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92章:知道什么叫人彘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2章:知道什么叫人彘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知道什么叫人彘吗?”

    慢条斯理地把蒋思十根手指头碾碎之后,厉铭臣忽然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问完之后,他看了看蒋思被堵住的嘴,唇角冷峭一闪而过,“忘了,你的嘴被堵着呢,不过就算不赌,以你的智商恐怕也是不明白的,尤一溪,跟他解释一下什么叫人彘!”

    尤一溪不记得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厉哥了,知道现在的厉哥肯定是满腔暴虐,他自然是要配合着厉哥将这一腔的暴虐发泄出去,至于蒋家的人,既然敢作死就要做好作死的心理准备。“人彘人彘,彘,豕也,即猪。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熏聋,让人失聪,用喑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让人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有的还要割去鼻子,剃光头发,剃尽眉发,不只是把眉毛和头发剃光,还包括眼睫毛,然后抹一种药,破坏毛囊,毛囊脱落后不再生长,永不再长毛发,然后一根根拔掉,有的嫌累,就一起拔掉,如果有皮掉

    下来了,动手做人彘的刽子手就会被人嗤之以鼻,甚至丢饭碗,当然也有在行刑过程中就死了的,没死的,就被放在厕所里做成了人彘。”

    尤一溪轻描淡写地解释着。

    但是他越是轻描淡写,这话就越显得阴森恐怖。

    这被做成人彘,简直比死还要恐怖一百倍一千倍,到时候活着就是生不如死,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光是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蒋思这时候终于知道怕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之前之所以敢那么为所欲为肆无忌惮,一是因为突然成了个废人甚至连男人都做不成了,这突然的心理落差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中,二是因为这些年的肆无忌

    惮给到他一种信念,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有蒋家来帮他收拾烂摊子,况且他还提前找好了替罪羊,所以他潜意识地觉得做这事并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甚至如果情况好的话,他那个妹妹成功爬上厉少的床,说不定还要感激他呢,而他也算是替他们蒋家找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妹妹早晚都是用来联姻的,能够联姻给厉铭臣,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然而,当厉铭臣以比他预想地快的多的多的速度赶来的时候,他就有些慌了,只不过那时候还能色厉内荏地撑着。

    再之后,厉铭臣和那个女人离开,他被强硬地五花大绑,灌了媚药,他的爸妈和两个哥哥却连看他都不敢看的时候,他就更慌了,总觉得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涌了上来。再再之后,厉铭臣带着恢复清醒的夏念儿回来,当那双脚踩到他手指头上的时候,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袭上心头,他想要嘶吼想要求饶想要求救,可是嘴被死死地堵着,他最后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冷

    汗流了满脸满头。

    本以为这就是最恐怖的了,没想到接下来听到的才叫真正的恐怖。

    人彘……

    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

    这时候,蒋思忽然涌起一个荒唐的念头,那天在醉色厉少其实是对他们手下留情了。

    不!

    他绝对不要变成人彘!

    蒋思猛烈地摇着头,眼中满是浓重的恐惧和哀求。

    看着他这幅模样,厉铭臣唇角满是冷冽,这就受不了了?这只是开胃菜,接下来的才是正餐。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尤一溪分别给蒋家众人科普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科普地特别特别仔细,仔细到行刑时是什么步骤,被施刑的人又是什么感受。

    经过宛若炼狱一般的一个多小时后,蒋家众人全都摇摇欲坠着。

    现在他们终于对厉少商场阎罗的名声有了直观的了解,可是他们宁愿从来都没有这种直观的了解。

    简直是太恐怖了!蒋父瑟瑟发抖着,却还是强忍着恐惧求着情,“厉少,我家这个不争气的三儿子我了解,他平时是纨绔了一点儿,但是却做不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今天的事情他肯定是被那个不孝女挑唆的,我不敢求厉

    少原谅他,只希望厉少留他一条命,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向您保证,今天的事情肯定是蒋云云主谋,天底下最了解子女的就是父母了,请您相信我!”

    蒋思听着这话,像是找到了求生的希望,急忙唔唔着,可惜唔唔了半天也没唔唔出个因为所以然来。

    跟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蒋云云了。

    她本就陷入了绝望中,现在蒋父这番话更是让她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中。

    她这是被当成弃子了吗?

    凭什么?都是蒋家的孩子,她凭什么要替蒋思背黑锅?

    她不服!猛地抬起头,蒋云云大声地说道:“厉少,今天的事情不是我主谋的,如果不是蒋思告诉我,说并不会伤害到念儿,还答应我成全我的一片痴心……我也不会一时行差就错地犯了大错,我知道我有错,但是

    这件事确确实实不是我主谋的,我顶多算个从犯!”

    蒋思恨地想要把蒋云云咬死。

    蒋家养了她这么多年,帮他这个三哥顶个锅怎么了?没良心!

    蒋云云同样恨地想要把蒋思咬死。

    凭什么都是蒋家的孩子,要有这种差别待遇?只要今天能够活着,她一定不会放过蒋家这些人还有……夏念儿!

    她刚刚那么屈辱地向她求情,她竟然还无动于衷!

    厉铭臣看着蒋思和蒋云云彼此眼中的恨意,冷厉的黑眸中划过一丝暗光。

    很好,这两个人已经对彼此恨之入骨了,那接下来就让他们一辈子互相折磨吧!

    抬脚用力地将蒋思两个脚腕碾断,厉铭臣转身大踏步地朝外走去。

    蒋家众人惴惴不安地呆在原地不敢动,难道厉少就这么放过他们了?蒋父蒋母激动地围上尤一溪说着感谢的话。尤一溪冷眼看了看天真的蒋家众人,缓缓地说了句,“你们还是不懂厉哥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