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37章:我们谈谈吧-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7章:我们谈谈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再也不会离开我!”

    久久等不到她的回应,厉铭臣忽然有些急迫地要求道。

    所有的冷静,所有的自持,在她面前全都是负数。

    夏念儿水眸中挣扎在翻腾着。

    她爱他,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在乎她,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她却不知道他的在乎到底是哪种在乎?

    越是深爱,越是不能迁就。

    “我们谈谈吧。”

    过了很长时间,夏念儿才缓缓说道。

    又听到这句熟悉的话,厉铭臣发誓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谈谈吧。

    刚刚她不是说他死了她怎么活吗?

    既然没了他都不愿意独活,为什么就不能答应他永远不能离开她呢?她究竟在纠结些什么?

    厉铭臣从没有这么一刻恨自己不是尤一溪,如果是尤一溪,应该能够看穿她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吧,应该不会让她哭成这个样子。

    爱一个人不就是要对她好吗?他愿意对她好,愿意给她他所有的一切。

    “你想谈些什么?”

    “谈一谈你和我,谈一谈我们的将来。”

    夏念儿唇角苦涩意浓,她也分不清这股苦涩是源自嘴里还是源自心里。

    “有什么好谈的,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这是早就注定好谁也没办法改变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要谈这些,厉铭臣心中就控制不住地抽痛着。

    难道她现在还想着要离开他?

    刚刚他都给过她机会了,刚刚她也说了没了他她怎么活,为什么还要去纠结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呢?

    闻言,夏念儿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悲哀。

    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她还能奢望他的爱吗?

    “为什么皱眉?”厉铭臣伸手摸向她的眉头,似乎想要用手抚平她眉间。

    感受到大手的热度,夏念儿没有任何征兆地往后退了退。

    见她躲闪,厉铭臣黑眸猛地暗了暗。

    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抗拒他的亲密吗?

    “厉铭臣,我们谈谈吧。”躲开后,夏念儿又重复着之前的话。

    厉铭臣紧紧地抿了抿唇角,冷硬道,“谈吧!”

    “厉铭臣,你爱我吗?”说话的时候,夏念儿紧紧地盯着他的黑眸,不敢错过他眼中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听到爱那个字眼的时候,厉铭臣瞳孔猛地缩了下,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有些凄厉的诅咒

    “厉家的男人都是不懂爱的怪物,你们的爱只会害人!”

    夏念儿紧紧地盯着他,自然没错过他脸上这番表情变化,她心突然抽搐了一下。

    只是一句爱或者不爱,有那么难说吗?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过了很久,厉铭臣才压下了脑中那道凄厉的声音,他闭了闭眼,沙哑地回了这么一句。

    然而,这句话却不是夏念儿想要听的。

    “你只需要回答我爱还是不爱就可以了。”她有些急促地追问道。

    就算不爱,就算是痛彻心扉,她也要明明白白地痛。

    厉铭臣知道她想听的答案,可那个爱字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爱会害人的话,那不爱不就可以了,反正他会一辈子和她在一起,也会一辈子对她好。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厉铭臣仍旧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夏念儿本想继续追问下去,可却不经意看到了他脸上的沉痛之色,她忽然一窒,追问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他这么避讳这个问题?

    难道是和当年厉家的禁忌有关系?

    “你为什么跟踪我?这次跟踪是第一次还是第几次?”

    沉默了半天,夏念儿最终还是换了个问题。

    “没有!”厉铭臣这次回答地很快,几乎在她声音落地的时候,他就斩钉截铁地回道。

    夏念儿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有?是没有跟踪她还是什么别的没有?

    “没有跟踪!”见她疑惑,厉铭臣这次多说了两个字。

    竟然是没有跟踪?

    “那你怎么会碰到我和古博轩的经纪人见面?”夏念儿急切地追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没有跟踪,她心里陡然一松。

    承认吧,她心里其实一直都期盼着他没有跟踪过她。

    厉铭臣看了她一眼,低沉道,“凑巧!”

    确实是凑巧,只是他掩去了夏绾儿的存在。

    现在还没有找到厉铭卿,所以还不能让她知道他和夏绾儿有联系。

    “竟然是凑巧吗?”夏念儿有些失神地喃喃道。

    见她失神,厉铭臣又多说了几句,“当时,你对着那个人笑得很娇羞,对我都没那么笑过!”

    说到后面一句,他自己可能都没发觉,话中究竟有多么酸。

    夏念儿只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醋意。

    这股醋意闻到鼻间传到心里,竟然让她觉得微微发甜。

    不过,娇羞地笑?

    她什么时候对着冷晨娇羞地笑了?

    “我没有。”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念儿却还是凭借本能第一时间反驳道。

    厉铭臣眉心皱成一道死结,“有!”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夏念儿又仔细地回想了半天,却还是没有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和冷晨从头到尾都是很正常的对话,根本就不可能娇羞地笑啊。

    见她一脸无辜,厉铭臣又想起了之前的画面。

    他咬牙道,“没有?我亲眼见到他坐着你站着,你低着头小脸红得简直不像话,不过就是你对别的男人这么笑,我还是不舍得伤你一分一毫!”

    闻言,夏念儿心中先是一震,随即又是满满的疑惑不解。

    看他说的这么有凭有据的,可她真的没娇羞地笑啊……

    等等!

    “你刚刚说冷晨,哦,就是古博轩的经纪人坐着我站着?”

    厉铭臣冷着脸点头。

    夏念儿突然回忆起了当时的一个情景

    她临走的时候,冷晨忽然出声提醒她,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让她身体不舒服还是先好好休息,那时候她想起就这么姿势怪异地走了一路以及早上佣人们和老管家怪异的注视,难免有几分不好意思。

    该不会他口中娇羞地笑是这个吧?“我想我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