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05章:饿了?喂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5章:饿了?喂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生气?

    去他妈的不生气!

    厉铭臣听着她的话,黑瞳都红了。

    她自己自己打的?她怎么不说是撞在墙上撞得呢?

    “宝宝,你不乖!”压抑着心中的戾气,厉铭臣将她放到床上,转身就要下楼去问老管家。

    既然她不说,那别人说就好了。

    看着他眉眼间压都压不下去的戾气,夏念儿急忙伸手拉住了他。

    等他停下后,她把手放在小脸上。

    小手和掌印完美地吻合。

    “小哥哥,你看我没骗你,这个巴掌印真的是我自己打的。”

    事实胜于雄辩。

    现实摆在面前,厉铭臣不能不信。

    冷厉的眉心皱成一道死结,他冷声问道:“为什么?”

    “小哥哥,那天医院的医生是厉家专属的医生团队吧,你今天去老宅也是因为这个吧。”夏念儿没有直接回答。

    不过,也不用直接回答了。

    听这个,厉铭臣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管家最近很清闲。”

    “小哥哥,你不要怪老管家,其实我很感激他,如果没有他,可能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你的付出,如果我一直这么懵懵懂懂的,小哥哥你会很累的。”

    夏念儿将手从小脸上拿下来,两只小手紧紧地拉着他的大手。

    白嫩纤细的小手和修长有力的大手交叠在一起,形成了最美好的风景。

    厉铭臣用力反握住她的手,“你现在这样就很好……”

    他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成为他在乎人的依靠,而她恰恰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对她,他永远不累!

    夏念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倚靠在他的怀中。

    厉铭臣用力地收紧怀中的娇躯,黑眸暗了暗。

    “饿了?”

    “还好,也不是很饿。”

    “不是很饿,也是饿了,怎么能饿到我的宝宝呢?一定要喂饱你!”

    说完,厉铭臣直接打横抱着她朝大床走去。

    夏念儿再后知后觉,也知道此喂非彼喂,这个喂大概是男色可餐的喂。

    被翻红浪。

    夏念儿嗓子已经喊哑了,她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求饶了,可是完全没用。

    风急浪涌依旧是风急浪涌,她这个小船只能在风浪中无助地飘荡着。

    饱了,这次是真真正正地饱了,甚至有点撑了。

    事后,夏念儿无力地瘫在床上,她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晚饭都是他一口一口喂着她吃的。

    至于喂的方式……

    嘘!

    不足为外人道也!

    总之,很长时间内夏念儿只要听到喂饭和喂饱这两个词都会下意识地颤一颤。

    厉铭臣也知道这次要的有点儿狠了,可是自从老宅回来后,他的情绪就处于极度的不稳定中,能够控制住不伤到她已经是他最后的理智了。

    今天去老宅之后,他又看到了那片被烧成了灰烬的地方。

    这么多年,老宅那边一直没翻新那个地方,就任凭那个地方维持着当年那场大火之后的模样。

    “不睡吗?”夏念儿见他一直睁着眼,忍不住问了句。

    不要说他现在还有余力,真的会死人的!

    厉铭臣将她往怀中搂了搂。“睡吧!”

    感受到头顶温暖的触感,夏念儿眼皮已经重到不行了,随着这简单的两个字,她快速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几天,厉铭臣始终在别墅中,文件也一直是邵特助送到别墅这边来。

    “芙蓉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

    几日后的一天早上,夏念儿率先醒来,她静静地看着身旁的男人,脑中忽然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如果两个人生在古代,他要是君主,自己一定会被骂做红颜祸水。

    不,他不会给天下人骂她红颜祸水的机会的!

    不知道为什么,夏念儿就是有这个信心。

    小手忍不住轻轻勾勒着他五官的轮廓,她痴痴地看着。

    忽然,她的手动不了了。

    一双大手攥住了她的手。

    厉铭臣睁眼,早在她醒过来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之所以没有睁开眼,只是想多感受一会她在怀里的温存,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惊喜。

    “想摸就摸,不用偷偷摸摸的。”

    夏念儿小脸倏地爆红。

    她刚刚也是情之所至,哪里想得到会被抓个现行,简直羞死个人了。

    将头钻进被子里,夏念儿扮演起了她最擅长的角色

    鸵鸟!

    一声轻笑从薄唇中溢出,勾动地空气轻颤。

    夏念儿的心也随着颤了颤,心尖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羽毛划过。

    酥酥的,痒痒的,麻麻的。

    看着她这幅模样,厉铭臣笑声渐渐变大,将她从被窝中拽出来,“本来就笨,再捂下去缺氧了就更笨了。”

    夏念儿轻轻地哼了一声。

    “走吧,吃饭去吧。”厉铭臣没再继续调侃。

    她脸皮一向比较薄,再调侃下去又要恼羞成怒了。

    没想到这么轻易地被放过,夏念儿有那么一瞬间怔愣,等她回应过来之后,迅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他的身边,好像在躲避着什么细菌似的。

    厉铭臣没跟上去,只是倚在床头,定定地看着洗漱室里的那个身影。

    岁月静好,不外乎如此了。

    如果再有个孩子,那就更好了。

    夏念儿迅速地洗漱好,也没看他,匆匆地说了句,“我洗漱好了,先下去了。”

    说完,不给他回应的时间,急急地离开了。

    看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唇角扯起一抹弧度,而后快速地洗漱起来。

    十来分钟后,两人在餐厅会和。

    本以为今天会像以往几天一样,平淡却温馨,可是今天的平淡温馨却被打破了。

    老管家等两人吃完饭后,趁着厉铭臣起身离夏念儿有点距离的那个空当,迅速且小声地在厉铭臣耳边说了句,“少爷,那边说有事情要告诉您,还说要当面说,事关大少爷,我不敢擅做主张,您看?”

    厉铭臣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厌恶,可想到厉铭卿,他又强忍下这份厌恶,“安排下,我现在去!”

    话音落地,夏念儿也跟过来了。

    “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大事,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乖乖在家等我!”就在厉铭臣离开没有多久,一辆状似低调的车停在了别墅门口,车门打开,一位老者从车上走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