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58章:老牛吃嫩草-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8章:老牛吃嫩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他幻听了吗?

    打死他都没想过有生之年能够从厉哥口中听到宝宝两个字。

    这……这也太肉麻了!

    厉哥这真的是万年铁树开花,不开则已,一开惊人。

    恍惚间,尤一溪想到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你在说我老?”

    厉铭臣冷哼一声,看向尤一溪的目光满是冷冷的幽光。

    “跟小嫂子相比,厉哥确实是有些老啊,仔细想想,厉哥还真的是老牛吃嫩草了……”尤一溪只当自己是在腹诽,没想到太过震惊下竟然把腹诽的内容喃喃出了声。

    厉铭臣黑眸中的幽光愈甚,“老牛吃嫩草……呵呵!”

    夏念儿半是羞窘半是好笑,之前怎么没发现尤一溪还有这么二的一面,竟然说小哥哥老牛吃嫩草,以小哥哥的睚眦必报的性格,恐怕今天有尤一溪好受的了。

    虽然这么想不太地道,不过从某种层面来说,尤一溪的到来确实减轻了她的压力。

    刚刚两人说的内容实在是太私密了,如果再交谈下去,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而且,她现在还有一种犹在梦中的感觉,总觉得厉铭臣就是小哥哥这件事实在是太虚幻了,虚幻地让她总觉得不太真实。

    “咦,我好想听到了厉哥的声音,难道腹诽一下也得处在厉哥的阴影下?”尤一溪被那一声宝宝雷地彻底外焦里嫩,智商也宣告成了负数,完全感知不到危险的降临。

    “呵呵!”厉铭臣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冷笑,“阴影?尤一溪,来打一架吧!”

    听到打一架三个字,尤一溪彻底清醒了。

    我的天,他刚刚不会把腹诽的内容全都说出口了吧?他刚刚腹诽了些什么?

    万年铁树不开花则已,一开花惊人?

    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老牛吃嫩草?

    天要亡他尤一溪啊!

    尤一溪垂死挣扎地朝夏念儿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要说现在谁能从厉哥的魔爪下救下他,恐怕非小嫂子莫属了。

    夏念儿避过他的求救视线,默默地说了句,死道友不死贫道,况且谁让他说小哥哥老,小哥哥才不老,他在床上……一点都不老!

    尤一溪最后一点希望无情地破灭。

    他满脸绝望地被厉铭臣拖到了拳击室。

    不一会儿的功夫,拳击室里面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哀嚎。

    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厉铭臣和尤一溪两人一前一后的出来了。

    两人看似和进去时没什么差别,只是尤一溪一直拿手捂着脸。“厉哥,打人不打脸,说实话你一定是嫉妒我的盛世美颜吧,要不怎么拳拳朝我脸上招呼,不是我说你,像你这种冰山脸真的不讨小姑娘喜欢,你学学我多笑笑,这样小嫂子一定会主动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

    。”

    挨了一顿打之后,尤一溪还是有些不长记性,仍在絮絮叨叨着。

    “还有余力?再打一架!”厉铭臣捏了捏拳头,指关节发出一阵咔咔声。

    尤一溪讪讪地笑了笑,“不要了,不要了,厉哥,你最招小姑娘喜欢了,不对,你最招小嫂子喜欢了。”

    听到最后一句,厉铭臣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显然是被最后一句取悦了。

    尤一溪看到生的希望,急忙说着类似于厉哥和小嫂子是天作之合之类的话,果然厉铭臣再没提什么再打一架的话。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客厅。

    夏念儿还在沙发上坐着,见他们回来,她第一时间迎向厉铭臣。

    “你没受伤吧?你头上的伤怎么样?刚刚我忘了阻止你了,也不知道你头上的伤恢复地怎么样了,如果不小心把头上的伤口崩开怎么办?要不让文医生来看看吧,我现在就让老管家去打电话。”

    厉铭臣也不说话,就这么任她拉着手,黑眸中的幽光一点点儿柔了下来。

    他最没耐性,所以最烦别人在他耳边罗嗦,不过听着她此刻关怀的絮叨,他却觉得犹如天籁之音似的,让他听了还想听,就是听一辈子都听不够。

    尤一溪在后面满脸绝望,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难道以后他每次见厉哥和小嫂子都要被喂上满满一嘴狗粮?那句歌怎么唱来着?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还有,小嫂子,真正需要医生的是他而不是厉哥啊!

    过了好久,夏念儿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了后面的尤一溪,出于礼貌她问了句,“尤一溪,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捂着脸?”

    为什么?还不是你男人干的好事!

    不过,这话尤一溪只敢想想却不敢说,他讪讪地笑笑,“没事,小嫂子,我牙疼。”

    这狗粮太甜了,甜到牙疼!

    “牙疼?那要不要找文医生过来看看?”夏念儿虽然也是在关怀,却没了对厉铭臣的急切,更像是例行公事的询问。

    尤一溪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找医生过来,他丢不起这个人。

    厉铭臣正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见她的注意力被后面的那个人拉过去,他冷哼一声,“你今天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难道是过来蹭早餐的?尤家要破产了吗?连顿早餐都要来我这里蹭?”尤一溪深知厉哥是不满他夺走了小嫂子的注意力,于是长话短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有人求到了我妈那里,我碍于面子就过来问一句,既然是有不长眼的得罪了小嫂子,那没的说,这情我肯定不

    会求的,人总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养不教父之过,既然没把孩子管教好,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尤一溪脸上的表情很是冷漠,丝毫没有刚刚插科打诨的模样。

    听他这么说,厉铭臣低低地冷哼了句,“转告那家人,龙有逆鳞触之即死,很不幸,他们触到了我的逆鳞!”

    闻言,尤一溪愣了一下,而后很正经地应了句,“放心吧,厉哥,你的逆鳞就是我们的逆鳞,别说你了,敢动小嫂子的人,先要问问我们几个兄弟答不答应!”厉哥的幸福来之不易,他们一定会帮厉哥守护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