实受伤地不只她,还有他。

    可是她的受伤能够正大光明毫无顾忌地发泄出来,他的呢?

    是不是只能在黑暗中独自舔舐?

    光是想想,夏念儿眼眶就忍不住有些酸涩。

    回想一下,她一次一次说着要离开他的时候,对他又是多么大的伤害?

    不是不说出口就不痛了!

    见她泫然欲泣,厉铭臣心底莫名发慌。

    昨天,他用强硬的态度,抹去了一切。

    但是他隐隐知道,这样不是没有隐患的。

    只是他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解决这样的隐患,所幸他想到了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在两个人都允许的范围达到双赢。

    他想要她,想要的却是笑靥如花的她,而不是以泪洗面的她。

    两个人都在看着彼此。

    “不用缩短时间!”

    夏念儿声音微微发哑地说道。

    她极力想要掩饰声音中的哭音,却没逃过厉铭臣的耳朵。

    “你哭了?”

    厉铭臣声音中满是冷肃。

    他又惹她哭了……

    他明明只想让她笑的,却一次又一次地惹她哭,也许他真的像……说的那样,只会给他爱的人带来无穷无尽的伤害,可是他都没有跟她说爱了,他只想对她好,一辈子对她好还不行吗?

    “我没哭!”夏念儿用力地抹了抹眼角。

    她说完停顿了一两秒,忽然起身,用力地捏住他的肩膀。

    这动作,以往都是他对她做,现在却换了个位置。

    可是,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样的情景可笑,哪怕她的小手并不足以捏过他的肩膀。

    “你听我说……”夏念儿的声音有些急促,“我不需要你缩短时间,也不需要你这么急切地给我自由。”

    厉铭臣脸色一变,不过却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难道,她已经不打算给他机会了?

    她终于也要离开他了?

    两人都没注意到,厉铭臣的双眸渐渐地有些发红了。

    夏念儿只是急切地想要把心中的想法表达给他,可是越是急切她就越是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到最后她只能用泛红的眼睛看着他,嘴中却说不出一句话。

    厉铭臣攥紧双拳,就像是等待法官判决的囚犯。

    她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今后的生活是天堂还是地狱,是幸福美满还是永不超生。

    “你不用说了!”“不!我要说,你让我想想,我要怎么说,你让我想想,再给我几分钟就好,只要几分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