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33章:他哭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3章:他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33章:他哭了?

    他哭了?

    夏念儿心魂都被这三个字震地狠狠颤了颤。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重逢后,她从来没有见过他掉一滴泪。

    他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她始终记得。

    “我这辈子唯一会流的液体只有汗水和血,眼泪只属于弱者,男儿生在世,就该流血流汗不流泪!”

    这话还言犹在耳,他现在竟然哭了?

    夏念儿睁眼,想要伸手抹去脸上的泪,却发现手却镣铐牢牢地锁住,动也不能动。

    她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就算他哭了,又能怎么样?

    所有的一切,并不会因为一滴泪而有所改变,曾经发生的就是发生了,时光不可能倒流。

    厉铭臣也被眼底的湿意震到。

    他刚刚是流泪了?

    “不许不爱我!不许不敢爱!不许!不许!不许!”

    近乎于蛮狠地抹去眼角的湿润,厉铭臣看着她,黑眸中的风云汇聚,似乎要将她溺毙其中。

    “凭什么不许?就凭你准备一辈子将我锁在床上吗?”

    夏念儿对上他的视线,苦涩黯然。

    厉铭臣这才想起还将她锁着,他用力地抿了抿唇角,没有说什么,只是近乎于急迫地将她手上的镣铐打开。

    “我不锁住你,你不许不敢爱!”

    开完之后,他仍旧用力地看着她,出口的每个字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牢牢地将她抱在怀里,厉铭臣像是抱着唯一的救赎般,死死地抱着。

    被他抱在怀里,夏念儿身子颤了颤。

    还是那个灼热的怀抱,还是那抹熟悉的气息,可是她却不能从中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了。

    久久

    “为什么不看着我?”

    厉铭臣见她眼睛又闭上,咬着牙问道。

    她是下定决心要离开了他了吗?

    他决不允许!

    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说好了要永远陪着他的,她不能对他食言,不能!

    夏念儿心里乱成了一团麻线。

    她现在都说不清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已经决定了不再爱,明明决定了要把自己的心好好封锁起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哪怕她这辈子再也不能爱上第二个人,她也绝对不要委曲求全的爱情。

    就算孤独终老,也是自由的孤独终老。

    “……你放开我吧。”睁眼,夏念儿淡淡地要求着。

    厉铭臣非但没有放,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不放,这辈子都不放!”

    “厉铭臣,你这样子有意思吗?你总不能一辈子抱着我不松手,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以为说过了永远就是永远,以为拥有了一件东西就永远属于自己。”

    说这话的时候,夏念儿的心中一阵一阵地疼着。

    她也希望她可以什么都不想,她也希望可以就这么抱着他永远不松手,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说话的语气越淡,厉铭臣心中的恐慌就越是浓烈。

    他总有种会永远失去她的感觉。

    如果没有她,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厉铭臣,我们谈谈吧。”夏念儿再次开口。

    厉铭臣没有松手,只是沙哑着问道,“谈什么?”

    “谈一谈你和我,谈一谈我们的问题。”夏念儿声音微微搀着,她心里远没有她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甜腥味充斥在口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唇瓣已经被她咬破。

    厉铭臣抱着她,“就这么谈!”

    夏念儿也不再和他争论这个,她停顿了几秒,稳了稳颤到不行的心脏,才开口说道。

    “你还记得我们曾经有过的一次争吵吗?”

    说完,她不等他回答,就自顾自地重复着。

    “那次我问你,厉铭臣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当时你回答我,说我是你的女人!”

    “然后我又问你,女人?是不是该说是专属物更合适一些?而你当时的回答是专属物?你倒是很会给自己定义,这辈子你的男人只有一个名字厉铭臣!”

    “再之后我问的是厉铭臣,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个人看待?我是个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人际往来,你这样将我圈在一个方寸大小的圈子里,和对待一只狗一只猫一只鸟有什么区别?”

    “而你当时的回答是猫?狗?鸟?呵呵!说完你就不问三十二十一地强吻了我。”

    “强吻之后你说,你拒绝我?夏念儿,这辈子你都休想逃离我的身边,就是死,你的骨灰也只能和我合葬!这辈子,你都别想有其他念头!”

    “那时候我说了,厉铭臣,你个疯子,而你告诉我,对啊,你就是个疯子,而我只能陪着你这个疯子天荒地老了。”

    随着她的话,厉铭臣的记忆也在逐渐复苏中。

    夏念儿几乎是在情景重现,她说的和当时的对话一字不差。

    “厉铭臣,也许你奇怪,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到底是你的什么,这个疑问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只是被我压在了心底,而现在这个疑问又被勾了上来。”

    “如果你爱我的话,那就给我信任尊重,如果你不爱我的话,那就放过我好不好?”

    随着最后一个好字落地,厉铭臣忽然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是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人!”

    闻言,夏念儿眼中闪过一抹彻骨的悲凉。

    哪怕他这个时候说句我爱你,她都有继续下去的勇气。

    可是,没有!

    他到底爱不爱她?

    还是说,他追求的只是那个记忆中独属于他的宝宝?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夏念儿眼底猛地闪过一抹惊惶。

    难道说,事情的真相真的像她刚刚想的那样?

    “我再问你最后一句,你能不能接受我和其他人正常的社交?还是说,你希望我这辈子除了你,任何人都不要接触。”

    “除了我,你还可以”厉铭臣皱眉回道。

    听到这,夏念儿眼中闪过一抹光亮。

    很快,这抹光亮就在他下一句话中破灭了。

    “你还可以接触我们的孩子。”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夏念儿几乎要遮掩不住眼底的痛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