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16章:喝酒压惊还是壮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章:喝酒压惊还是壮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淡淡一瞥,厉铭臣就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难得她有了几分愧疚之心,如果不利用一番,那就不是厉铭臣了。

    “你刚刚在想什么?难道是觉得我故意把这杯姜汤藏了起来?”

    说完,厉铭臣脸上满是冷厉之色。

    夏念儿说是不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她左右为难地看着他,话几次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

    见状,厉铭臣脸上的冷色愈发浓了,“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形象!夏念儿,你到底有没有心?如果我想怎么样你,你觉得你跑得掉吗?还用得着特意藏起一杯姜汤?你身上哪个地方不是属于我的?”

    不会特意,但是如果巧合碰上了,他自然不会介意利用一番。

    对于她,他永远是要不够的!

    夏念儿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两眼,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小哥哥,我承认我刚刚确实是误会了,谁叫你刚刚那样欺负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跟你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厉铭臣冷冷地回道。

    警察?

    夏念儿小嘴微张,有些吃惊。

    他这也太有点小题大做了。

    她承认误会他是她的不对,但是换成谁谁也会多想的啊,况且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厉铭臣看着她这幅吃惊的模样,眼底笑意一闪而过,随即愈发冷肃地说道:“如果这就是你道歉的诚意的话,那就不用了,反正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个变态,变态自然做不出什么好事,只能做变态的事情了

    。”

    想到之前说过的变态两个字,夏念儿心中的愧疚愈发浓重了。

    “小哥哥,如果你觉得诚意不够的话,那我负荆请罪好不好?”

    “负荆请罪?荆棘伤到了你,心疼的还不是我?”

    “那怎么办啊?要不小哥哥你说,你觉得怎么样才能够原谅我,只要你说我一定照做好不好?”

    看着事态一步步被引向他想要的结果,厉铭臣却没急着说出早就想好的说法,而是静了几秒之后才说道:“如果你诚心诚意地道歉的话,那就一会陪我好好喝几杯,就算你以酒赔罪了。”

    提到喝酒,夏念儿不免有些迟疑。

    当初,她有一个同学告诉她,千万不要在外面喝酒。

    而且,她每次喝完酒都会失去酒后的记忆。

    “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厉铭臣不愧是厉老爷子一手培养出来的,这招以退为进玩的同样精彩。

    小哥哥也不算外人,别墅这里是他们两个的家也不算外面,在这里喝酒应该没什么事情。

    夏念儿用力攥了攥拳,下定了决心。

    “小哥哥,我愿意的。”

    闻言,厉铭臣背转过身,低低地咳嗽了声,掩去了脸上浮起的笑意。

    再次转过身后,他又是那副严肃的模样,“走吧,先去吃早饭吧。”

    换好衣服后,夏念儿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朝着餐厅走去。

    无风无浪平静地吃完早餐之后,厉铭臣率先起身去跟老管家交代一些事情,夏念儿坐在客厅中,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雨幕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发呆。

    厉铭臣牵过她的手,带着她朝楼上走去。

    身后,几个佣人端着红酒酒杯等跟在后面。

    到了卧室中,佣人们动作麻利地在卧室中布置了一番,然后井然有序地退出了卧室。

    夏念儿看着卧室中多出的一个酒桌以及桌上琳琅满目的红酒,突然有些想打退堂鼓。

    这些酒也太多了吧,就算她舍命陪小哥哥,恐怕也陪不下来啊。

    “小哥哥,这些酒全部都要喝掉吗?”她试探地问道。

    厉铭臣瞥了她一眼,“如果你想全喝掉,我自然没意见。”

    闻言,夏念儿才放下一颗心。

    只要不是全喝掉就好。

    厉铭臣示意她在一旁做好,而后不急不慢地打开一**红酒。

    “咕咚咚……”

    殷红的酒液从酒**中倒入醒酒器中。

    卧室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上了,室内的灯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成了略带昏暗的暧昧色。

    殷红的酒液在灯光下,多了几分炫目多彩的诱人。

    厉铭臣缓缓地晃着醒酒器中的红酒。

    卧室中的空气慢慢地静了下来。

    夏念儿却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她忍不住打破这种安静,随意找着话题。

    “小哥哥,之前我们两个还没有相认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打雷,那次你赶回来是不是因为我?”

    厉铭臣摇晃着杯中的酒液,殷红的液体趁地他冷峻的脸多了几分艳色,“你说呢?”

    “……”夏念儿有些尴尬地笑笑,然后没话找话地说道:“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小哥哥那时候就知道我害怕打雷所以才特意赶回来陪我,当时我不知情,见你非要执意和我一起睡,还以为……”

    说到这,她猛地停住了。

    夏念儿啊夏念儿,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nozuonodie的道理你不是不懂,为什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嘴啊嘴,你可害死我了。

    厉铭臣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还以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夏念儿讪讪地笑道,“小哥哥,红酒应该醒的差不多了吧,要不然我们喝酒吧,我突然觉得有些渴,没醒好也没关系,我先喝点。”

    “喝点压压惊还是喝点壮壮胆?”

    “啊?”夏念儿瞪大眼看着他,内心哀叹一声,转移话题失败了。

    “说吧,我觉得你说完再压惊比较好。”厉铭臣手上摇晃酒液的动作不停,低沉的话中满是深意。

    夏念儿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说道:“小哥哥,我那时候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者不罪,先说好,你可不能生气,你要是生气那我就不说了。”

    “好,说吧。”

    “我那时候见你非要执意和我一起睡,还以为你也怕雷声呢,还暗暗好笑一个大男人竟然也会怕打雷。”得到了承诺后,夏念儿的胆子也大了些。话音落地,厉铭臣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好的酒推到了她面前,“喝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