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86章:蒋云云的慌乱-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6章:蒋云云的慌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果然,在听到小嫂子三个字的时候,蒋父的脸色变了变,随后才讪笑道:“应该是在小女的卧室中。”

    话音落地,厉铭臣大步流星地朝里面走去。

    尤一溪稍稍落后了一步,嘲讽地冲着蒋父笑道:“蒋总,做人还是不要太聪明了,尤其是自作聪明更是要不得的!”

    闻言,蒋父瞬间惊出了一头冷汗。

    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他们才会这个时候才赶来。

    不过,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

    云云呢?

    云云不是说带这位小姐参观一下蒋家吗?为什么这位小姐会出现在阿思的房间?还是以一副这么狼狈的姿态?

    难道说……

    !!

    想到某种可能,蒋父刚刚落下去的冷汗又惊了出来。

    如果像他想的那样,那蒋家就完了啊!

    “云云!云云!云云!”蒋父忍不住大声呼喊着女儿。

    听到蒋云云的名字,厉铭臣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到骨髓的厌恶。

    想到刚刚在佣人的指引下到了蒋云云的卧室,刚刚推门进去,就被一个身影扑了上来。

    他一开始还在想他家宝宝怎么突然这么热情了,结果刚刚接住那个身影就感觉到了不对,这不是他家宝宝。

    迅速地环视了一下卧室中没有找到夏念儿的身影,厉铭臣一脚将扑过来的身影踹了出去,而后冷冷地问道:“她呢?”

    蒋云云已经在药效下失去了理智。

    被踹出去也没觉得怎么疼,爬过去抱住那个大腿不住地磨蹭着,索取着怜爱。

    厉铭臣再次将她踹了出去。

    看她的样子也知道这个样子问不出什么东西,于是他嫌恶地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拉到了浴室中,在浴缸中接满水,然后狠狠地将她的头按了下去,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再将她提起来,而后再按下去。

    如此往返几次之后,蒋云云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看向他的眼神也满是恐惧。

    直到此时,她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被很多人叫做恶魔的厉少,她究竟是怎么猪油蒙了心觉得自己可以爬上这个男人的床的,大概是看到他对那个叫夏念儿的女人的温柔的时候吧……

    如今,别说爬床了,怕是能保住一条命都不容易。

    蒋云云瑟瑟发抖着,尽管身体里的药效仍旧在叫嚣着,她却不敢再扑过去了。

    “她呢?”看着她脸上的恐惧,厉铭臣再次问道。

    蒋云云不敢犹豫,颤抖着回道:“在隔壁房间。”

    话音落地,厉铭臣冷冷地将她扔到了地上,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房间。

    一想到如果不是蒋云云耽误了那么长时间,说不定夏念儿可以少受一点折磨,厉铭臣黑眸中的冷厉愈发浓重,转头对着一旁的尤一溪说了句,“去把那个女人带过来!”

    呼唤着蒋云云名字的蒋父听到这话,狠狠地颤了颤。

    如今他已经无法说服自己,说心中那个恐怖的猜测只是个猜测了,现在很有可能那个猜测就是事实!

    此时此刻,房间中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

    尤一溪出门去隔壁将蒋云云带过来。

    厉铭臣怀抱着夏念儿缓缓地摩挲着她的后背,舒缓着她的情绪。

    蒋父蒋母以及蒋思的两个哥哥一脸绝望恐惧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蒋思却是一脸的快意和猖狂。

    几分钟之后,沉默被打破。

    尤一溪带着一身狼狈的蒋云云出现在房间中。

    蒋云云在看到厉铭臣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恐惧。

    蒋思也看到了蒋云云眼中的恐惧,忍不住嫌弃地啐了一口,“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蒋云云的情绪本就处于极度的紧张恐惧中,之前几次濒临死亡的感觉将她心中所有的奢望野心全都化作飞烟,现在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恐惧与后怕,这些恐惧与后怕在这句嫌弃的刺激之下瞬间爆发了。

    “都是你,都是你,蒋思,如果不是你,蒋家怎么会惹来这么大的祸?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你那天得罪了念儿和厉少,今天还是贼心不死,你就是个祸害,你赶紧去死啊!”

    歇斯底里的咒骂,哪还有一点点儿天真无邪的模样。蒋思在蒋家霸道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个一向不看在眼里的妹妹这么说自己,周身阴狠的气息一厉,他恶狠狠地看向蒋云云,“让我去死?该死的人是你,本来你在蒋家就是多余的,如今还做出这么丢人的事

    情,蒋云云,敢做就要敢当,今天的事情不都是你一手设计的?说我贼心不死,我一个废人还怎么贼心不死?顶多就是想出口气罢了!”

    蒋云云满眼都是震惊,她打死也没想到蒋思会将所有的屎盆子全都扣在她的头上,明明是他设计一切的啊!如果不是他口口声声跟她说着厉少的女人有多么厉害,厉少又是怎样为了她冲冠一怒为红颜,她又怎么会起那个念头?如果不是他说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她又怎么会下定决心做这些事情?如果不是他为

    她准备了媚药,她就是下定决心,也顶多是想想。

    明明都是他诱导的,为什么他现在要把一切都推到她身上?明明他说了,就算事情暴露了,到时候只要她成为了厉少的女人,厉少也不会舍得罚她,就算厉少舍得罚她,他也会一力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承担下来,还说反正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现在只有一个执念

    就是得到那个女人,只要得到那个女人,他就没什么执念了,与其窝囊地活着不如干脆地死了。

    他说,这一切就算是他这个当三哥的送给她这个妹妹最后的礼物。

    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明明都说好的不是吗?

    蒋云云彻底慌了,怨恨的眼神投向蒋思。

    蒋思仍旧是一副阴狠的模样,心底却在冷笑着。

    为什么?

    因为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至于那些话,不过是哄骗她帮他办事的谎话罢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做这些事情之前,他早就给自己留下退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