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29章:质问-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9章:质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管家站在门口,不住地朝她使着眼色。

    夏念儿有些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抱着这种疑惑,她朝客厅中走着。

    厉铭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周身满是冷厉的气息。

    “小哥哥,你回来了?不是说今天很忙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想到他现在会在家,夏念儿有些惊喜地走向他。

    惊喜下,她自然忽略了他周身冷厉的气息。

    厉铭臣坐在一片阴影中,黑眸被这阴影蕴上了一层浓重的暗色,“去哪了?”

    “我去见了一个朋友。”说到这,夏念儿想到冷晨提醒她的事情,小脸忍不住有些羞红。

    小哥哥真是太坏了,明明都看出来了,偏偏不告诉她,就这么任由她出丑,还骗她说什么她今天格外美,哼,小哥哥也学坏了,学会骗人了。

    厉铭臣抬眸,正巧瞥见她脸上的那抹羞红,他薄唇抿地愈发紧了。

    仅仅是提到那个人就让她脸都羞红了吗?

    猝不及防,夏念儿被一股蛮力拉到沙发上。

    她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娇嗔道,“你干嘛呀?还有人在呢。”

    明明她不是一个爱撒娇的人,偏偏在他面前总是忍不住撒娇。

    厉铭臣薄唇勾起一抹凉凉的弧度,“现在知道有人在了?”

    刚刚在咖啡厅,众目睽睽之下,也没见她觉得什么大庭广众啊,现在倒是觉得有人在了,呵!

    心中的戾气不断地堆积着,他黑眸渐渐染上了几分腥红。

    哪怕再迟钝,夏念儿这时候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小哥哥,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厉铭臣冷笑一声,“我疯了,才会同意你出去。”

    看着他脸上的凉薄,夏念儿心中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一切还都好好的啊,怎么只是出去了一趟,就变得这么奇奇怪怪?

    等等!

    他刚刚问的第一句话是去哪了,第二句话是现在知道有人在了,第三句话是我怎么了?我疯了才会同意你出去……

    这些话单独听起来都没什么问题,可是连在一起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别有内情,尤其是第二句。

    难道说

    他跟踪她?

    想到这个可能,夏念儿心中陡地一沉。

    “你是不是跟踪我了?”

    厉铭臣冷冷一笑,“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闻言,夏念儿红润的小脸顿时惨白。

    这个回答,基本上已经等于默认了。

    明明他都答应给她自由让她出去了,为什么又要跟踪她?

    他心中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爱人还是金丝雀?

    当初两人曾经争吵过的话又涌上了心中,当时那个争吵并没有吵出个什么结果,只是后来因为相认的事情,把这个争吵压在了心底,但是现在又浮了上来。

    厉铭臣心中的暴虐已经肆虐到疯狂。

    在她心中,他就是这样一个形象吗?

    也是,她曾经说过他是一个变态,一个变态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可以想象的。

    “那个人是谁?”

    听着从牙根深处挤出的冷声,夏念儿心中的悲哀愈发浓重了,小脸也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悲哀之色。

    见状,厉铭臣心底一揪。

    不过,很快他唇角就扬起了一抹冷笑。

    悲哀?

    她在悲哀什么?

    现在被带了原谅色帽子的是他不是她吧!

    从咖啡厅离开之后,他将所有事情安排好,却没心情在那里等着,心底一团火始终熊熊地燃烧着,几乎要将他的四肢百骸都焚烧殆尽。

    在这团火下,他几乎是用了正常速度的一半就回到了别墅。

    黑眸定定地盯着她,厉铭臣执着地等着一个答案。

    他倒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能够让她在那个人面前那样浅笑嫣然,能够让她在得到自由的第一时间就选择去见他。

    越想,厉铭臣心中就越是酸,就像是打翻了一坛陈年的老陈醋。

    漫天的酸气。

    “说!”

    听着他一句比一句冷的逼问,夏念儿闭了闭眼,过了半天才说道,“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我去见他只是想问一些事情,你不要多想。”

    “无关紧要?”厉铭臣又是一声冷笑,“无关紧要的人,你对着他笑得含羞带怯?夏念儿,你到底有没有心?还是说,你的心可以分成无数份?我在你心中,又算什么?”

    夏念儿本来还勉强维持着冷静,不想和他吵。

    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小哥哥是因为经历大变所以性子才会变得这么敏感多疑,她不能和他吵,要好好和他解释。

    可是,这所有的心里建设在他说完那些话之后全都烟消云散了。

    他竟然说她脚踏多只船?

    夏念儿眼圈忍不住红了。

    哪怕当初在夏家被所有人指责的时候,她心里都没有这么痛。

    毕竟她对夏家的人并没有太高的期望,但是他却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重要程度要高过她自己。

    越是重要,越是期待,才会越是伤心,越是失望。

    “你还是不相信我……”

    话音落地,眼泪也顺势落地。

    看着她眼角划过的清泪,厉铭臣紧攥的拳颤了颤,他咬紧牙根,厉声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相信你?我最后问你一遍,那个人是谁!”

    “我也最后一遍告诉你,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夏念儿倔强地看着他,眼底满是受伤。

    厉铭臣黑眸渐渐被腥红染满,他一点儿一点儿地朝她逼近,薄唇掀起一抹凉薄到极致的弧度,“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敢和我抢女人,果然有胆子!”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满是血腥味。

    夏念儿是见识过他的手段的,她身子忍不住有些颤抖,出口的话都带着满满的颤音,“厉铭臣,你要做什么?我都跟你说了,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非要知道是吧,那我告诉你,那个人是古博轩的经纪人,我有些疑问想要和他求证,所以才会去见他,我们两个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要伤及无辜!”“小哥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