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21章:和他并肩而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章:和他并肩而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场针锋相对,就这么在夏念儿一声小哥哥下归为平静。看看自家死人脸的孙子,再看看乖乖巧巧的孙媳妇,两相对比之下,厉老爷子看厉铭臣越发不顺眼了,之前心心念念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把孙子盼回来了,可是厉老爷子却觉得多看厉铭臣一眼,心脏梗

    塞的几率就大一分。

    他年纪大了,还想多活几年,抱抱曾孙子。

    至于孙子,有了乖乖巧巧的孙媳妇和未来不久就会有更加乖乖巧巧的曾孙或者曾孙女,厉老爷子表示厉铭臣可以去和厉氏集团相亲相爱了。

    不对,相亲相爱之前先让他的孙媳妇怀上曾孙。

    夏念儿看着厉老爷子满脸严肃,丝毫不知道他心中这一番心理活动,她只当老爷子被伤透了心,忍不住说道:“厉爷爷,你还好吗?”

    “叫什么厉爷爷,直接叫爷爷就行了。”厉老爷子扭头对上她,笑得那叫一个慈祥和蔼。

    厉铭臣冷眼看着厉老爷子在那装慈祥,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爷爷,我一向毛毛躁躁的,这个镯子在我手里也是糟蹋了,为了避免哪天我不小心摔碎了,您能先替我收着吗?等哪天我能够承担得起这份重担的时候,再从您手上讨过来。”

    夏念儿犹豫了片刻,还是把手上的玉镯摘了下来。

    来之前,她考虑了很久。

    不管怎么样,这个玉镯她不能要,起码现在不能要。

    首先,虽然她能够感觉得到厉爷爷是真心疼爱小哥哥也是真心喜爱她,可是作为一个没有亲身经历过当年禁忌的旁观者,哪怕她和小哥哥的关系再亲密,她都不能替他做任何决定。

    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感同身受,有的只是冷暖自知,针不刺到自己身上,永远不会感觉到有多痛。

    所以,她不能也不愿意成为小哥哥的那个缺口。

    小哥哥将来可以有一天自己想通,但是她不能成为帮着别人让他想通的帮手。

    其次,就算小哥哥现在想通了,这个镯子她还是承受不起。

    以她目前的状态,是当不起一个家族的当家主母的,虽然小哥哥说万事有他在,但是她曾经读过一首诗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阴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长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她不愿意成为依附小哥哥而生的菟丝花,她要做就做和他并肩而生的木棉!

    厉老爷子看着她清澈而坚定的目光,静默了几秒后忽然开怀大笑。

    不愧是他认定的孙媳妇,光是这份风骨就胜过了无数名门闺秀。自从知道夏念儿就是孙子选定的孙媳妇之后,厉老爷子虽然没有刻意去调查孙子选定的人,但是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了一些信息,比如这个孙媳妇是出自夏家,之前有过一个未婚夫但是被妹妹设计去了等等

    。

    在没有见面之前,他还是多少有过几分担忧的,想着那样家庭长出来的内里能够是好的吗?可那天在别墅见了一面之后,那几分担忧全都烟消云散了。

    别的不说,他虽然老了,但是还没老眼昏花,看人还是能够看准的。

    “镯子给你就是给你了,它就是摔在你手上也是它的福分,不过是一个死物罢了,我厉家未来的主母哪里有什么配不上的,只有你想要不想要的。”

    闻言,夏念儿震惊地瞪大双眼。

    不愧是亲祖孙,说的话都是那么类似。

    可是,这个镯子……

    见她犹豫,厉铭臣也猜到了她心中几分心思,心头忍不住慰贴。

    “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早拿晚拿都是一样,拿着吧。”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夏念儿只能拿着这个镯子了,不过她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成长为能够配得上这个镯子的主人。

    见她终于安心收下了这个镯子,厉老爷子又是一笑,看向厉铭臣的眼神多了几分宽慰。

    中午

    夏念儿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上午已经过去了。

    这一上午,她一直在旁边看着厉老爷子和厉铭臣下棋。

    对于围棋,她谈不上精通,但是多少懂些,当初老师特意教了她围棋,并且说如果能够把一盘棋下明白了,那大多数场合她都可以立足不败之地了。

    棋盘如人生,棋盘如战场,黑白两子博弈间,暗藏杀机。

    这一上午,厉老爷子和厉铭臣你来我往之间,步步惊心,夏念儿在旁边看得也是全神贯注。

    实在是太紧张了。

    听着身旁蓦地重起来的呼吸声,厉老爷子忽然起身,和蔼地笑道,“丫头,爷爷年纪大了,下的实在有点累了,不如你替爷爷把这盘棋下完吧。”

    说完,他不给夏念儿拒绝的机会,直接将她按在了那边。

    夏念儿的确有些心痒痒,她从来没有和人面对面下过棋,只是和老师手谈过。

    几番你来我往之后,夏念儿陷入了一个必死的僵局中。

    捻起一颗白子,她几乎没多加思索,直接落子。

    “哈哈哈,好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好好好!”厉老爷子在旁边看着,笑得很是开心。

    他果然没料错,这丫头是个懂棋的,而且比他想象地还要精通。

    只是这个棋路,忍不住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这丫头会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