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99章:老来多健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老来多健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次想知道什么,问当事者!”

    夏念儿恍恍惚惚地红着脸,这句话重复地在脑中回放着。

    她心中忽然有了个猜测,厉哥刚刚不会是吃醋了吧?

    “小哥哥,你是吃醋了吗?”

    厉铭臣重重地敲了敲她的额头,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夏念儿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回想了一下她刚刚一口一个尤一溪说,现在想起来真是生命不息作死不止啊。

    也许她应该庆幸现在是处于特殊时期,否则刚刚一定不会是一个吻结束。

    “走吧,洗脸去!”看着她爆红的小脸,厉铭臣心情好了一些,从床上起身,他不由分说地拉着她朝盥洗室走去。

    夏念儿晕晕乎乎的,“小哥哥,你躺着我帮你洗就可以了。”

    “太麻烦了,你帮我洗完,还要换你躺下,不如一起去盥洗室解决了。”厉铭臣语气淡淡地回道,黑眸中却满是掩不住的笑意。

    夏念儿一脸懵逼,“小哥哥,我不需要洗啊,我又没有做面膜。”

    这次,厉铭臣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她的小嘴儿。

    夏念儿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想到两人刚刚亲密无间的接吻,那恨不得将两个人揉在一起的力道又怎么会没有脸跟脸的接触呢?

    她脸上肯定染上了面膜残余的精华液。

    之后的洁面过程倒是无风无波,夏念儿全程低垂着头,小脸仿佛染上了一层飞霞,灿烂夺目。

    厉铭臣全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这就是他爱的人,一颦一笑都让他心醉的人!

    一切都弄好后,夏念儿小脸上依旧有些不自然,不过和他十指交缠的手却始终都没有松开。

    厉铭臣满意地瞥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

    “老来多健忘。”从盥洗室出来后,他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夏念儿现在对老这个字眼特别敏感,一听到老字,她本能地回了句,“小哥哥一点儿都不老!”

    说完这话,她脑中忽然浮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之前总觉得小哥哥在书房中的说法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异。

    再说了,小哥哥做事应该不是那么随性,所以也就信了他想要亲自试验产品效果的说法。

    但是现在把所有的点联系在一起最开始是她无心一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引起小哥哥对他比她老的烦心,当时她就觉得那个话题结束的有点虎头蛇尾,再加上老管家形容的邵特助神思恍惚的模样,以及小哥哥拿起的那片面膜刚好是延缓衰

    老的功效型面膜……

    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一个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难道说小哥哥是担心她嫌弃他老,所以才让邵特助买了一大堆护肤品,这样邵特助的神思恍惚也就有了解释,毕竟谁也没办法把厉铭臣和护肤这个挂钩到一起。

    至于说那包女士的护肤品应该是用来掩人耳目的或者说一开始邵特助没有领悟他的意思,错买成了女士的护肤品。

    厉铭臣拧眉看着她沉默的模样。

    这个女人,该聪明的时候又不聪明了!

    “小哥哥……”夏念儿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厉铭臣心中依稀升起了一丝隐晦的期待,终于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了吗?夏念儿给自己鼓了股勇气才继续说道,“小哥哥,其实每个年龄段有每个年龄段的魅力,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的魅力不应该通过单纯的外表之类的来体现,腹有诗书气自华之类的气质才是随着岁月流逝历久

    弥香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厉铭臣刚刚放松的眉心又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怎么听这话都不像是他想听的那些话。

    这个女人,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夏念儿咬咬唇,艰难地在心中组织着语言,她刻意小心地避讳着老这个字眼,生怕刺激到他敏感的神经。

    不过,如果避讳老这个字眼,又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表达出她不觉得他老的想法呢,只要一想到小哥哥隐忍地用敷面膜这种形式来缓解心中对于她嫌他老这个误解的压力,她就觉得心一阵一阵地抽疼。

    她的小哥哥,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骄傲的男人,哪里需要这样隐忍!

    见她久久不说话,厉铭臣眉心彻底皱成了一道死结。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哥哥,有些事情你真的没必要在意的,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你在我心中才是帝都第一美男子,你是我心中最帅最有魅力的男人!”夏念儿强忍着羞涩,说着类似于表白的话。

    如果是别的时候听到这个话,厉铭臣应该会很高兴。

    可是现在明显她心中憋着什么东西,他怎么高兴地起来。

    “不要拐弯抹角!”

    “小哥哥,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觉得你老的,所以你没必要让人给你买那些护肤保养品,你应该是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世界的,又怎么能够为了这些小事操心?”

    在他的冷声下,夏念儿一咬牙一跺脚一闭眼,快速地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厉铭臣的脸黑了又青,青了又紫的,就好像打翻了调色盘。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咬牙道。反正都已经说出口了,夏念儿也不在乎多说一边少说一遍了,“小哥哥,你本来也比我大不了几岁,虽然有什么三岁一个代沟的说法,但是在我们这里是绝对不成立的,所以你真的不用在乎什么老不老的问

    题啊,我从来就没有觉得你老过,如果我觉得你老,当初就应该叫你小叔叔,而不是叫你小哥哥了。”

    厉铭臣几乎要将牙根咬碎了。

    这个女人,不该聪明的时候倒是聪明了。

    “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强忍着想将她按在床上让她无暇再说话,但厉铭臣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只是咬牙切齿地问道。夏念儿眨眨眼睛,“还是你刚刚提醒我的啊,你说什么老来多健忘,不还是在心中忌讳你比我大的这件事吗?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要把事情跟你说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