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95章: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5章: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低头,忽然注意到了她紧攥的拳。

    心底一紧,他松开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她的手,拧眉看着她手心里的指甲印,冷冷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她到底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他现在是她最亲近的人,她有话不跟他说还想去跟谁说?

    听着他疾言厉色的问话,夏念儿眼圈一红。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绝望又被勾了起来,她紧紧地闭着嘴,用沉默表达着抗拒。

    见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心头的火气愈发重了。

    她这是打定主意沉默是金吗?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哥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我放在心里的?”过了好久,夏念儿终于说话了。

    最终,她还是不死心想问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少了几分勇气。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大约,太在乎了,胆子就会小很多,反而是不在乎的时候会无所畏惧。

    等了半天等到这么一句话,厉铭臣眉头的冷厉散去了点儿,“你这么半天就为这个赌气?”

    “……”夏念儿没有说话。

    见她不说话,厉铭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概是某个小无赖非拽着我的衣袖喊小哥哥的时候吧。”

    闻言,夏念儿咬咬嘴唇。

    小时候吗?果然之前心底的那个猜测是对的吧,如果小哥哥说是两人重逢之后的哪个时间段她都有可能会相信,可是小时候……那时候小哥哥都没有多大,两个小萝卜头懂什么叫爱?

    她不应该问的。

    估计是小哥哥怕她伤心,所以才随便找了个答案敷衍她吧。

    厉铭臣见她神色还是郁郁,捏住她的肩说道:“我都跟你说了,你还赌什么气?下次就是跟我赌气也不能伤害你自己,哪怕是掐我也不能掐你!”

    听着话中明显的关怀之意,夏念儿猛地摇摇头,将脑中的乌云摇出去,又将心里面的绝望封印在最深处。

    不管怎么样,小哥哥是最在乎她的。

    听说小哥哥这些年不近女色,再加上他之前对待她的方式以及老管家提到的厉家禁忌,没准小哥哥在遭逢大变之后忘记了怎么喜欢一个人呢。

    就这样吧,她和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她有一辈子的时间教他怎么去爱一个人,就算一辈子都教不会,那她多爱一点,连着他的那份一起爱了也行。

    看着她愣愣出神,厉铭臣捏着她肩膀的力气又重了两分。

    “在想什么?”

    “我在想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为了不让他知道她刚刚心底的一番动荡,夏念儿故意调侃道。

    厉铭臣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

    见他第一次反应不过来她的话,夏念儿笑了。

    以前都是他说话她来不及反应,现在终于轮到她说话他反应不过来了,这感觉实在是不错。

    不过厉铭臣到底是厉铭臣,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好了,去洗漱吧,洗漱完下去吃饭,我先去下面等你了。”

    第一次厉铭臣没有等她,反而是自己率先出了卧室。

    夏念儿有些不习惯,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当他是在为刚刚的事情不自在。

    厉铭臣出了卧室,走到餐厅。

    刚坐下,他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尤一溪的电话。

    老管家见自家少爷下来,刚想说话,不过见少爷拿出了手机,就先闭了嘴站在了一边。

    电话接通之后,厉铭臣直接对着那头问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是什么意思?”

    这话刚刚一落地,身旁的老管家忽然有些站不稳,诧异的目光盯着自家少爷。

    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少爷终于变态了?

    呸呸呸,少爷现在有了少夫人,就算变态也是变态在少夫人身上,怎么会问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问题呢?

    绷紧时间,老管家集中注意力听着电话里的动静。

    在厉铭臣问完那句话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闷响,然后就是嘈杂的声音。

    尤一溪接电话的时候刚好到了公司,正下台阶呢忽然接到了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厉哥,他急忙接通,没想到电话中忽然传来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是什么意思的话,他一个踉跄,直接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而且是摔了个五体投地的姿势。

    偏偏尤一溪到公司的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于是尤氏集团的很多员工都见证了自家总裁以一种极其不优雅的姿势摔了个狗吃屎。

    空气足足安静了有几秒,众人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似的,机械地站在那里。

    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出现幻觉了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秒钟后才急忙围过去,搀扶地搀扶,打急救电话的打急救电话。

    场面一时间乱得有些不成样子。

    更巧合的是,尤一溪平时来公司都不会这么早,今天之所以这么早是因为约好了一个独家专访。

    在他摔倒的时候,记者刚好到达现场。

    也许是因为得到尤一溪的独家专访太过不容易,所以从一出报社,记者就采用了直播的方式记录着这一路的行程。

    于是,尤一溪五体投地的形象就通过直播传到了无数人的手机电脑中。

    被搀扶起来后,尤一溪也关注到了这一情况,他的脸彻底黑了。

    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啊?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天天吃厉哥和小嫂子的狗粮就不说了,为什么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受伤地总是他?

    他英明神武帝都第一美男子的形象从今天之后估计就彻底破灭了吧。

    厉哥怎么会突然想起问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呢?这个说法他是有所耳闻的,厉哥不是都有小嫂子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糊涂的想法。

    不行,不能让厉哥犯糊涂!

    他知道厉哥有多么在乎小嫂子,如果真的因为一时糊涂做出什么糊涂事,如果小嫂子不肯原谅厉哥,恐怕厉哥后半辈子都得生活在绝望中,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厉哥,你听我说,你千万千万不能做什么糊涂事情啊,想想小嫂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