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36章:你死了,我怎么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6章:你死了,我怎么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低不可闻的喃喃声,听到厉铭臣耳朵里,却震耳欲聋。

    她刚刚说

    他死了,她要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厉铭臣脚底好像生了根一般,他想要冲过去紧紧地抱住她,却一动也不能动。

    刚刚他没有听错吧?

    她确实是说了那话吧。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低沉的声音近乎喑哑,厉铭臣黑眸定定地凝望着她,像是等待判决的囚犯。

    夏念儿有些自暴自弃地哭道,“我说,如果你死了我要怎么办?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厉铭臣,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在我手上,我又该怎么办?”

    “你死了,我要怎么活?”

    说完,眼底的泪已经决堤,夏念儿放肆地哭着,尽情发泄着心中的恐惧。

    就在那个时候,只要她手一颤……

    只要她手一颤!

    这个世界上就永远不会再有一个叫做厉铭臣的男人,永远不会再有一个让她爱恨不能的男人!

    厉铭臣双手紧紧地攥成拳,他凝眸看了她几秒钟,忽然大跨步地走到她身前,狠狠地将她抱到了怀里。

    大力的力道,似乎要将她揉到骨血里。

    夏念儿仍旧在哭着,或许说哭得更加厉害了。

    熟悉到让她颤栗的气息,汇聚到她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

    如果那时候她扣动了扳机,那这股熟悉的气息就会永永远远地消失,哪怕她上天入地也再寻觅不到。

    越想,她就越是害怕。

    怕到灵魂都在战栗。

    厉铭臣紧紧地抱着她,任由她把眼泪哭到他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十分钟过去了,夏念儿仍在哭着,厉铭臣紧紧地抱着她。

    二十分钟过去了,夏念儿还在哭着,厉铭臣紧紧地抱着她,大手缓缓地摩挲着她的后背,似在安抚。

    三十分钟过去了,夏念儿哭声已经沙哑,却还在哽咽抽泣着,厉铭臣抱着她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黑眸缓缓地聚出一道凌厉的光,他用力地抱了她一下后,缓缓地松开了手。

    “乖!不哭了!”

    定定地注视着她的泪眼,厉铭臣黑眸划过一抹心疼。

    他的宝宝,怕是吓坏了!

    夏念儿眼泪完全不受意识的控制,晶莹的泪珠仍旧在不停地往下掉着,湿润了她的脸,打痛了他的心。

    “不哭了!”厉铭臣声音干涩地又重复了一遍。

    他越是说不哭,夏念儿的眼泪就掉的愈发急。

    “你再哭,我就亲到你不哭!”厉铭臣薄唇抿了几次,才生硬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果然,这句话起了作用。

    夏念儿的眼泪渐渐地止住了。

    一瞬间,厉铭臣也不知道是庆幸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再说些什么。

    门外,文医生听了好半天,见里面的哭声停了几分钟,他才推门进入。

    一进门,他就听到了一句低沉的话。

    “以后再不会了!”

    文医生收敛了一下呼吸,准备偷偷退出去。

    他貌似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还是赶紧撤吧。

    厉少的八卦可不是那么好看的,命不够硬还是不要那么好奇了。

    还没来得及完全退出去,一道声音叫住了他。

    厉铭臣说完那句不是承诺胜似承诺的话,浑身都有些僵硬。

    正巧这时候他察觉到室内多了第三个人的气息,想着这时候能够出现的只有文医生了,他叫住了他。

    文医生脸色一僵。

    厉少这是打算跟他算账?

    “厉少,我刚刚什么没听到。”

    “药呢?”厉铭臣冷声问道。

    文医生急忙把药递过去,不过是一些安神的药,以前厉少整夜整夜地失眠,他配了很多安神的药,所以都是现成的,也因为是现成的,他才回来地这么快,也才在门口听了半天的墙角。

    厉铭臣接过药,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没听到什么?一会跟我说清楚!”

    闻言,文医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一把老骨头,哪里经得起厉少的捶打?他又不是尤一溪那帮小子,皮糙肉厚的,被拉出去试试身手也不过是躺个几天就又活蹦乱跳的。

    这么想着,文医生趁着厉少的注意力没在他的身上,急忙走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先跑吧。

    对于他的离开,厉铭臣也察觉到了,只是现在却没时间理他。

    将手中的药剂递给夏念儿,“喝药!”

    夏念儿看了看他手中的药,迟疑了片刻没有接过去。

    见她不动作,厉铭臣眼神一暗,直接把药**打开,自己喝了下去。

    夏念儿歪头看着他的动作,不是让她喝药吗?他怎么喝了?

    药,还可以乱喝的吗?

    正疑惑的时候,一片灼热的唇叩开了她的牙关。

    夏念儿来不及反应,唇齿间满是苦涩的味道。

    被迫咽下了药之后,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他刚刚为什么先把药喝了,原来他是打算亲自喂她。

    厉铭臣喂完她药之后,没有过多停留,薄唇就离开了她的红唇。

    黑眸深处压抑着翻涌的暗流,不过哪怕暗流再汹涌,他还是压抑着。

    她的情绪还处在不稳定中,他不能再吓到她。

    如果不是她刚刚不肯喝药,他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喂药。

    对于他过快的撤离,夏念儿心中也是有些疑惑的。

    他竟然没有趁机欺负她?

    想到这,夏念儿用力地咬了咬唇瓣。

    夏念儿啊夏念儿,你在想些什么?难道还盼着他欺负你吗?

    厉铭臣用尽全力压抑着翻涌的暗流,自然错过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也幸亏是忽略了,否则接下来肯定会失控。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看得夏念儿都有些不自在了,他才低声郑重道,“之前的事情,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不过你再也没有离开我的机会了,就算你要离开,我也绝对不会放你离开,

    你是我的!”

    听着他霸道的话,夏念儿唇瓣咬地愈发用力了。很快,唇瓣上就印上了一排牙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