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24章:其实我不乖-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4章:其实我不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言,厉铭臣呼吸猛地一重。

    他双拳攥地很紧,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她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此压抑自己的怒气,可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她的话,也根本不会勾起他心底的魔,让他瞬间就被暴戾包围。

    “一定要出去?”

    过了很久,厉铭臣才咬牙冷道。

    夏念儿重重地点头,“一定!”

    “小哥哥,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遇到事情只会躲到你背后哭的小丫头了,我希望能够帮你分担一些东西,哪怕我的力量会很浅薄,但起码你不用什么事情都一个人了。”

    “小哥哥,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并没有告诉我,不过不着急,我等着你愿意告诉我的那一天,我希望我一定能等到的,中间这段时间就让我努力追追你好不好?你要是真的心疼我的话,就慢一点等等我。”

    “你说过,有些事情我不在乎但你会心疼,同样的话我也想告诉你,你这样我也会心疼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夏念儿始终直视着他的眼睛,想让他看清眼底的心疼。

    厉铭臣心底的暴戾之火,瞬间被浇熄。

    他极端厌恶身边的人或者事脱离掌控,他知道这种心理是有些病态的,但是他改不了也不想改。

    不过,如果是她,他也许能试着说服自己,去克服这种病态的心理。

    她心疼他吗?

    这个世界上,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会跟他说这话的人。

    刚刚记事的时候,他就被迫剥夺了童年,因为他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厉氏家族,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强大强大再强大,强大到足以庇护整个厉氏,强大到让所有人仰望。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虽然过程波折,但他终究还是成长为了让所有人仰望的强者。

    有人敬畏他,有人痴迷他,有人畏惧他,有人信仰他,有人相信他,有人厌恶他,有人咒骂他……

    可唯独只有他爱进了骨髓里的这个人,会跟他说心疼他。

    “我要知道你每天的行程,另外,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家!”

    沉默许久后,厉铭臣紧紧地抱了她一下,起身丢下这么一句话。

    夏念儿唇角缓缓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

    小哥哥,以前都是你护着我,以后我会尽我所能地护着你。

    当初刚刚和小哥哥相认的时候,她见小哥哥始终没提起那件让她保管的东西,就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如今过去了这么久,小哥哥依旧没提起过,也就是说

    极大的可能,那件东西不是小哥哥让她保存的。

    那,是谁冒充了小哥哥的身份?

    这个人又有什么阴谋?他这么做的用意在哪里?

    虽然现在迷雾重重,但是没关系,她可以一点点儿抽丝剥茧,只要对方有所谋求,那就一定会在她面前现身的,那到时候她就可以顺藤摸瓜,查出事情的真相了。

    小哥哥保护了她那么多次,她这次也要好好保护小哥哥。

    不管对方是谁,想要伤害小哥哥,一定要先过了她这关,只要她还能站着,就不会让人伤到小哥哥。

    入夜

    厉铭臣回到卧室。

    本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可一进卧室见到的却是她坐在椅子上头一点一点的模样。

    明明都困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不睡觉?

    厉铭臣拧眉,眉尾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愉悦。

    被打横抱起来的时候,夏念儿就醒了。

    她抬头看向上方的人,软糯地说道,“小哥哥,你回来了?我想等你回来,可实在太困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不用等我。”厉铭臣将她放到床上。

    夏念儿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小声道:“可是,我想等啊。”

    厉铭臣往浴室走的脚步一顿。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女人?

    短短一句话,就足以让他心底开满喜悦之花。

    夏念儿偷偷笑着,凝望着那道背影。

    厉铭臣洗澡的时候,感觉到一道视线始终紧紧的黏着。

    几分钟后,他随手拿起一个浴袍,刚想披上,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原本的浴袍就换成了浴巾,而且那浴巾裹得实在是松松垮垮的,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夏念儿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停止,急忙躺好,收回视线。

    厉铭臣从浴室中出来,看到的就是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唇角不自觉地扯起一抹弧度,他迈大步朝床走去。

    夏念儿虽然躺好了,余光却忍不住往他的方向瞟着。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跟中了魔似的,脑中满是他含笑冲她勾手的画面,每每想起来,她心中就好像揣了一万头小鹿,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正偷瞧着,视线忽然对上一道视线。

    夏念儿一惊,急忙收回余光,可是已经晚了。

    “要想看的话,就光明正大的看,反正名正言顺。”

    厉铭臣低沉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夏念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睁眼,看着我!”就这么几秒的功夫,他已经走到床边,强硬地命令道。

    夏念儿下意识地按照他的话去做,一睁眼就对上了他不着一物的上半身,再定睛一看,他只在腰间松松垮垮地围着一条浴巾,头发上的水往下低落,很快就没入了浴巾中。

    她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你……你把衣服穿好啊……”她小声地嗔道。

    厉铭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刚刚偷窥的胆子去哪里了?”

    “被狗吃了。”夏念儿不假思索地说道。

    说完,她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话不等于承认刚刚她确实偷窥他了吗?

    小哥哥竟然给她设计语言陷阱,太坏了!

    “谁偷窥你了?我才没有偷窥你,我很困了,要睡觉了,小哥哥你收拾一下也赶紧睡吧。”关键时刻,夏念儿又发挥了她强大的鸵鸟功能,把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打算用这种方式把这个话题含糊过去。

    厉铭臣仍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幽光,唇角也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呀!”猝不及防地,夏念儿发出一声急促的惊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