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2章:宝宝,对不起-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2章:宝宝,对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赔不就是赔偿吗?

    还有什么其他意思吗?怎么还会出来两个解释呢?

    见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就知道她在疑惑些什么,“字典上的pei可不是只有一个字。”

    pei字音的肯定不是只有一个赔偿的赔啊,汉字本来就博大精深……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什么汉字博大精深不博大精深的问题,而是pei字除了赔偿的赔,还有哪个pei?

    赔?

    陪!

    结合一下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以及之后的动作,夏念儿猛然醒悟他口中的pei究竟是哪个陪了。

    他的意思是让她钱债肉偿?

    简直……不要脸!

    厉铭臣黑眸一暗,“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那就不需要我解释了。”

    “……”夏念儿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应该说,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吗?

    “我……你……”你你我我了半天,她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厉铭臣已经把她放到了床上。

    夏念儿陡然一惊。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虽然已经证实了一切都是一场误会,但是他在客厅强要了她以及他自始至终都没说出爱字却始终让她耿耿于怀。

    感情的世界中,虽然不是等价交换,但是总是希望爱着的那个人也是爱着自己的。

    厉铭臣却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在把她放到床上后,他紧接着也上了床。

    两个人的呼吸紧紧地缠在一起。

    夏念儿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她呼吸都慢了几分。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厉铭臣那边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夏念儿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正巧对上了他灼热的视线。

    厉铭臣见她望过来,忽然紧紧地把她抱到了怀里。

    夏念儿一僵。

    难道说刚刚他只是在酝酿,现在才来正式讨债吗?

    不料,又是十分钟过去,他仍旧只是静静地抱着她。

    夏念儿难免有几分疑惑,平时他都会想方设法地……害她经常会想他是吃了炫迈所以才会在床上根本停不下来吗?

    今天,明明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为什么只是单纯地抱着她?

    想到这,她陡然一惊,难道他什么都不做不是更好吗?

    为什么她还要在这里纠结这些?难道说她还在隐隐期盼他做些什么吗?

    厉铭臣听着她的呼吸一会急一会慢,黑眸中的暗色几乎都快压抑不住了。

    “别动!睡觉!”

    隐忍了半天,他还是忍不住喑哑地低斥了一句。

    在他怀中,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一动不动呢?

    夏念儿都要忍不住怀疑这是新一种形式的惩罚了,甚至比打屁古还要更难受些。

    “要是不想睡,那就别睡了!”

    见她动地愈发变本加厉,厉铭臣声音愈发喑哑了。

    夏念儿瞬间就一动不动了。

    见她现在倒是乖乖听话了,厉铭臣神色复杂。

    也不知道是欣喜于她的听话还是失落于她的听话。

    真是!

    该听话的时候不听话,不该听话的时候瞎听话!

    将来生个孩子,可不能像她,毕竟他也只有对她一个人有这种耐心,换做两人的孩子,他恐怕会直接威逼恐吓,到时候这个女人又该哭了,她一哭他恐怕会对孩子更没耐心……

    简直无解!

    夏念儿不知道他短短一段时间已经想到这么远了,还是僵在他怀里动也不敢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她渐渐眼皮开始发沉,眼看马上就要进入梦乡。

    忽然,一道低到几不可闻的声音瞬间打散了她所有的睡意。

    “宝宝,对不起!”

    她是幻听了吗?

    还是说,他竟然跟她道歉了?

    她睁着一双眼睛,直直地看向他。

    厉铭臣却是将黑眸闭地紧紧的,只是抱着她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该死的!

    这个女人不是已经快睡着了吗?为什么还会听到?

    夏念儿却还想再听一遍,她忍不住轻轻摇晃着他,“小哥哥,你睡着了吗?刚刚你说话了吗?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我刚刚没听太清楚,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接连问了好几遍,厉铭臣都只是闭着双眼,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可是,夏念儿却发现他唇角抿地越来越紧。

    看了半天,她唇角忽然掀起一抹甜甜的笑意。

    其实,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爱不爱的,又何必非要说在嘴上呢?

    有时候,用心去感受也是一样的。

    先前,他那么生气,刨除占有欲一方面,从另一种角度来理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太在乎她,在乎到失去了分寸?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时候,一些事情换一个角度去看,也许会发现一个新的天地。

    可能,固执的不止他一个,她内心其实隐隐也是有些固执的不是吗?

    刚刚他那句对不起,是不是就是在跟她低头?

    以他的骄傲,能够说出那三个字应该是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吧。

    小哥哥,你的对不起我收到了……

    “没关系。”她同样小声说了句。

    很小声很小声,不过没关系,想听的人总会听得到。

    厉铭臣仍旧闭着眼,只是唇角的弧度却没有那么僵持了,甚至隐隐翘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

    夏念儿说完那三个字之后,安心地在他怀中睡着了。

    确定她睡着之后,厉铭臣才睁开紧闭的双眼。

    他凝眸看了她好一会,忽然低头在她头顶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一个单纯到不带任何欲念的吻。

    “再给我一些时间,只要再一些时间就好了,等把一切都解决之后,再不会有其他人,只会有我们两个,只有我和你!”

    厉铭臣无声地说了一句,不过那一字一字坚定地却好像是对天盟誓的誓言,充满了虔诚。

    睡梦中,夏念儿唇角的笑意愈发甜美了一些。

    月落日升,窗口小鸟清脆的叫声悦耳动人,生机勃勃的一天又开始了。

    夏念儿在阳光中缓缓地睁开双眼。

    一睁眼,她就对上了他深邃的黑眸。“呀!”看清他的模样后,夏念儿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