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38章:一场误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8章:一场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言,厉铭臣黑眸微眯。

    看着他眼中凌厉的冷光,夏念儿双手缠了缠,犹豫了半晌才继续说道,“不过,那不是娇羞的笑而是不好意思的讪笑。”

    “不好意思的讪笑?”厉铭臣低吟着这几个字,眉峰微皱。

    夏念儿深吸一口气,“对,不好意思的讪笑。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厉铭臣怎么可能不记得。

    这个笨女人,就这么让他枕着她的腿睡了一夜。

    “你把这件事告诉那个男人了?”想到这,厉铭臣脸色更冷了。

    那个冷晨是什么人?

    能让她把这么私密的事情也和盘托出?见他想歪,夏念儿急忙继续说道,“这件事,说起来源头还在你这里,你还记得早上起来后,我觉得佣人们看我的眼神不太对,还问你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结果你却敷衍我说是我今天格外美吗?

    ”

    闻言,厉铭臣低咳两声,点点头。

    他虽然答应了让她独自出去,却始终不放心,碰巧今早赶上这么一个凑巧的误会,他干脆就什么都没说。

    她这幅模样出去,任谁看在眼里都会觉得

    纵欲过度!

    而纵欲过度还代表着一个意思,那就是名花有主。

    他不能跟她一起出去,却可以用这种方式烙印下独属于他的印记,以保证她不会被外面那些人觊觎。

    夏念儿的话仍在继续着“当时,我傻傻地信了你,就这么出了门,后来就是我和冷晨碰了面,聊完古博轩的事情后,我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冷晨叫住了我,隐晦地提醒我如果身体不适就先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那时候才后知

    后觉地发现真相。”

    “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你身上,你尴不尴尬?你口中所谓的娇羞大概可以换一个词来形容,羞赫!”

    厉铭臣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也就是说,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乌龙?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个样子,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说到最后,夏念儿也有些赌气。

    哪怕他没有跟踪她,可是在他心中,她就这么不值得他信任吗?

    他竟然连问都不问,就这么自顾自地给她定了罪。

    厉铭臣静默了片刻之后,忽然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夏念儿挣扎着。

    她也不知道她心里在别扭些什么,但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我们回家!”厉铭臣也不多说什么,径直打横抱起她,朝着门外走去。

    夏念儿仍旧在挣扎着。

    “既然你觉得我对别人娇羞地笑了,那我就是对别人娇羞地笑了,你满意了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带颜色的帽子,那就戴着啊,抱我干什么?”

    厉铭臣任由她小腿胡乱地踢着。

    只是在快走出房门的时候,“别动!”

    “凭什么你说不动就不动?”夏念儿心中一团火在燃烧着。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了是一场误会,明明知道了他并没有跟踪她,可是她心中却总是觉得说不出的不对劲。

    “如果你想让所有人看到你走路姿势怪异的话,那就继续动,我不介意在这里把别人的误会坐实!”厉铭臣抱着她,轻描淡写地说道。

    夏念儿身子陡然一僵。

    挣扎的动作全都静止了。

    他……他简直不要脸!

    竟然用那种事情来威胁她,真是太过分了。

    “和你相比,脸又算什么!”厉铭臣低声在她耳边说着,往外走的步伐异常坚定,快走到车上的时候他又接了一句,“我还有更不要脸的,晚上你可以试试。”

    夏念儿被他的话惊得犹如五雷轰顶。

    刚刚她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

    不过现在这都不要紧了,他说什么更不要脸是怎么回事?

    不要是她想象地那样。

    到了车上,夏念儿还在不停地纠结着所谓晚上的更不要脸。

    厉铭臣沉沉地瞥了她一眼,闭眼掩去了眼底的沉痛。

    宝宝,再等等……

    再给我一段时间,我总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对你说出那个字眼。

    一定!

    寻找厉铭卿的动作要更快一些了。

    至于夏绾儿那里,不过一个蝼蚁,再让她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厉铭臣,你跟我说清楚,更不要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车上纠结了一路,下车后,夏念儿迟迟不肯往别墅里面走。

    厉铭臣瞥了她一眼,正准备打横抱起她。

    夏念儿见他要故技重施,脑中一热,忽然用力地抱住车门,眼中戒备地说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说清楚我是不可能跟你进门的,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我誓跟车门共存亡!”

    厉铭臣静在那里。

    司机傻在那里。

    老管家呆在那里。

    夏念儿死死地抱着车门。

    脑中的热度下去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多么幼稚,可是既然已经做出来了,只能将错就错错到底了。

    “夫人……”司机欲哭无泪地喊了一声。

    车门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它?

    最重要的是,夫人扒着车门,他也没办法把车开走,天知道他看到了这么一幕,会不会被厉总灭口啊?

    毕竟,对于厉总来说,这绝对算得上不能说出口的秘密了。

    而最能保守秘密的,就是死人了。

    越想越害怕,司机简直要哭出来了。

    夏念儿扭头看了一眼欲哭无泪的司机,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满脸绝望,就算她把车门拽下来也是厉铭臣出钱去修,他为什么哭丧着一张脸?难道说是在心疼车?

    没想到这个司机竟然这么敬业。

    司机感觉厉总和夫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他身上,于是他更想哭了。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在厉总和夫人下车的第一时间就把车开走。

    厉铭臣的视线与其说是落在司机身上,不如说是在追随着她的视线。

    一开始,他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扒车门,现在则是看着她一个劲的看着司机觉得不舒服了。

    那个司机有他好看吗?

    看什么司机?要看看他!这么想着,厉铭臣大跨步走到她身边,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及的动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