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90章:有仇报仇-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0章:有仇报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需要你来生当牛做马。”

    夏念儿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狼狈的身影,眼中没有任何触动。

    只要一想到先前蒋云云就是用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骗得她傻傻地相信,如果不是蒋思想着从心理上彻底摧毁她,现在她能不能好好站在这里都不一定。

    原谅她?不好意思,她的原谅还没有这么廉价!

    蒋云云虽然觉得这话的语气有些怪怪的,不过刚刚长时间的磕头,她额头上的血流下,模糊了双眼,让她看不清夏念儿脸上的面无表情以及眼中的无动于衷。“谢谢,谢谢,念儿,我就知道你最是宽容大度了,今天的事情我也是被蒋思蛊惑了,既然你说不需要我来生当牛做马,那我就这辈子给你当牛做马,反正这蒋家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这样的家人有

    还不如没有。”

    没有了生命的威胁,蒋云云心底升起了一丝隐晦的希冀。

    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个小美女,虽然确实比不上这个夏念儿长得漂亮,但是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她如果能够借着这次机会跟在夏念儿身边,时间长了总是有机会的。

    她就不信厉少刚刚一点感觉都没有,肯定是对这个夏念儿还新鲜着,再加上觉得夏念儿是他的女人,他们动了夏念儿就是不给他面子所以才那么狠绝,一定是这样的。

    在满脸血痕的遮掩下,蒋云云畅想着未来美好的画面。

    “呵!”厉铭臣冷哼一声,冷厉的眉眼如箭般射向那个无耻的女人。

    感觉到他的怒气,夏念儿握了握他的手,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见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忽然收敛了一身的怒气。

    之前还怕这个笨女人又会心软,毕竟蒋云云之前说的诸如反正这蒋家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这样的家人有还不如没有的话,怕会又让她联想起夏家那群糟心的人还有那个无耻恶心的夏绾儿。

    现在看她唇角的笑意,厉铭臣心中隐晦的担心全都放了下来。

    他忘了,他的宝宝就是再笨,也是比别的人好上一千倍一万倍的,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会让他义无反顾地栽在她身上?而且还栽的心甘情愿此生无悔!

    “蒋云云,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夏念儿缓缓地说道,声音中起伏很轻。

    闻言,蒋云云一惊,似乎事情的走向并不像自己想象地那样啊。

    本来以为在厉少面前,夏念儿就是装也得装的宽容大度一些,毕竟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什么听着这话中的含义却不像是原谅她的意思啊。

    很快,夏念儿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心中的不安。

    “我说不用你来生当牛做马,是因为我这个人并不信什么前世今生的,人活一辈子短短几十年,还是快意恩仇比较好!”

    蒋云云血污下面的脸苍白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

    她费尽心力可不是为的这个结果,她绝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见她一个劲的摇头,夏念儿继续冷道,“也许这么说你不太明白,那我说的更清楚一点吧,忘了以前在哪看过一句话,说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时我看完这话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十年难道就任由自己的丑人

    逍遥法外?所以我一向的原则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我报仇一刻都嫌晚,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蒋云云怎么可能真听不明白,她只是不想明白而已。“念儿,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们两个的情意上面,放我一马吧,这件事我也是受了蒋思的蛊惑才做出了这么糊涂的事情,我不是有心的啊,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就给我一个改

    过的机会吧!”

    蒋云云凄惨地痛哭着,一边哭一边朝夏念儿爬去,想要抱住她的大腿求情。

    厉铭臣怎么可能看着她弄脏他的宝宝呢,一脚将蒋云云踹出去很远,他冷笑道:“脏!”

    简简单单一个字,却仿佛击溃了蒋云云一般。

    刚刚厉少说她脏?

    对了,她刚刚在地上摸爬滚打了半天,又磕了半天头,弄得满脸血污,自然是脏的。

    刚刚她就是用这幅模样在厉少面前哭了半天?

    蒋云云几乎绝望了。

    虚弱地萎顿在地下,她再也提不起一点力气。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似乎惹了不该惹的人。

    夏念儿紧紧握着身边厉铭臣的手,淡淡地说道:“我和你,有什么情意吗?是你骗我进蒋家的情意,还是你哄着我喝下掺着媚药的果汁的情意,亦或者是你将我扯进蒋思卧室的情意?”“仔细想想,这几份情意都挺重的,我要是不好好回报一下,就太对不起你之前的一番用心了!”说到最后,她冷冷地笑了一声,一张小脸好像被冰冻住了一般,站在厉铭臣身边,两张同样冰冷的脸并列在

    一起倒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尤一溪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风流的俊脸上忽然扬起一抹肆意的笑。

    不愧是能够和厉哥并肩的小嫂子,平时看起来娇娇弱弱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气势,只是这气势看着倒有点眼熟,只是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类似气势的人了。

    算了,不想了,还是关注事情的进展吧。

    那边,厉铭臣的脸色也沉地压抑,大手用力地回握住那双小手,他决定回家之后好好教教她人心叵测四个字怎么写,每次都是这么轻易地相信别人,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置身到险地当中,真是……

    气死他了!

    “厉少,这次的事情都是我教女无方,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这个不成器的女儿,一定会给厉少和夏小姐一个交代的,看来今天的赔罪宴恐怕不成了,等我处理好一切之后,一定登门向厉少和夏小姐赔罪!”

    沉默中,蒋父战战兢兢地站出来,小声地求着饶。话音落地,厉铭臣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只是教女无方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