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09章:玉镯的来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9章:玉镯的来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想什么?”

    厉铭臣走近,刚想将她搂入怀中,视线却被她手上的玉镯吸引住了。

    这镯子……

    “你回来了,今天你爷爷来了,临走的时候把这个镯子留给我,这个镯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来历啊?”夏念儿听到脚步声,急忙转头看向身后,有些急切地问道。

    这一上午她拿着这个玉镯,就像是拿着一个烫手山芋似的。

    虽然老管家没有直说,但是这个镯子明显有着特殊的含义,她不知道拿着这个镯子会不会给小哥哥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或者影响。

    厉铭臣定定地看着她手上的玉镯,没回答她的问题。

    见他不说话,夏念儿心中愈发慌了。

    “这个镯子是有什么问题吗?当时我想还过去,但是厉爷爷走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还。”

    “不用还,戴着吧。”厉铭臣将她扯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这个玉镯是厉家当家主母的象征,没想到他倒是很喜欢你,第一面就把这个交给你了。”

    厉家当家主母?

    厉家当家主母!

    夏念儿瞬间感觉手上多了千钧重担。

    她倒是有想到这个玉镯有特殊寓意,只是没想到这个寓意会这么深。

    “那我们还是把镯子还过去吧,这个镯子寓意太重了,我不能戴。”夏念儿说着,就想把手上的镯子摘下来。

    厉铭臣按住她,帮她把镯子戴好。

    “让你戴着你就戴着,其他的交给我!”听着这霸气的话,夏念儿还是有些犹豫,“小哥哥,虽然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知道你离开厉家已经很多年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插手过厉氏集团的管理,前几天去老宅那边也是因为上次我的原因调动了

    厉家的医疗团队才会去的,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这个镯子我要是戴了,你一定会很为难。”

    “没什么为难的。”厉铭臣将她往怀中紧了紧,“戴上这个,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了。”

    夏念儿小脸有些微红,她低声呐呐道:“不戴这个,也已经是你的人了啊,说得好像没这个镯子,我就不是你的似的。”

    闻言,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他的宝宝啊……

    “小哥哥,我看厉爷爷挺慈祥的啊,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要搬出别墅啊?”被抱了一会,夏念儿觉得有些不自在,她随意找了个话题问道。

    厉铭臣唇角的笑意一敛。

    当年,那场大火烧了很久很久,可是在他意识消失之前,厉家却没有一个人来救火。

    这其中如果没有某些人的示意,绝对绝对不可能。

    所以,在那场大火之后,他毅然决然地搬出了厉家,并且在那之后的十几年再也没有踏足过老宅。

    “小哥哥……”夏念儿见他不说话,拉了拉他的袖口。

    感受到袖口的拉扯力,厉铭臣回神,“没什么,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慈祥?”

    “对啊,厉爷爷很慈祥,慈祥地都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来以为像厉爷爷这样的人,应该都不苟言笑的。”夏念儿点头,小脸上挂着疑惑。

    厉铭臣揉了揉她的头,“你说的那个和我认识的那个确定是一个人吗?”

    不说那场大火之后,就是之前一切都和乐融融的时候,老爷子也绝对是一个和慈祥挂不上钩的人。

    “小哥哥我没骗你,厉爷爷真的很慈祥的,不信你可以问老管家。”听完他的话,夏念儿有些急切地解释道,他是怀疑她撒谎吗?可是她没有撒谎啊,厉爷爷真的是很慈祥。

    老管家就站在不远处,听到少夫人叫他,他脸色有些怪异地上前。

    “少爷,少夫人的确说的没错,在面对少夫人的时候,老爷子绝对称得上慈眉善目。”

    听完老管家的话,厉铭臣忍不住挑了挑眉尾。

    慈眉善目?他又在算计什么?

    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和慈眉善目挂上钩,唯独那个他要叫一声爷爷的人绝对和慈眉善目这个形容词挂不上钩,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没享受到任何童年。

    用厉老爷子的话说,厉家的子孙不需要童年。

    他们既然享受了别人享受不到的荣华,那就要承担别人承受不了的责任。

    在厉家,厉老爷子绝对是一个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

    现在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和慈眉善目挂上了钩,这其中说没有阴谋算计,他绝对不信。

    “他和你说了些什么?仔细想想,尽量原话告诉我。”厉铭臣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见他这样,夏念儿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所幸时间还没过去多久,她几乎是原景重现了一遍。

    厉铭臣把这些话揉碎了分析一遍。

    除了还没进门时的那段话,能够听出一些计谋来,接下来的话他分析了又分析,却始终没分析出什么。

    看来,有必要要去厉家走一趟了。

    “给老宅那边递个消息,我下周过去一趟。”

    话音落地,老管家恭声应是,而后转身安排去了。

    夏念儿依偎在他的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他的手指,“小哥哥,下周你要去老宅那边吗?”

    “不!”厉铭臣反手握住她的手,“是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去?”夏念儿指指自己,有些疑惑,她去干什么?

    厉铭臣凑近她耳畔,低沉的声音蕴着难以言喻的喑哑,“你说呢?厉家未来的主母。”

    听到这个称呼,夏念儿小脸愈发红了。

    小哥哥怎么越来越坏了……

    见状,厉铭臣直接抱着她上了楼。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

    夏念儿只记得那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在床上吃的。

    睡梦中,她依旧在呢喃着“不要,不要了”。

    听着这低声的呢喃,厉铭臣幽深的黑眸暗色一闪而过。

    看来,她的体力需要好好锻炼一下了。

    睡梦中的夏念儿并不知道她即将进入水深火热的锻炼生涯。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她习惯性地往身旁靠了靠,却没像以往一样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疑惑睁眼的瞬间,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醒了?醒了就起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