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76章:实践出真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6章:实践出真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非常有必要!”

    厉铭臣沉沉地看着她,一字一字说的很是缓慢,也很是有力量。

    夏念儿愈发欲哭无泪了。

    接下来的话,让她更加欲哭无泪了。

    “另外,我从小没上过学,所以自然不知道学校里老师教些什么,不过宝宝既然从小就是个乖宝宝,那自然知道好孩子是不能撒谎的吧!”厉铭臣意有所指地说道。

    夏念儿满脸震惊,“怎么会没上过学?小哥哥你撒谎!”

    “撒谎?”厉铭臣冷冷一笑,“宝宝,谁给你的胆子质疑我?”

    夏念儿下意识地想说你给的,话到嘴边又被她生生地憋了回去,如果真的说了这话一定会陷入小哥哥的陷阱,她跟小哥哥的智商还是有着本质性的差距,所以还是别说了。

    不过,这次她是真的失算了。

    如果夏念儿真的说了那句你给的,也许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她偏偏选择了沉默不语。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在她的沉默中,厉铭臣眸底的风暴越积越深。

    好!很好!非常好!

    腹诽他不行罪一,不回答他的问题罪二,双罪并罚,呵呵!

    夏念儿本能地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挣扎着想要从他腿上跳下去,她现在只想着离他越远越好,等他消气之后或者说忘了这件事之后再回来。

    夏念儿想要逃跑的行为像是点燃引线的火苗,彻底点炸了厉铭臣心中的炸弹。

    长臂一捞,直接将她捞回了怀里。

    “宝宝,你不乖!”说完这话后,厉铭臣直接将她一翻,让她趴在了他的腿上。

    夏念儿不住地挣扎着。

    她这点儿挣扎对于厉铭臣来说,就好像是搔痒痒似的根本起不到什么干扰。

    厉铭臣的大手迅速地落在了她的屁股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一连打了八下,厉铭臣才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夏念儿被打得满脸通红,小腹处的热流一股一股地涌动着。

    刚刚那八下其实并没有多疼,就是莫名地有些羞耻。

    小时候被打屁股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大了再被打屁股那种羞耻感就是成倍增长了。

    谁这么大了,还被动不动地打屁股啊!

    他是她的小哥哥,又不是她的爸爸,哼!

    夏念儿有些恼羞成怒,愤愤地将头撇到一边,她打定主意不理他。

    也许连夏念儿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厉铭臣面前总是格外幼稚。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模样,将她重新拉回到他的腿上,“现在可以告诉我,之前说了什么吗?”

    夏念儿直接将头撇开,看也不看他。

    见她如此,厉铭臣状似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看来刚刚打的还不够!”

    “够了!够了!”听他这么说,夏念儿顾不得赌气,急忙说道,如果再被打一次,她真的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虽然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可是她心里却觉得羞耻啊。

    想着打都被打了,重复一遍之前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她停了一下后说道:“我刚刚也并没说什么,只是听人说忍多了会忍坏,我完全是一片好心,可是你……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当然,最后一句话,夏念儿说的很是小声,小声到只有她一个人听的清楚。

    所幸,厉铭臣的关注点并不在最后一句话上,他的关注点全都集中在前面了。

    “你听谁说的这话?”

    究竟是谁跟她说过这话?郁子行还是谁?

    瞬间,厉铭臣心中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周身都泛着一股酸味。

    他虽然没有说过,但却一直怪他的动作慢了,等到她快订婚的时候才找到她,以至于让她和别的男人产生了一些名义上的联系,虽然没有实质联系,但是名义上的联系依旧让他如鲠在喉。

    如今这番话将他那股如鲠在喉的感觉又勾了出来。

    “就是……就是……”夏念儿就是了半天也没有就是出来。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她一开始就不应该那么联想,现在好了,挖了个爬不上来的巨坑把自己坑里面了。

    “就是什么?”厉铭臣执着地追问道。

    夏念儿一闭眼一跺脚,狠了狠心说道:“就是听书上的人说的啊。”

    “书上的人?”厉铭臣重复着她的话。

    已经说到这里了,夏念儿也豁出去了,“就是书上说的啊,当时是我一个同学拿给我看的,我恰好看到了这句话,也恰好记住了,我真的没什么别的意思。”

    听她说完,厉铭臣眸中的风暴散去了点。

    什么样的书会写这样的内容呢?想必尤一溪对这些很有心得体会,回头问问他,如果现在追问她,倒显得他有弱点了,还是不问了。

    “你担心这个问题倒也正常。”轻咳一声后,厉铭臣说道,“毕竟,这关系到你的幸福。”

    说到幸福的时候,他将那两个字咬的很重。

    夏念儿瞬间联想到了不可描述的一百字,她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她才没有想那些呢!看着她别扭的模样,厉铭臣唇角的弧度往上扬了点,很明显,她刚刚的回答取悦到了他,所以他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只是最后凑近她耳边说了一句,“回头,你亲自检查一下有没有忍坏,

    毕竟实践出真知。”

    夏念儿觉得自己简直无法直视实践出真知这五个字了。

    将头往下低了低,她没有说话。

    厉铭臣也没打算听她的回答,将她从秋千上抱下来,他拉着她往外走去。走在路上,他随意地跟她说道:“这次的赔罪宴是蒋家准备的,他们的道歉你收下就好,不过却不用原谅他们,敢做出那样的事情,就要做好相应的代价,而且在你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遭了他们的毒手,所

    以你没必要有心理负担。”

    换做其他人,厉铭臣绝对不可能说这些的,只是一切原则到了夏念儿身上都是可以打破的。

    此时,遥远的蒋家一人躺在床上,眼中满是阴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