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13章: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3章: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等了半天,还是没等到她跟他并肩而行。

    他回头瞥了一眼,见她一直慢腾腾地跟在他身后,他气得磨了磨牙,这个女人!

    等着她自己开窍,恐怕还没等到他都要气死了。

    厉铭臣也不等她自己开窍了,直接往后走了几步,大手强硬地拽着她的小手,大跨步地朝着前面走去。

    “小哥哥,你慢点儿……慢点儿……”夏念儿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踉踉跄跄地被拉着往前走着,不过她的步伐怎么跟得上他的步伐,走了没几步,她就开口让他慢点。

    厉铭臣冷哼一声,步伐却不知不觉慢了点。

    见状,夏念儿忍不住偷偷地笑着。

    小哥哥真是可爱,这大概就是人们口中的口嫌体正直吧。

    听到她的低笑声,厉铭臣冷脸一僵,不过却没说什么,只是暗自调整着步伐,调整到和她一样的频率。

    十来分钟后,两个人绕到了别墅后面。

    看着眼前的景象,夏念儿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她从来没往别墅后面来过,没想到这别墅后面还别有洞天。

    偌大的场地中,跑道、篮球场等以一种科学的排列方式坐落着。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至于让她瞪大了双眼,最让她吃惊的是跑道中间不是一片草坪,而是一片绚烂的花海。

    夏念儿实在没办法想象每天小哥哥在花海中跑步的画面,难道说小哥哥心中还住着一个小公主?

    被这个大胆的猜测吓到,她表情奇怪地看向身边的人。

    厉铭臣状似淡定地站在那里,只是眼角的余光却始终关注着她。

    她这是什么表情?

    不应该是感动吗?怎么会奇奇怪怪的?

    想到她最喜欢各种花,在下定决心让她锻炼身体后,他就连夜让管家安排人把跑道中间的草坪换成了花海。

    一大清早,整个别墅都因为他的决定颇有些人仰马翻。

    他从来没对其他人用过这样的心思,可当时老管家明明跟他说,任何一个女人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感动地泪流满脸。

    为什么她不哭?

    难道说还在酝酿哭意?

    夏念儿见他的目光渐渐落在她身上,忍不住问道:“小哥哥,你很喜欢花吗?”

    “……”厉铭臣恨恨地咬了咬牙,他转过头不再看她,再看下去他怕会气死。可惜,夏念儿却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她还以为小哥哥是害羞了,“小哥哥,喜欢花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我也很喜欢花,而且每天能在花海中跑步也是一种享受,我刚刚问那个没别的意思的,只是没想到

    你也会喜欢花而已。”

    他喜欢花?

    喜欢个毛线!

    他不过是喜欢,喜欢花的那个人而已。

    厉铭臣咬牙道:“跑步吧!”

    夏念儿更加确定他是害羞了,她忍不住偷笑着,真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个意外收获,忽然觉得一大早的辛苦都不算什么了,能够发现小哥哥不为人知的一面,再多的辛苦都值了。

    厉铭臣虽然不知道她在腹诽些什么,但是光看她脸上的表情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跑步!”

    松开她的手,他率先朝前跑去。

    夏念儿也急忙跟上。

    两人一圈一圈地跑着,很快,厉铭臣就远远地把她抛在了身后。

    几分钟后,厉铭臣跑完了第一圈,夏念儿在跑第一圈。

    又过了几分钟,厉铭臣跑完了第二圈,夏念儿还在跑第一圈。

    再过了几分钟,厉铭臣跑完了第三圈,夏念儿仍在跑第一圈。

    ……

    夏念儿觉得内心经历了一场浩劫。

    恍惚间,她突然想起了上学的时候。

    上学的时候,她一直是别人口中的学霸。

    有一次,她和一个众人口中的学渣分到了一起值日,值日结束后那人跟她说了一句,“夏念儿,你知道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吗?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学霸和学渣的距离。”

    当时,她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现在,她忽然能够明白那种感觉了。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真的是学霸和学渣的距离啊。

    她明明用尽全力跑了,可却只能看着他一圈一圈地超过她。

    厉铭臣再次跑过她身边的时候,看着她脸上委屈的表情,他停下了。

    “怎么了?”

    “我……我跑不动了……”

    夏念儿不好意思地说道。

    保守估计小哥哥都跑了十圈了,她一个跑了不到三圈的人在他面前说跑不动了,实在是有些羞耻啊。

    可是,她是真的跑不动了。

    太久没有运动了,乍一运动她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只想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

    “你可以跑的,才跑了不到三圈,还不到你的极限,继续跑起来,熬过去了就好了。”厉铭臣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模样,心间一软,可很快他的心又硬了起来。

    都说溺子如杀子,对待她也是一样的。

    他如果心软了,她的体力会一直提不上来。

    夏念儿没想到她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还是一点都不心软,她忍不住有些赌气道:“我又不像你那么变态,要跑你自己跑吧,我反正是跑不动了,说什么我都不跑了。”

    说完,她耍赖地往地上一蹲。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耍赖的模样,唇角一抽。

    不过他却是很享受她这幅在他面前撒娇耍赖的模样。

    他了解他的宝宝,如果不是全心全意依赖的人,她是不会露出这一面的。

    享受归享受,该跑还是得跑。

    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变态?”

    夏念儿忍不住将头低的更低了一些,该死,怎么把之前给他起的外号说出来了呢,完蛋了。

    “宝宝,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夫唱妇随或者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成了变态的女人,那变态的女人也得像变态一样变态,所以跑吧!”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夏念儿听在耳朵里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不敢再耍赖,起身乖乖地跟在他身后跑着。

    这次,厉铭臣特意放慢了脚步,将就着她的步伐,然后在她快要跑不动的时候拉她一把。不知不觉,跑着跑着天空中忽然飘起了毛毛细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