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77章:没什么比你更重要-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车上

    夏念儿咬着唇瓣儿,欲言又止地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

    “怎么了?”她的目光太过灼热,厉铭臣怎么可能看不到,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唇角飞速地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又迅速地压下去,而后低沉地问道。

    夏念儿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自然没发现他刚刚细微的表情变化,“小哥哥,蒋家的人和尤一溪是什么关系?”

    “问这个做什么?”没想到她踌躇了这么久为的是这个,厉铭臣心头涌上一抹不喜,不过想到她一向喜欢胡思乱想,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夏念儿这次迟疑的时间比之前还要长一点。

    久久,她才回道:“其实,之前他们也并没有将我怎么样,而且你也已经教训了他们,如果尤一溪开口了,不如就给他这个面子,原谅了蒋家的人吧……”

    在她说到一半的时候,厉铭臣的视线就望了过来。

    在他的冷光下,夏念儿的话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讪讪地止住了。

    哪怕再迟钝,她也看出他生气了。

    她刚刚止住话音,车子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小哥……”夏念儿小声地叫了一句。

    还没说完,就被厉铭臣厉声打断了。

    “如果当时我没有及时赶到呢?”

    一句话,让夏念儿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如果当时他没有赶到,那最好的后果她清白地去死,最坏的结果就是哪怕死都不能清白地去死……

    哪怕是最好的结果,对于厉铭臣来说都是绝对无法接受的结果。

    夏念儿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迟了很久的后怕笼罩着她整个心神。

    厉铭臣双手紧紧攥在了一起。

    他用这种方式压抑着心中升腾着的心疼。

    虽然他很想将她搂在怀里,就像小时候做了无数次的那样轻声安慰几句,但是他不能。

    他必须让她意识到什么是害怕。

    而且,他一向的原则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涉及到她的时候这个原则会变本加厉。

    “告诉我,如果当时我没有赶到,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最好的结果是……我清清白白地去死。”夏念儿咬着唇瓣艰难地回道。

    哪怕对于这个结果心里已经有预测了,可听着她亲口说出来,厉铭臣心中还是涌起了一股毁天灭地的暴虐。

    不要说他没有赶到,就是他晚赶到一刻,可能见到的都不是活生生的她!

    双拳捏地咔咔作响,厉铭臣终于没忍住心中的暴虐,大力地捏住她的肩膀,一字一顿地厉声道:“这话,我在醉色跟你说过一遍,现在我再跟你说一遍,没有什么比你的命更重要!”

    “在那种情况下,跟你的命相比,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只要你活着,其他我都不在乎,就算在乎,在乎的也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及要怎么替你报仇!”

    虽然他没有明说,夏念儿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肩膀上的疼痛跟心中翻江倒海的感动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她眼眶不知不觉地红了。

    从来都知道小哥哥对她好,也从来都知道厉铭臣是护着她的,可是她还知道厉铭臣有着远超常人的独占欲,那时候哪怕她和尤一溪多说一句话,他都会吃醋,更别提其他人了。

    如今,他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夏念儿心中受到的震撼简直是翻江倒海,震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红着眼睛看着他。

    见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双拳捏地更紧了,他想要拥抱她的**更加强烈了,可是有些话还没有说清楚,所以他只能压抑着这股**。

    “刚刚的话,记好了,记到心里去!”

    厉铭臣语气强硬地命令道。

    夏念儿心中却没有一丝反感的情绪,不过心中激动的情绪还在翻涌着,所以她只能无声地点点头。

    看她乖乖点头,厉铭臣心头的暴虐散去了一些。

    “还记得第一次我在醉色中和你说过的话吗?”

    夏念儿翻着记忆,最早在醉色中说过的话

    最开始在醉色中,他们说了很多话,先是她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为了躲避他,搬出了厉铭臣的名头吓唬他,结果没想到他就是厉铭臣,再接着两人又是一番纠缠……

    见她沉思,厉铭臣又提醒了一句,“你临走时我和你说的那句话,提示一下和赌约有关。”

    夏念儿的记忆也翻到了那一刻,她下意识地说道:“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

    “对!今天我再告诉你一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见她终于想了起来,厉铭臣紧接着一字一顿地缓慢说道,说到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时候,他话中是满满的血腥气。

    夏念儿被这话中的血腥气吓得一抖。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紧咬着嘴唇,她仔细地思索着这句话,当初他说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的时候,她那时候还固执地有几分不信,结果却被现实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如今他又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心底有个声音,最好将这话牢牢地记在心底。

    可同时又有一个声音在说,她的小哥哥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轻描淡写地好像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小哥哥经历了多少磨难才会变成今天的厉铭臣?

    十来年的时光,她错过了她的小哥哥人生最关键的十来年……

    厉铭臣不知道她在想这些,看她一直低头不说话,他黑眸中闪过一抹浓郁的暗色。

    这种程度就接受不住了吗?

    那她能够接受已经在地狱中沉沦许久黑暗的他吗?

    算了,那个黑暗的他还是紧紧地藏住吧!

    他的宝宝这么胆小,真的知道了,还不把她的胆子吓破?

    总归,他能够护住她的!

    “宝宝……”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厉铭臣将她抱到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夏念儿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有些话想说却没有说,不过此刻她也有些话想跟他说,挣扎着从他怀抱中离开,她直视着他的黑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