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10章: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坏?!-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0章: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觉得有些反常。

    今天他是怎么了?

    怀着这种疑惑,她从床上起身,稍稍一动,就感觉两条腿酸的不像是自己的。

    昨天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就好像是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有那么几个瞬间,她甚至觉得她会死在床上,可更多的时候,她根本没精力去想些什么,只能凭借着本能随着他沉浮。

    见她动作有些艰难,厉铭臣抿了抿薄唇,伸手将她拽了起来。

    夏念儿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乍然暴露在空气中,她忍不住低声惊呼了一声,双手环胸遮掩着,可惜是顾得了头顾不了脚,顾得了脚又顾不了头。

    “你……你别看了呀……”忙乱中,夏念儿见他一双黑瞳定定地看着她,小脸羞红地娇嗔道。

    厉铭臣唇角一翘,“你身上还有哪里我没看过。”

    即使话这么说,可夏念儿还是觉得不自在。

    虽然两个人已经不止一次地**相待,可那都是在负距离接触的情况下,在那种情况下,哪里有时间去想什么羞赫不羞赫的,可是现在不一样啊。

    他穿戴地整整齐齐,她却……

    夏念儿不用看都能想象地到她现在小脸有多红。

    想到今天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厉铭臣也不逗她了,将手上的衣服递给她,他背转过身。

    见他转过身,夏念儿才松了口气,也没细看衣服,迅速地穿上了。

    等穿好之后,她才注意到身上穿的竟然是套运动装。

    咦?怎么会特意给她准备了一套运动装?难道说今天要去野外?

    怀着这种疑惑,她又看了看厉铭臣,然后惊奇地发现他身上穿的也是一套运动装。

    自从和他重逢之后,夏念儿就没见过他穿运动装,今天这是第一次,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感受到身后灼热的视线,厉铭臣薄唇翘了翘,转身又递给她一双运动鞋。

    夏念儿穿戴好之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小哥哥,我们今天要出去吗?是要去哪里?”

    “不出去。”厉铭臣回了她一句。

    夏念儿疑惑地皱皱眉,来不及多问就被拽出去了。

    迷迷糊糊地跟在他身边,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中。

    房间中,满是各项健身器材。

    夏念儿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为什么穿运动装。

    可是,他怎么会突然想起让她健身呢?再说了,她现在这个状况怎么健身运动?

    两条腿软地就跟面条似的,刚刚如果不是他拉着她,她可能半路就走不动了,在这种状况下运动绝对是不可能的,不过她要怎么委婉地跟他说明。

    难道说他昨晚太勇猛了,所以她现在一点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说她一点都不需要所谓的运动,床上的运动已经超过正常的运动量了?

    这两种明显都是不能说出口的。

    厉铭臣听着身后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心中愈发坚定了让她运动的想法。

    这个体力实在是太差了。

    每次看着她在床上筋疲力尽的模样,他总是徘徊在继续和不继续的边缘。

    继续,心疼她。

    不继续,心疼自己。

    与其这么纠结下去,不如找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她把体力提上去,就没有这个纠结了。

    “先进行一下运动前的热身。”

    闻言,夏念儿吃了一惊,她急忙摆手道:“小哥哥,你在旁边看着你就好了,我就不运动了,我会在旁边为你加油的。”

    “不用加油,你跟我一起。”厉铭臣掷地有声地坚持道。

    夏念儿脸上满是苦色,正常的运动量她都不一定能够坚持地下来,更何况是他的运动量,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的运动量一定是高于正常的运动量的。

    如果真的跟着他运动下来,一定会少半条命的。

    “小哥哥,我不想运动,我还有点困,你要是不需要加油,那我回去睡个回笼觉。”夏念儿转身想溜。

    爱情诚可贵,健康价更高。若为体力故,两者皆可抛。

    她真的不是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见她想溜,厉铭臣伸手拽住她领口,将她拎到身前,“运动一下就不困了。”

    被这个犹如拎小鸡的动作刺激到,夏念儿很有骨气地拒绝道,“我说不运动就不运动,在床上的运动还不够吗?在床上已经被你欺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在健身房被你欺负?我才不要!”

    除了第一句,剩下的话她都说的很小声。

    可惜,再小声凭借厉铭臣敏锐的听力也都听到了。

    “哦?你觉得在床上是欺负?”低沉的声音蕴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意味。

    感受到危险,夏念儿小声地嘟囔着,“难道不是吗?我都说了不要了,可是你还是不放过我,我都被你折腾地没有力气了,结果你一大早还不放过我,还要在健身房继续欺负我,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坏?”

    “坏?”厉铭臣低低地咀嚼着这个字,唇角缓缓扯起一抹凉凉的弧度。

    见状,夏念儿觉得所有的神经都在叫嚣着危险。

    她下意识地想跑,却忘了领口还被他拎着。

    这一跑,自然没有成功。

    夏念儿徒劳地挣扎着,挣扎了几番没有成功之后,她识时务者为俊杰地冲他笑道,“小哥哥,我刚刚跟你开玩笑呢,你一点都不坏,你在宝宝心中是最最好的,最最好的小哥哥,我真的好累,不想运动……”

    听着耳边娇娇软软的撒娇声,厉铭臣心一软。

    他这辈子什么都能拒绝,唯独拒绝不了她的撒娇。

    见他神情松动,夏念儿急忙趁热打铁道:“我两条腿到现在还疼呢,我们昨晚的运动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正常的运动量,真的没必要再运动了。”

    如果不说这话,厉铭臣也许真的就同意她不运动了。

    可是夏念儿偏偏又说到了昨晚的事情,想到她那战五渣的体力,他刚刚松动的心又硬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运动还是需要的。为了日后的和谐,必须尽快提升她的体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