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403章:对她,永远热情如初-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3章:对她,永远热情如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厉铭臣似乎为了弥补之前半个月的损失,夏念儿几乎每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终于有一天,夏念儿受不了了。

    她在一天睡醒之后,一脸郑重地拽住厉铭臣说道:“小哥哥,我之前听过一句话,一个人一生中能够享受到的东西是有定数的,如果前半生消耗太多,后半生很有可能有心也是无力。”

    厉铭臣眉心一皱,显然是听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小哥哥,所以为了长久发展,我们还是应该在某些方面节制一下。”铺垫了半天,夏念儿终于把中心思想说了出来,她现在每天下床都有种随时会摔倒的感觉,四肢酸软地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这半个月来,他半逼半哄地拐着她说了很多之前做梦都不会想到的话。

    如果再这样下去……

    “有心无力?”等她说完,厉铭臣深邃的黑瞳中满是幽暗,“对你,我永远热情如初!”

    夏念儿听明白了话中的意思,小脸再次爆红。

    “不过,你的要求不是不能答应,只是今天一天你都要听我的。”其实,她不提,厉铭臣也打算停止这没日没夜的索取了,这种疯狂偶尔为之还行,时间长了她会受不了的。

    而他,是舍不得让她受伤的。

    夏念儿急忙点头,只要能够结束这种旖旎到颓废的日子,她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跟我来书房!”

    两人一齐走到书房。

    到了书房中,厉铭臣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打开其中一页,递给她说道,“把这几页读给我听,这书是别人送给我的,我这几天没时间看,你读给我听。”

    夏念儿早就做好了被为难的准备,结果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她有些愣了。

    没想到她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小哥哥,还是有不那么恶劣的时候的。

    不过,很快这个认知就被打破了。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

    念到这的时候,夏念儿还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这个词有些小女儿姿态,不像是小哥哥会看的书。

    是谁送这样的书给小哥哥呢?

    抱着这种疑惑,夏念儿继续往下念着

    “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

    后面的话,夏念儿念不出口了。

    小哥哥怎么会这么坏,她就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呢?没想到念书中还藏着这样的秘密!

    “怎么不念了?”厉铭臣从文件中抬起头,低声问了句,书桌下的双腿状似不经意地交叠在一起,掩饰着身体某种不可与外人道的变化。

    夏念儿自认为恶狠狠地瞥了他一眼。

    为什么不念了,难道他心中没点儿数吗?

    究竟是谁送这样的书给小哥哥?

    她说小哥哥最近怎么那么多新花样,原来是有人教坏了小哥哥,等她知道是谁,一定要……一定要……

    要怎么样,夏念儿想不出来,只是又羞又恼地在那低着头。

    厉铭臣早就把书看了一遍。

    这书是有一天尤一溪给他送过来的,说是可以增加闺房情趣的东西,那天一起送过来的还有其他的东西,只是那些东西他自己收藏就可以了,那些就没必要拿给她看了。

    其实这书他也没打算给她看的。

    她脸皮有多薄,他比谁都清楚,今天突然起了这个念头还是因为她那句有心却无力。

    这女人再不教训一番,估计要上天了!

    “小哥哥,这书是谁送给你的?”夏念儿平息了好一会儿,才将脸上的热度平息,她做了半天的心里建设,终于张口问道。

    厉铭臣出卖兄弟出卖地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尤一溪。”

    夏念儿咬牙,她就知道,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估计只有尤一溪了。

    只是他自己花花公子就算了,为什么要教坏小哥哥呢?

    “接着念吧。”厉铭臣面无表情地说道。

    闻言,夏念儿脸上的热度再次起来,她呐呐道,“小哥哥,这本书不太正经,还是不要念了吧,你还有什么其他书想要看吗?我读其他书给你听吧。”

    厉铭臣怎么可能任由她这么躲过。

    “不用换了,继续念吧,尤一溪送过来的时候,特意说了一定让我多看几遍,我这几天比较忙,也没时间看,刚好趁我看文件的时候你读给我听,也不浪费时间。”

    几十里之外,尤一溪狠狠地打了几个喷嚏。

    他不解地揉揉鼻子,“谁在骂我?”

    夏念儿在心中狠狠的将尤一溪骂了千百遍。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书撕成两半,脸上还装着无辜说道:“哎呀,都怪我太着急了,不小心把这书撕了,要不回头我亲自去跟尤一溪负荆请罪,再管他要一本。”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模样,唇角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算了,不再逗了,再逗又要恼羞成怒了。

    至于去找尤一溪?休想!

    他今天让她过来读这本书的目的不只是教训她,同时还有另一个隐晦的目的。

    那就是让尤一溪在她心中的印象一低再低。

    如果那天坐在她身边的不是尤一溪,都不能完好无缺地走出别墅大门。

    不过,虽然完整地走出去了,不代表厉铭臣就不记仇了。

    除了他,她心中不需要有其他人的影子。

    “算了,不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书。”

    接下来,夏念儿乖乖地在书房中陪了他一下午。

    厉铭臣也没再做什么。

    只要有她在身边,似乎连枯燥的文件都多了几分趣味。

    到了晚上,两人又是一番激烈的运动。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夏念儿发现床上只剩自己一个了。

    之前连续半个月,每天醒来身边都会有他,突然醒过来只剩自己,她觉得心中有些空荡荡的。

    一个人吃完早餐,夏念儿有些神思恍惚。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老管家,“他去哪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