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40章:替你孝敬老师-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0章:替你孝敬老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分之九十?

    厉铭臣薄唇抿了抿,莫名不爽。

    “小哥哥重要还是老师重要?”

    过了半天,厉铭臣才沉声问了一句。

    夏念儿还沉浸在地下拳场的事情,没想到他忽然把话题引到了谁重要上面,可是谁重要?

    两个人对于她完全是不同意义的。

    小哥哥是她人生最重要的存在,没有小哥哥的宝宝是不完整的。

    但是老师同样是她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亦师亦父,如果没有老师,就不会有现在的夏念儿。

    “亦师亦父?”厉铭臣听着她的喃喃声,抿着的唇角忽然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他从来没有觉得亦师亦父这个词这么让人愉悦。

    夏念儿也没留意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不过她倒没之前那么难堪,毕竟这次不小心说出口的都不是什么不好说出口的,被他听见也就听见了。

    只是,他对古博轩的敌意那么重,如果古博轩真的是老师,那……

    正纠结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句差点把她吓得掉下椅子的话

    “宝宝,以后我们一起孝敬老师。”

    孝敬?老师?

    夏念儿猛地瞪大双眼,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怎么想都觉得怪异极了。

    他要和她一起孝敬老师?

    明明是听起来很和谐的话,可夏念儿却觉得莫名的惊悚。

    也说不出是哪里惊悚,但就是莫名惊悚。

    两个人理解的孝敬会是同一个意思的孝敬吗?

    看她这幅惊悚的模样,厉铭臣忽然觉得大手有些痒痒,忍不住在她头上摩挲了几下。

    “夫妻本为一体,你的老师就是我的老师,既然是亦师亦父的长辈,那孝敬又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

    如果夏念儿没见过厉铭臣对厉老爷子的态度,也许她并不会觉得这个话有多么惊悚,但是她曾经亲眼见过他对亲祖父的态度的,如今她竟然从他口中听到了要孝敬曾经针锋相对的古博轩

    这还没有问题吗?

    “既然他曾经教导过你,那你孝敬报答他也是应该的,不过你孝敬和我孝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替你把孝敬进了,你好好留在我身边就行,这辈子除了我,你和其他人都要恩怨两清!”

    厉铭臣看着她睁大的水眸,越发觉得手痒痒了。

    大手从头顶摩挲到眼角,最终他还是没忍住用手覆住了那双水艳艳的水眸。

    乍然被遮住眼睛,夏念儿陷入了黑暗中。

    不过她却没有什么惊惶的情绪,或许是所有的惊惶都用在了他的话中。

    听着他一口一个报答,一口一个孝敬,夏念儿真的觉得这辈子没用过的惊惶都用在了这里。

    想要睁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翘长如寒鸦的睫毛在他手心划过,厉铭臣手心一阵酥麻。

    酥麻迅速从手心传到心底,酥麻的他想要做些什么来缓解一下这来势汹汹的酥麻。

    大手从她眼上移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抱进了怀里。

    夏念儿刚刚脱离黑暗,就又被深深地陷入了一个健硕的胸膛中,眼前只见了瞬间的光明,就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黑暗中,五感都放大了很多。

    本就浓烈的男人气息,此刻愈发浓烈。

    浓烈地夏念儿有些不知所措。

    “你放开我。”久久,她才说出了这么一句毫无气势的话。

    先前任凭她百般挣扎都没有放开她的厉铭臣,却在这句话之后放开了她。

    夏念儿本来没报什么希望,突然被放开还有些不适应。

    翘长的睫毛微微颤着眨着,无辜极了。

    厉铭臣看在眼里,心底的酥麻又涌了上来。

    冤孽!

    真的这辈子都逃不开的冤孽!

    可他却甘之如饴!

    不管他们谁是谁的缘,又谁是谁的劫,但只要终归是他们两个就好了。

    就这么一直纠缠吧,缠到世界尽头。“咳咳。”被灼热的视线盯着,夏念儿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痒,她低咳了两声,才说道,“我现在还不百分百确定古博轩到底是不是老师,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说了会回来找我,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切就都真相大

    白了。”

    回来找她?

    厉铭臣刚刚转晴的心情又阴了下去。

    虽然她心中只当那个老师是亦师亦父的存在,可如果古博轩真的是她口中那个老师,那对她是不是纯洁的师生情就不好确定了,或许不能说不好确定……

    只能说就不是纯洁的师生情!

    “嗯!”

    听着这简短的回答,夏念儿莫名觉得有些局促。

    不过,她为什么要觉得局促啊?

    “既然这件事说清了,那你说说你去地下拳场的事情吧。”

    厉铭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相比地下拳场的事情,我觉得有些事情更重要一些。”

    更重要的事情?

    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夏念儿眨着眼睛,一脸疑惑。

    疑惑的表情挂在她清丽的小脸上愈发显得无辜,厉铭臣觉得心中愈发酥麻了。

    “不如,我们来谈谈车门的问题!”

    车门?

    夏念儿后知后觉地回忆起她刚刚是怎么走进来的。

    她刚刚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车门耍起了无赖……

    哪怕是小时候,她都没有这么耍过无赖,刚刚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竟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不过再追究是什么样的心情,都没必要了,事情做都做了,再去追究也没什么意思。

    “什么车门?车门不是你踹下来的吗?现在应该已经被佣人收起来了吧。”

    见她装傻,厉铭臣也不恼,只是沉沉地凝望着她。

    被看了没有几分钟,夏念儿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她扭了扭身体,有些无措地说道,“就算是一开始是我抱着车门不松手,但是后来车门确实是你踹下来的,你总不至于让我去赔车门吧?”

    赔车门?

    厉铭臣一开始并没有这个心思,不过被她这么一提醒,他忽然觉得也是可以赔一赔的。

    “为什么不赔?”

    夏念儿瞪大双眼,他竟然真的让她赔车门?

    可是,她要拿什么来赔?自从到别墅之后,她吃的住的就都是他的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