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17章:酒后变身妖孽-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7章:酒后变身妖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称之为妖?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称之为孽?

    说起这个,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答案——

    有人说妲己是妖,是孽,被她看一眼,魂魄都要被勾走!

    也有人说褒姒这样的女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妖孽,只是浅浅一笑,便可颠覆一个时代!

    ……

    ……

    ……

    一个人心中一个妖孽,虽然答案不大相同,可众人的答案还是有些共通的,那就是这些妖孽大多是倾国倾城的妖姬。

    也许,在众人心中都认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称得上妖孽。

    可现在厉铭臣忽然对于妖孽有了具体化的认知。

    妖孽?不用找,他身边就一现成的,这世上如果真有收妖的道士,第一个收的就是他身边这个酒后大变身的女人吧。

    时间倒退回一个小时前

    夏念儿接过那杯酒,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一口喝了下去。

    厉铭臣心中也有几分小心思,就这么一杯一杯地陪她喝着。

    不知不觉,很快桌上的酒**很快就空了几**。

    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厉铭臣发现的时候,夏念儿一双水眸已经变得雾蒙蒙的,似乎蕴着无限的春色,似睁非睁。

    她舔了舔唇角不小心染上的酒红,懒懒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厉铭臣心中本就积攒了许多心火,如今她又这样看着他,他黑眸一点点暗了下去。

    见他如此模样,喝醉的夏念儿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不由得生出两分逗弄之心。

    她起身走到他身边,红唇,缓缓凑向他。

    时间一点点儿地流逝……

    等厉铭臣回过神想要反客为主教训她的时候,她的唇已经缓缓下移。

    厉铭臣呼吸一下子就重了起来。

    他让他喝酒确实是想再见一见她酒后不同于平常的样子,可今天这也太不同于平常了,如果任由她继续下去,他不敢保证一会儿会不会伤到她。

    最开始让她喝酒只是想看看她酒后不同于平常的样子,或许还有一些不可与外人道的小心思,但无论如何,他也没想着让事情到了现在失控的地步。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伸手挡住了她。

    见状,夏念儿有些不开心了,她嗔怒地看着他,眉目间尽是潋滟的风情。

    “夏念儿,你要干什么?!”

    厉铭臣厉声喝着,想要借此唤回她几分理智。

    夏念儿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是个大坏蛋,你欺负人,我都没有干什么,你就骂我,你凭什么骂我?你为什么骂我?我凭什么让你骂?我为什么让你骂?”

    厉铭臣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转变,明明她之前醉酒没有这么……这么大变样啊!

    停顿了好半天,他才沉声回道:“我没有骂你,也没有凶你,只是要你乖一点,好了,喝了这么多酒去睡觉吧!”

    现在他并不想看她酒后大变样了,只想她乖乖的。

    只是夏念儿怎么可能如他所想一样乖呢?!

    听完他的话后,她脸上委屈的表情愈发浓重了,“你是在说我无理取闹吗?还是在说我借酒装疯?我告诉你,我没有喝醉,我还能再继续喝。”

    见状,厉铭臣忍不住摇了摇头。

    真是自作孽!

    见他摇头,夏念儿愤愤地哼道:“你不信我没喝醉?我还能吟诗呢,你听我给你吟,去年今日此门中,映日荷花别样红,飞流直下三千尺,人生长恨水长东,相见时难别亦难,一别西风又一年……”

    厉铭臣听得头都大了,这都哪跟哪啊,完全是一个诗词大杂烩,偏偏听上去还挺押韵。

    就在他头大的时候,夏念儿嘴上也没停,现在已经说到了,“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欲穷千里目,自挂东南枝;亲朋无一字,自挂东南枝;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厉铭臣实在不想听下去了,伸手去捂她的嘴。

    夏念儿不依不饶地挣扎着……

    接下来的一切,完全失控了!

    等到夏念儿再次恢复清醒,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她晃晃昏昏沉沉的脑袋,稍稍一动,就感觉浑身上下哪哪都疼地厉害。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她的记忆只截止到喝酒的时候。

    记忆中,她因为再次不小心说错了话,所以有些逃避地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大有喝醉了就可以逃过一劫的念头。

    难道是小哥哥趁她喝醉了欺负了她?

    不!小哥哥绝对不会这样的!

    那怎么回事?

    强忍着酸痛,她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

    一看,她瞬间惊住了!

    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好地方,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印记。

    难道说真的是小哥哥趁她喝醉了欺负了她?

    或者说她借着喝醉了欺负了小哥哥?

    为什么每次喝完酒都会断片,夏念儿觉得脑子中都是浆糊,完全转不动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捂着小脑袋,自言自语地纠结道。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小哥哥人也不在这里,喝完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算了,她在这再纠结也想不起来,不如去问问小哥哥吧,反正小哥哥肯定知道事情的原委是怎么样的,真的是喝酒误事,下次哪怕负荆请罪也不能以酒赔罪了,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唉,夏念儿啊夏念儿,切记切记以后千万千万不能喝酒了,在小哥哥面前丢人还好,如果真的在外人面前丢人,那她才是真的不要做人了。

    小哥哥呢?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有时候人真的不经念叨,说曹操曹操到,正在她满脑子想厉铭臣的时候,忽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夏念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听到开门声。

    打断她纠结思绪的是一道低沉喑哑的声音——

    “睡醒了?饿不饿?如果饿的话,楼下午餐已经准备好了,穿好衣服下去吃吧!”

    午餐?

    “现在才中午吗?”  “是中午,不过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