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1章:此‘陪’非彼‘赔’-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1章:此‘陪’非彼‘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我赔不起……如果你真的要我赔,那给我一些时间,我慢慢赔。”

    纠结了半天,夏念儿才小声地说道。

    她想了想,这件事起头确实是在她这里,如果不是她抱着车门不松手,他也不会去踹车门,如果他不去踹车门,车门也不会掉下来,所以说责任在她是说得通的。

    既然责任是她的,那她就不会逃避。

    只是她现在确实是赔不起,不过他给她一些时间,她总是能够赔得起的。

    “想赖账?”

    看着她这幅乖乖认账的模样,厉铭臣心底有些复杂。

    这女人,真是笨到家了……

    竟然就这么乖乖承认了,明明车门是他踹下来的。

    如果没有他看着护着,恐怕她早就被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之前不就是被夏绾儿欺负成那个样子?还眼瞎地和郁子行那个小白脸订了婚,如果不是夏绾儿从中插了一手,那等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是不是要挽着郁子行的手跟他说

    “小哥哥,这是我的未婚夫郁子行。”

    “子行,这是我的小哥哥,以后我们两个人要一起好好孝敬小哥哥。”

    神孝敬!

    厉铭臣被自己幻想出来的情景差点呕出血。

    他忽然用力抱住她,夏念儿猝不及防地被抱住,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

    不是在讨论赔偿的问题吗?

    怎么抱住她了?

    这样说起话来不太方便啊!

    “你放开我,我绝对不会赖账的,只是要分期付款而已,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挣钱赔你的,我绝对绝对不会赖账的,老师跟我说过欠别人的一定要还,所以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赖账!”

    夏念儿一次比一次叠加着绝对,似乎想通过这种方法让他相信她。

    刚刚被郁子行呕完,现在又被她口中的老师呕了一下,厉铭臣双拳攥地青筋都暴了起来。

    “不用分期,你陪我就好!”

    从牙根中挤出这几个字,厉铭臣说得颇为咬牙切齿。

    不用分期?

    赔他就好?

    赔倒是没问题,但是她没钱啊。

    夏念儿第一次正视到她原来很穷这个现实,她纠结地缠缠手指,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赔倒是没有问题,也是一定要赔的,可是我现在手头真的没有那么多钱,所以不分期也行,只是可能要晚一点赔。”

    晚一点?

    “不行!就今天!”

    厉铭臣话说得斩钉截铁,一点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今天?这么着急?

    今天就是把她卖了,她也赔不起啊。

    虽然夏念儿不是很懂车,但是一些常识她是知道的。

    今天那辆车是全球限量版,而且是限量为一的绝版限量。

    当初她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总价值过九位数,一个车门虽然不是整辆车,但是价值起码也是要七位数的吧,她估计她都不值七位数。

    现在要怎么办?

    债主要的这么急,她又赔不起,他又不给她时间。

    越想越没主意,夏念儿忍不住有些怨怼地看了他两眼。

    真是比黄世仁还黄世仁,她简直比杨白劳还杨白劳。

    也怪她,就算抱车门,也要选一个便宜一点的抱啊,现在抱了这么一个金疙瘩,赔又赔不起,不赔又有违她这么多年接受到教育,现在简直是进退两难,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厉铭臣看着她一脸纠结,眼底一抹笑意一闪而过。

    “宝宝,你不会是想赖账吧?”刻意压低的声音比平常多了几分说不出道不明的喑哑,又多了几分让人脸红心跳的诱惑,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在她耳边说的。

    说完,又似乎是不经意地在她耳后吹了一口气。

    夏念儿小脸瞬间就红了,心脏也砰砰砰地跳得很急。

    耳朵一向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他刚刚一定是故意的吧。

    明明一开始是她占理的啊,为什么事情发展到现在反而是她不占理了呢?而且她还欠下了一笔天价欠款,偏偏债主又像是催命似的催着现在就要还……

    夏念儿紧紧地咬住唇瓣,小脸绯红地纠结着。

    过了几分钟,她才大声地说道,“我绝对不会赖账的,你要是非要让我赔不是不可以,只是我现在确实是没钱,或者说你觉得我有什么可以拿来抵债就拿去吧,我绝对没有二话。”

    闻言,厉铭臣唇角弯起的弧度愈发大了两分。

    有什么可以拿来抵债的?

    她就可以拿来抵债啊!

    厉铭臣突然打横抱起她,朝着床边走去。

    夏念儿乍然被抱起来,条件反射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把她往床上抱是要干什么?

    他们不是在讨论还债的问题吗?为什么要把她往床上抱?

    等等!

    她刚刚是不是说了,他觉得她有什么可以拿去抵债的就尽管拿去,她绝对没有二话?

    那他现在……

    夏念儿心上陡然升起一股不太妙的预感。

    似乎她说的抵债和他理解的抵债不是一个意思啊。

    她说她有什么可以拿去抵债的就尽管拿去,但是这其中却不包括她自己啊!

    她是个人又不是物品,怎么能够拿来抵债?“你……你要干什么?你该不会是要用我来抵债吧?不……不行的!现在是法治社会,买卖人口是犯法的!你还是同意我分期或者延期的提议吧,反正我人就在这里,就算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你不用担

    心我赖账的,我不能用来抵债的,你冷静点,你冷静点……听我说,一定要冷静点!”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夏念儿口口声声说着让他冷静点,可是她自己却明显乱了分寸。

    着急下,她连什么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话都说出来了。

    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愈发明显了。

    他的宝宝,怎么能够可爱成这个样子?

    她这个样子,让他怎么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已经回不了头,放不下手了。

    “宝宝,刚刚你似乎理解错了,我说的此陪非彼赔!”

    此陪非彼赔?夏念儿傻眼了,什么此不此彼不彼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