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87章:和媚药犯冲-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7章:和媚药犯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蒋!云!云!”

    蒋父咬牙切齿地喊着她的名字,忽然狠狠一个耳光抽向了她。

    蒋云云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现在直接被这个耳光抽倒在地。

    她满目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全都满脸愤恨地看着她。

    而她的那个好三哥则满脸嘲讽地看着她,似乎在嘲笑着她的愚蠢。

    机关算尽太聪明,枉费了卿卿性命!

    猛然间,这句话忽然从她的脑海中蹦了出来。

    人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想象不到的力量,蒋云云就是如此。

    她知道如果任由事态这么进行下去,今天死的一定是她,她那个重男轻女的爸妈一定不会替她说一句话,如果她的死能够平息厉少的怒火,相信第一个要她命的就是她的父母。

    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蒋云云目光从所有人身上划过去,最后定格在夏念儿身上。

    看着之前对自己冷酷到近乎冷血的厉少满脸柔情地抱着那个女人,蒋云云心底闪过一抹浓重的愤恨不甘。

    为什么人跟人的差距这么大?

    不过形势比人强,她就是心底有最多的不甘愤恨现在也只能压抑着。

    因为现在能够救她的只有那个看起来心软的夏念儿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夏念儿身前,蒋云云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哽咽着说道:“念儿,我知道我辜负了你的信任,其实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听信了蒋思的花言巧语,才做出这样的糊

    涂事来,你没出什么事情吧,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就是万死都难辞其咎了!”

    夏念儿现在意识都是朦胧的,她压根就没听清蒋云云的话,只是觉得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嘟嘟囔囔的烦的要死,“烦,走开……走开……不要叫了……”

    含糊不清的话听在蒋云云耳中就如同晴天霹雳似的。

    叫?什么东西才用得上叫?

    只有畜生才用叫这个词吧。

    真是太侮辱人了!

    蒋云云恨恨地捏紧双手,先前想好的话此刻全都说不出来了。

    尤一溪在后面嘲弄地看着蒋云云,还以为是个多能屈能伸的呢,没想到不过如此,求人还想端着姿态,怕不是个猪脑子吧,不过蒋家的人都不会死,只会生不如死地活着,长长久久地活着。

    正在他暗自嘲弄的时候,厉铭臣的声音传入了他耳朵里,“文医生什么时候到?”“之前说半个小时,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我下去接接他。”尤一溪回道,从蒋云云卧室出来的时候,厉哥就让他将文医生叫过来,说是小嫂子经过这么一遭肯定会受惊,先叫过来备用,没想到倒是真

    派上用场了。

    听到他的回答,厉铭臣点了点头。

    感受到怀中的娇躯越来越灼热,他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沉声在她耳边说道:“宝宝,再等一等,医生马上就到了,很快就不难受了,乖!”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夏念儿愈发觉得身体里的热流难受了。

    酥麻的痒感从耳边传入心底,又从心底涌向四肢百骸,掺杂着之前的热流,几乎要将她逼疯了。

    夏念儿最终还是受不了这股热流的折磨,红唇焦急地在他脖颈处游弋着,寻找着那个能让她止渴的入口,可找了半天却不得其法,只能在脖颈处无助地摩挲着,娇嫩的小脸上满是无助。

    看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叹了一口气,薄唇猛地袭向她的红唇。

    夏念儿急切地亲着吻着……

    可是,越急,她心底的热流就越是汹涌。

    感受到她的急切,厉铭臣撬开她的小嘴,忽然一股浓郁的甜腥味涌入口中。

    尝到那股甜腥味,他的眼神猛地凌厉起来。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股甜腥味的来源,恐怕是她为了抵抗药性,把她的舌尖咬破了。

    “傻子!”厉铭臣恨恨地点了点她的额头。

    用尽全身的自制力,他才将薄唇从她的唇上移开。

    夏念儿不舍地追逐着,刚刚那个吻让她觉得很舒服,她还想要更多。

    用力地将她搂入怀中,厉铭臣隐忍地闭上眼。

    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她的身体并不方便……

    种种都在告诉他,现在不是适合和她亲密的时机。

    心底某种不可言说的火气化为怒火,袭向蒋家的人。

    “这就是你们口中的赔罪宴,呵呵!”冷厉的话犹如冰箭射向蒋父蒋母。

    蒋父蒋母犹如惊弓之鸟,被这话吓得满脸冷汗。

    天地良心,他们今天真的是诚心诚意地想要弄个赔罪宴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设计厉少和厉少的女人啊。

    “厉少,误会,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蒋父战战兢兢地说道。

    说完后,他狠狠一脚踹向蒋云云,“不孝女,今天的事情是谁指使你做的?你也不想想,没有蒋家哪来你这些年的衣食无忧,你老实给我交代的,媚药究竟是哪里来的?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交代!”

    蒋云云听着这话,眼中满是深沉的恨意。

    虽然已经想到第一个给她定罪的会是父亲,可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想杀人。

    她只是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有什么错?

    “媚药是三……”

    话没说完,就被蒋父一脚打断了。

    看着蒋父的模样,厉铭臣冷冷一笑,刚想说些什么,忽然眼角余光看到尤一溪领着文医生急匆匆地赶来。

    他顾不得再说,急忙抱着夏念儿朝文医生的方向走去。

    文医生在看到夏念儿的时候,眼中并没有什么惊奇,能够让厉少失去理智的只有这个女人了。

    只是这厉少的女人,着实多灾多难了一些,距离两人上次见面才过了没有多长时间,这就又见面了。

    “厉少,少夫人是不是和媚药犯冲啊!”走近了一看,文医生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竟然又是媚药,而且那小脸被打的……啧啧,还真有人下得去手,看这手型像是个男人的手,能够对厉少夫人下得去这种狠手的,真的让他怀疑对方究竟是不是男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