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91章:解决蒋思-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1章:解决蒋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蒋父闻言一颤。

    虽然蒋思现在已经废了,但好歹是他宠了二十多年的小儿子,如果能够让那个迟早成为别人家的女儿背了锅,大概是这件事最好的结局了。

    厉少绝对不可能不追究这件事,如果非要在蒋思和蒋云云中间选一个的话,他希望那个人是蒋云云。

    可现在看来,厉少是一个都不想放过。

    吞吐了半天,蒋父才艰难地说道:“还有教子无方!”

    “呵呵!”厉铭臣冷笑一声,将目光投向最边角处被五花大绑堵住嘴的蒋思。

    看着蒋思现在的惨状,厉铭臣心底咆哮的戾气猛地上升。

    通过蒋思现在的模样就能够想象到那媚药的药性有多强,在他还没赶回来的时候,他的宝宝究竟遭了多大的罪,而这一切都是拜蒋思和蒋云云所赐。

    死?他不会让他们死的,死太便宜他们了!

    感受到他身上的刺骨的寒气和戾气,夏念儿非但没有远离,反而是更朝他靠近了一些。

    “小哥哥……”

    听着她轻声的呼唤,厉铭臣安抚地握了握她的手,心底无尽的怒气和暴虐中忽然生出了一丝丝的喜悦,不可否认他被她刚刚靠近的动作取悦了。

    只要是她,哪怕再简单的亲近,都能够让他被取悦。

    不过现在不是温存的时候,他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刚刚,很好!”

    短短五个字,却被他说地很慢。

    敏感的耳垂在温热的吐息下渐渐变红,两条腿忽然有些发软,夏念儿软软地倚在他的身上,唇角的浅笑不像刚刚含讽带刺,刚刚还满身带刺的玫瑰瞬间变成了含羞带怯的桃花。

    “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帮你处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耳垂上咬了一下,厉铭臣这才站起身满身寒气地说道。

    他的宝宝只需要表态就行,如果让她具体执行估计又要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了。

    她心软,他却不行,任何伤害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你本来就可以代表我。”在他直起身后,夏念儿忽然用力攥了攥他的手,小声地说了句。

    说完,她迅速地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

    厉铭臣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抿成一道直线的薄唇如寒冰融化般,绽放出点点喜意。

    几分钟后,他收敛了这份喜意,眉眼重新变得冷厉起来。

    松开手中的小手,厉铭臣朝着蒋思走去,快走到蒋思身边的时候,他没转头说了句,“护好她,少了一根汗毛我唯你们两个是问!”

    这话,很明显是对着文医生和尤一溪说的。

    尤一溪和文医生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同样的无奈。

    这万年的铁树真是不开花而已,一开花就惊天动地啊,他厉少在这,借蒋家众人十个胆子也不敢动夏念儿一根汗毛啊,明摆着的事情,厉铭臣却偏偏要格外提出来再嘱咐一遍。

    可见

    这处男开了荤真是了不得……

    了不得啊了不得!

    用眼神互相吐槽完之后,文医生和尤一溪还是认命地向前,一左一右护在了夏念儿身边。

    不过两人格外注意了点距离。

    毕竟厉铭臣除了是个开了花的万年铁树,还是个大大的醋坛子。

    厉铭臣回头看了一眼,满意地看着这边的情景,然后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蒋思身上。

    “将死?我当初就说过你这个名字倒是有先见之明,现在看来倒是片面了,也许叫作死还更贴切点,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厉铭臣缓缓地冷道,一边说一边用脚碾着蒋思的十根手指头。

    空气中,骨头断裂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蒋思被堵住嘴惨叫不出来,之前还通红的脸现在变得惨白惨白的,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头上滑落。“这就受不了了?”厉铭臣黑瞳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点腥红,之前压抑在心中的暴虐随着脚上的辗轧越来越浓郁,“看来那天在醉色的惩罚还不够重,起码没重到让你长记性,既然如此今天我就让你好好长

    长记性!”

    最后四个字,他说得极慢极重。

    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对着文医生说道:“你带她出去好好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隐患,务必要仔细彻底地检查!”

    文医生眨眨眼,心中明白带出去检查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应该是有些事情不想让厉少夫人看到吧,而且这个另一方面应该是占了绝大多数。了然地笑笑,他对着夏念儿说道:“厉少夫人,这里太乱了,我带你去客厅检查一下吧,虽然你现在意识清醒了,但是一来你现在身体正处于虚弱期二来这个媚药的药性太猛,为了避免有什么隐患,还是仔

    细检查检查,否则将来有可能会影响生孩子的。”

    文医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影响生孩子?夏念儿本来还想留在这里看看小哥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可是听到文医生说有可能影响生孩子她瞬间就慌了,自从和小哥哥心意相通之后,她就不止一次地回想着小哥哥之前说过的户口本上少个人的话,

    每每想到她就想着生个两人的孩子,一个有着他和她共同血脉的孩子。

    想到有可能影响生孩子,她顾不得其他,甚至有些急切地拉着文医生朝外走去。

    看着那道急切的背影,趴在地上的蒋云云忽然紧紧地攥住了拳,有可能生不了孩子吗?

    厉铭臣自然也听到了那句话,他身子一僵,目光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

    一眼望过去,刚好看到尤一溪挤眉弄眼的动作,心中的惊涛骇浪陡然平息了下来,不过平息归平息,他的眉心却狠狠地皱了起来,这个文医生真是为老不尊,他家的宝宝估计又要吓一跳了。

    但是宝宝那么急切,是不是说明她心里是想帮他生个孩子呢?

    想到这,他紧皱的眉心松了松,然后示意尤一溪上前,又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蒋思身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出手教训过一个人了,不过对于这个敢一而再再而三肖想他家宝宝的人,他忽然觉得手脚都有些痒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